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20章 探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0章 探望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尹氏走出正院的時候,福晉正隔著紗窗看著那個瘦弱的背影,「嬤嬤,我怎麼這是不是很過分?」

李嬤嬤正看著秋蟬從庫房裡拿出來的幾匹料子,一一比劃著,又吩咐秋蟬道:「這幾匹全部拿去給弘暉做夏天的袍子,讓娘去給阿哥量身。」

待秋蟬退下后,李嬤嬤方才接話,「左右她那個孩子是保不住的,還不如讓它茹價值!白大夫說尹氏體質不好,那日摔得並不嚴重,就已經動了胎氣,即便生下來,這孩子很可能很羸弱,就如宋氏的第一胎,生下來就養不活。」

福晉心裡一嘆,想起那也是一條性命,盡然有些不安道:「四爺子嗣稀少,這尹氏也是個沒什麼福氣的。」

李嬤嬤知道福晉雖然這樣做,但心裡總歸是對四爺有所虧欠,只好勸慰道:「格格這麼做,是為了大阿哥。鈕氏侍**生嬌,所做作為皆已經誡越了一個格格的本份。主子爺一時蒙蔽,格格這麼做,才能早日讓後院少些紛爭。」

福晉嘆了一口氣,不再說話。有時候,一些人做的事情明明是惡事,卻非得找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

再說蘭琴回來后自然是聽說了尹氏前不久被弘暉他們幾個滑滑板的時候碰撞了,有些擔心尹氏的身子不會出什麼狀況。又聽說白大夫診治后,尹氏已經無什麼大礙了,這才放下一顆心,要不然蘭琴還是會覺得有些不安。那滑板可是她蘇出來的。

「念雪,你去找幾件補品出來,我想去看看尹格格。」蘭琴想想,還是決定去看看尹氏。

念雪一聽,就知道她是因為環碧說的尹氏前幾日摔倒的事情,便立刻走進屋裡,打開存放賞賜的柜子,找了一些野山參和燕窩出來。

待她將東西一一擺在蘭琴面前時,說道:「格格,奴婢覺得尹氏摔跤跟您並無多大關係,您去看她,最好不要將事情往自己身上引,就當是表表心意去看看。」

蘭琴抿嘴一笑,拿起那些補品,說道:「你家格格有那麼傻么!我權當關心關心爺的子嗣么,再說尹氏與我一同入府,去看看也是說得過去的,且我與她一向沒有什麼不睦的。」

待又去庫房拿了一隻靈芝后,蘭琴才讓念雪扶著,提著東西,往以往住過的西小院走去。

再說尹氏自從將福晉的意思說於夜罌聽后,整個人都處於一種遊離迷糊的狀態,每日不是坐在窗前沉思,就是坐在榻上東西,整個人比平日越發沉悶了。

住在她對面的武氏見她的胎像又保住了,頓時氣得不輕。前幾日尹氏剛剛摔倒那會兒,她幸災樂禍地看了好半天,結果什麼事情都沒有,自然心裡不痛快。

但是尹氏整日閉門不出,她也尋不到什麼理由去找她的麻煩。

當蘭琴出現在西院時,門房處的婆子立刻恭維地圍了上來,紛紛給蘭琴請安。武氏的丫頭香巧看見了,立刻稟告了她家格格。見蘭琴主僕提著東西往尹氏屋子裡走,立刻就明白了她來此的目的。

夜罌正準備將尹氏的衣服拿出去洗,卻看見蘭琴主僕已經走到了門檻處,立刻放下手裡的東西,向蘭琴行了一禮。

「你家格格可在?我來看看她。」蘭琴溫和地問道。

「在,我這就去通告。」夜罌急忙迴轉身走向尹氏的房間。

「格格,尹格格的屋子裡怎麼好像就夜罌一個丫鬟,其他人呢?主子爺不是曾經撥過下人來嗎?」念雪看看四周沒有聲響的屋子,奇怪地問道。

「我也奇怪。」蘭琴覺得走在這屋子裡,整個人都感覺壓抑,此刻雖然是六月大伏天,雖然臉上已經開始冒出細細的汗珠,但是心裡卻總感到一絲絲涼意。

還未等蘭琴主僕說完,尹氏的身影已經出現了,見蘭琴向自己走來,臉上早就掛上了柔順溫婉的笑容。

「姐姐怎麼來了?」尹氏迎了上來,一下子抓住蘭琴的手,輕輕地問道。那神氣,彷彿與蘭琴是很好的姐妹,這一次探望只不過是很平常的一次。

當尹氏接觸到自己的手時,蘭琴下意識地想抽回自己的手,她的手真涼呀!

在炎炎夏日,她的體溫盡然如此涼寒,真是奇怪。

「尹妹妹據說這幾日身子不爽利,我剛剛知道,來看看妹妹,左右閑在屋子裡也無聊,不如來跟妹妹說說話。」蘭琴不著痕地鬆開了尹氏的手。

兩人移步到尹氏的正屋,分主賓坐了下來。

「夜罌,你快去給姐姐倒茶。」尹氏輕斥道,轉頭笑著對蘭琴說,「這丫頭,就是這般沒有眼色。姐姐勿要見笑。」

「四爺不是給妹妹撥過下人嗎,怎麼只見夜罌,其他人呢?」蘭琴笑著問道,其實她也是沒什麼話,既然尹氏說到此,她也就順著問問。

「我左右沒什麼事情,他們閑著無趣,大概是出去了。」尹氏尷尬地說道。

蘭琴主僕心裡一驚,但面上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

夜罌端了一杯茶,放到蘭琴的面前,見蘭琴那邊問,紛紛地說:「我們格格就是心太善,那些個調撥過來的人見格格性子軟,經常偷懶,此刻只怕是又是去賭錢的賭錢,找人閑聊的閑聊去了。」

「夜罌1尹氏柳眉緊蹙,大聲斥責道,「鈕姐姐好不容易過來看我,你平白無故多說這麼多幹嘛1

蘭琴又是一個尷尬,但是又不得不介面道:「妹妹性子實在太柔弱了,這些個下人如若伺候的不盡心,你大可去稟告福晉,請她責罰他們。如今妹妹身懷四五個月的身子,只一個夜罌怎麼伺候得過來。」

尹氏眼眸中的目光一暗,怯弱地說:「福晉平日事情多,我若事事都去求福晉做主,只怕也落人話柄,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尹氏連連示弱,不得不說還是激起了蘭琴那顆女漢紙的心,雖然她一再在心裡告誡自己,在這后宅里,不可多管是非。

「妹妹不必顧慮,不盡心的奴才留著何用。我幫你去跟福晉說說。」蘭琴此話一出,不進尹氏驚詫,就連站在一旁的念雪也是一驚。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