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18章 痛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8章 痛哭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格格,奴婢敢肯定,她真的不是再替您收拾東西。」夜罌見芍藥退出去后,便立刻對尹氏說道。

「我知道1尹氏繼續向內屋走,夜罌跟在身後,聽到這三個字,臉上的不解更加濃重了。

「格格,那您幹嗎輕饒了這個芍藥。她自從來了咱這裡,對主子您多有不敬。這次,她居然敢偷格格的東西,實在不能再縱容她了。」夜罌知道尹氏性子一向柔軟,急忙勸道。

「如今讓我們費心的人不是她,只要我不再坐這冷板凳,芍藥這種賤婢早晚收拾了。」尹氏坐到化妝台前,冷冷地說道。那聲音與平日一貫柔順的她截然不同。就連夜罌都吃了一驚,格格好像跟之前不同了。

「那,我們現在要費心何人?」夜罌下意識地問道。

「自然是那個搶我恩**的人。若不是她,我何以還會受芍藥的氣?」尹氏背對著夜罌,不過夜罌通過她面前的銅鏡倒是能看見尹氏的臉。那張絕美的小臉,此刻盡然是森然的冷咧。

夜罌這才想起桌子上還有自己剛剛去提回來的綠豆百合湯,便說道:「格格,奴婢給您提了綠豆百合湯,先消消暑氣。」

尹氏的話令夜罌渾身一冷,她知道尹氏所說的那個人是誰,可是她如今深受四爺恩**,去跟她搶,會不會以卵擊石。以前在揚州知府府裡頭,馮姨娘一直忍氣吞聲,才將格格面前護住,格格的性子也養得跟馮姨娘差不多。雖然母女倆受了不少委屈,但是總算平安過來了,如今格格嫁入四貝勒府,對馮姨娘在府里也有些幫助。如今格格要去跟那得**的鈕鈷祿氏斗,會不會落得一個凄慘的結果。

夜罌想起以前在府里的時候,一個姓趙的小妾與得**的甄氏斗,最後連俱全身都沒保祝甄氏一直很得尹氏的父親尹光祖的**愛,就連原配王氏斗讓她幾分,像尹氏的額娘馮氏處處避讓,才能勉強在府裡頭有個立足之地,至於所受的委屈就數不勝數了。

當夜罌端著一碗綠豆百合粥進來的時候,尹氏的神色已經恢復了平日的樣子。

「格格,奴婢回來並沒發現您在房裡,您去哪裡了?」夜罌將湯水遞到尹氏手裡。

尹氏接過碗,拿起裡面的湯勺,一勺一勺地喝起來,只是眼睛里還是霧氣一片,看不清她究竟在想什麼。

喝了幾口,尹氏突然說道:「夜罌,你還曾記得前幾天是誰讓我動了胎氣?」

「是大阿哥的那幾個哈哈珠子,也不知道他們玩什麼,腳下踩著個木板一類的東西,在園子里亂串。跑到格格面前,衝撞了肚子里的小阿哥。哎,要不是是大阿哥的人,格格也不至於不對福晉說實話。」夜罌提起那件事,心裡就來氣。

原來,幾日前,尹氏由著夜罌扶著去四爺府中那個唯一的大園子里散心,正在湖邊漫步時,大阿哥還有他的哈哈珠子卻突然乘著蘭琴蘇出來的滑板車滑了過來,由於他們出現得太突然,尹氏根本沒來得及避開他們,就被達與阿擦倒了。雖然達與阿沒有直接撞到尹氏身上,但是尹氏為了退避他和他身後的幾個孩子,一時情急之下,磕到了一塊石頭上。當時,尹氏就覺得肚子里一墜,坐在石頭邊起都起不來。夜罌驚嚇得趕緊央求大阿哥快去稟告福晉,後面就是福晉叫人來抬著尹氏回去了,並請了白大夫去看。弘暉幾個據說也被福晉罰站了。

好在白大夫來得及時,立刻為尹氏診治,才治住了尹氏的不適感。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大阿哥和他的幾個哈哈珠子腳底下那東西是南院的那位叫做的。」尹氏喝了幾口后,便將碗擱到了梳妝台上。

「格格,恕奴婢說句實話,鈕格格也應該不會料到大阿哥他們會衝撞到您呀1夜罌實話實說道。

「可是,我的孩子確實是因為她為大阿哥他們做了那個東西才不好的。如果她不那麼多事,我怎麼會摔倒。」尹氏的聲音已經有幾分厲色了。

「格格,您說小阿哥不好!白大夫不是已經說喝了這幾副葯就無礙了。」夜罌不解地問道。

只見尹氏突然眼裡泛起了淚光,片刻間就有晶瑩的淚水從兩角流了出來。

「格格,您怎麼了?快與奴婢說說。」夜罌頓時慌了神,立刻拿起尹氏胸前的帕子為她拭淚。

「夜罌,在這府裡頭,我沒人依靠,唯一就是你才是真心關心於我。如今,我腹中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尹氏壓低了聲音,幾乎帶著哭腔說了這麼一句話出來。

「格格,您再說什麼1夜罌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說。

「剛剛福晉讓柳嬤嬤來找我去,福晉告訴我,說白大夫當時沒有跟我說實話。腹中的孩子已經快要保不住了,這幾****下面總有一絲絲紅色,可見不錯了。」尹氏不敢大哭,怕被別人聽見。只要用手裡的帕子捂住嘴嗚咽道。

「格格,那福晉可要給你再請大夫來看。如今都過了四月了,如果不保,您會不會有危險埃」夜罌雖沒有生過孩子,但也知道,這麼大月份的孩子如果保不住,很有可能一屍兩命的。

尹氏突然一頭撲倒夜罌懷裡,哭得更凶了。夜罌被她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見她哭得如此傷心,只好拍著尹氏的背,一下下順著,嘴裡安慰道:「格格,么哭壞了身子。要不,咱再去求求福晉,讓她再請大夫來瞧瞧,說不定有保住小阿哥的法子。」

尹氏在夜罌懷裡痛哭不止,聽見她這一說,哭聲一頓,隨即又搖搖頭,哭起來。

「格格,您是不是還有話沒說?」夜罌覺得尹氏好像有什麼話還沒說完,問道。

「夜罌,孩子怕是保不住了。福晉她跟我說了一件事,說只要我照著她的話去做,就會重獲四爺的**愛。」尹氏終於將心中萬般糾結的心思說了出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