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04章 告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4章 告假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當晚,一場蓄勢已久的大雨將這些天所集聚的熱氣消耗殆盡,所有的人都感覺涼爽了不少。

翌日,蘭琴在念雪的提醒下按著給福晉請安的時辰起來了,待惜茶給自己梳妝打扮好后,便扶著念雪的胳膊去給福晉請安。

這一回,蘭琴不是最後一個來的。

相反,她還是第一個來的。因為四爺不在府里的緣故吧,再加上福晉對請安這類規矩也頗為寬鬆,或許也不是很想見到自己男人的這些妾室們,總之她對此並沒有特別嚴苛要求。

福晉每日幾乎與四爺在府里起**的時間大致相同,這是從他們大婚時就堅持的規矩。無論四爺在不在正院過夜,福晉都是在寅時左右起來。

用完春柳提上的早膳,福晉又端著一杯夏荷剛上了的碧螺春,就看見蘭琴頭上的蝴蝶寶釵正沐浴在清晨的陽光里閃閃發光。

蘭琴跨入門檻,走到福晉跟前,端端正正行了一個挑不出任何毛病的禮來,輕聲說道:「奴婢給福晉請安,福晉萬福金安。」

在蘭琴和念雪低頭行禮的時候,福晉眼裡閃過一道不著痕的冷光,但隨即轉瞬即逝,立刻就用一副波瀾不驚且和善地語氣說道:「快起來吧,妹妹今日可真早。」

蘭琴由著念雪扶起來,走到正屋左邊的側坐前,斜插著身子坐了下去。

蘭琴微微勾起嘴唇,又說道:「奴婢好幾日未曾來給福晉請安,這心裡頭總覺得不安。」

在說完這話的時候,蘭琴心裡頭覺得自己真的好虛偽,明明巴不得不見正福晉,明明是來跟大老婆告假的,嘴裡卻說得如此光敏堂皇,曾幾何時自己就開始慢慢變化了。

福晉臉上立刻泛起一股對蘭琴的話頗為滿意的神色,柔聲地說道:「鈕格格的心意,我自是明白。弘暉昨日拿回來的那個護指,據說是鈕格格替他做的,在這裡可真要多謝妹妹對大阿哥的一番心意。」

蘭琴心中立刻一緊,雖然福晉是在謝她,但憑著直覺,福晉剛才那句話的重點好似並不在護指上,而是在她能去前院一事上。

「前一段時日,大阿哥曾和奴婢在莊上住過一陣子,從那時起,奴婢就和大阿哥頗為投緣。見大阿哥和三阿哥每日學業繁重,還有練習拉弓射箭,真是非常辛苦。奴婢也做不了什麼,唯有做點小玩意送給他們,希望能幫他們減輕一點辛勞。」蘭琴盡量用一種非常委婉且又真誠的語氣說著。要不是四爺的囑託,她才不會冒著被福晉和側福晉嫉恨的風險去接近兩位阿哥的,哎,這后宅的女人一多,是非就是多。

「虧得妹妹想得那麼周全,就連我這個做額娘的,怎麼就沒想到替他們哥倆做個保護手指的。每日拉弓射箭,必定傷手指。」福晉低頭看了一眼自己那著百花纏枝的金線鎖邊的袖口,若有所思地說。

「福晉要操持這麼大一個四貝勒府,難免有些小事會疏忽,奴婢很樂意……奴婢願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蘭琴本來想說:分擔分擔的,但是轉念一想,立刻就改了口。人家大老婆的事情輪得到妾室插手么,要不是四爺的意思,蘭琴還是不願意趟這趟渾水的。

福晉抬眼看了一下蘭琴,從那張小巧而白皙的臉上看不到什麼意味,可剛剛那句話分明又是什麼意思!還從未有過人敢在她面前這般說的。

「妹妹的心,姐姐明白了。」福晉微微笑道,對於蘭琴能自由出入前院的事情,還是昨日晚間弘暉和達與阿回來說與她聽才知道。當時的震驚,讓福晉整個晚上都不是很好,連夜遣人去問了前院的趙全,這才知道了的確是四爺的意思。

「福晉,我,我想跟您告幾天假。左右這幾天無事,妾身能否回去一趟凌府?雖然額娘前不久來過,但是臣妾許久不見阿瑪和其他親人,心裡頗有些想念,還請福晉恩准。」蘭琴小心翼翼地說道。

福晉端起茶杯,並沒有回答蘭琴的問題,先啜了一口茶,才慢悠悠地說道:「妹妹,這嫁入皇家的女子,沒有爺的恩准和特別的事情,是不得回娘家的。姐姐我雖然能體諒,但是這是皇家的規矩,姐姐不能破壞規矩,妹妹自然也不能破了規矩,將來受到爺的責罰。」

蘭琴臉色一動,還真以為福晉是怕四爺回來后責罰她,立刻說道:「多謝姐姐的提醒,姐姐不必擔心。四爺已經在走之前恩准我回趟娘家。」

此話一出,福晉端著藍枝纏繞的汝窯茶杯微微顫動了起來,站在她身側的李嬤嬤則適時地接過她手裡的茶杯,有意無意間碰觸了一下福晉的胳膊。

「哦?姐姐怎麼沒有聽爺提起。不過既然妹妹已經得到了爺的允許,那就回一趟娘家吧。」福晉很快鎮靜下來,似乎剛剛那番話真的是她不清楚四爺恩準的緣故。其實,四爺臨走前,曾派人過來跟福晉提起過這件事,當時她還為了此事跟四爺起過幾句爭執,直到這大半個月過去了,這件事蘭琴沒來提,她便暫且拋到腦後了,剛剛聽蘭琴提起,心中那股怒意又被提了起來。

對於福晉心面這些心思,蘭琴自然是一丁點兒也不知道的。「多謝福晉。」蘭琴欣喜地說道。

正在此時,宋氏、武氏等來請安了。李側福晉只派了個丫鬟過來稱自己偶感風寒,怕過來傳了病氣給大伙兒,請福晉體諒。而尹氏因為懷胎,福晉特地免了她的請安。

「喲,鈕妹妹今日來得可真早。」武氏走進門來,對著福晉福了一禮后落座時,忍不住出言譏諷道。

「來給福晉請安,豈可怠慢。姐姐上次的提醒,妹妹一直銘記於心。」蘭琴見她三番幾次出言挑釁,脾氣也忍不住了,便出言反擊道。

武氏一時語塞,便扭過頭去不再理睬。

蘭琴也不理她,只是對一旁的宋氏見了一個平禮,便就陪著福晉又說了一陣子話,才紛紛告退出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