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28章 我不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8章 我不走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同人競技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我想進去看看,三福晉1蘭琴突然挺直腰肌,大聲說道。

這一聲讓所有人都收回了欲要離去的腳步,紛紛好奇她接下來將會說什麼。

「鈕格格,尹妹妹都被你害成那樣了,你還有臉進去么。我只怕尹妹妹看到你,只會更加不好。」武氏此言一出,其他幾個人也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三福晉冷冷地看了一眼蘭琴,就是她上次讓三爺禁了自己的足,如今又在她的府上做出此等惡事,實在氣憤之極,於是厲聲說道:「我看鈕格格還是想想如何跟表姐解釋吧,武格格說的沒錯,你此刻進去,只怕會更加令尹格格不好。然不成,你想要她死?」

「要她死」這三個字,三福晉故意提高了聲調,令在場所有的人都為之色變,繼而對蘭琴更是憤怒。沒錯,三福晉剛剛那番話就是要讓所有人皆都認定了蘭琴就是罪魁禍首。

念雪只覺得數道冰冷的目光紛紛朝她們主僕身上颳了過來。

「三福晉此言未免有失偏頗,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還不知道,不知三福晉為何就認定尹格格小產是蘭琴所為。」蘭琴忍不住分辨道。

「是不是你所為,不用我去判斷,四福晉自會有定斷。」三福晉不欲再理會,轉身朝裡屋走去。正在此時,四福晉從裡屋走了出來,只見她的臉上籠罩著一層擔憂之色。

「宋格格,武格格,還有鈕格格,你們先回府,然後去跟大嬤嬤稟告,讓她派輛寬敞一些的車來。尹妹妹這個樣子已經坐不了轎子。」四福晉疲憊地說道。

「福晉,我想留下來。」蘭琴不顧眾人異樣的目光,又說出剛才那句話。

福晉深深地看了一眼蘭琴,沉吟片刻后,才徐徐說道:「你留在裡面也幫不了什麼,等尹氏小產後,我立刻帶她回府。你且和其他人先回去。」

蘭琴知道,她現在說什麼都是徒勞,只有等尹氏能說話后才能洗刷自己的清白。可是,如果自己先一步離開,那麼對尹氏所有的疑點就將不存在了,只要她立刻這三阿哥府,一切隱藏著的證據線索都將消失得再也尋不到一絲痕。

「妾身願意留下來陪著福晉一塊兒照料尹妹妹,至於在花園裡發生的一切事情等回了四貝勒府再請定奪。」蘭琴不顧眾人此刻對她是何種想法,冷靜地說道。

福晉似乎沒想到蘭琴在此等情況下還能如此鎮靜,見她如此堅持,便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同三福晉轉身回了屋子。

蘭琴主僕立刻跟了上去,其他人紛紛驚愕於蘭琴的言辭之外,也沒有其他可以說的了,紛紛四散而去。

蘭琴一走進裡屋,就問到一股血腥錫不禁皺起了眉頭,等看見尹氏的時候,只見她的臉蒼白得連一絲血色都沒有。三福晉府上的大夫已經給她餵過催產葯了,目前所有人只能等著尹氏將腹中的那塊肉產下來。因為胎兒只有四個多月,已見雛形,但又完全已經是個人了。

太慘了!蘭琴看到昏迷中的尹氏時,心裡只有這三個字。儘管尹氏蓄意陷害她,但是蘭琴從心底對這個十四歲的少女沒有徹骨的恨意,只有濃密的不解和懷疑。或許是她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危險,總之,蘭琴心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覺得很害怕。

「陳大夫,尹氏如何?」三福晉問道。

「稟告福晉,尹格格正在排出已經在她腹中死亡的胎兒。微臣正在命人煎藥,這葯能讓她的容易一些排出。」陳大夫低著頭回答道。

怎麼這麼快就死了!簡直不可能呀!尹氏明明是自己慢慢倒下去的,她肚子里的胎兒怎麼可能就這麼沒了!蘭琴越發尹氏的這胎死得有些古怪。

「鈕格格,你未免也太……」三福晉忍不住出言責問道。

「我沒有碰過尹氏,請福晉明察1蘭琴對一旁默不作聲的四福晉行了一個禮,然後不卑不亢地堅定的說道。

「還是等她先救過來再說。」四福晉按下心頭的詫異,對蘭琴的沉穩倒也佩服,幾乎人人都已經認定她就是罪魁禍首,沒想到她盡然主動留下來,而且也不急於解釋。

「表姐,這尹格格實在太可憐了,好不容易懷上四貝勒爺的子嗣,卻莫名奇地斷送在這裡。說起來,我還不知道如何跟我們三爺說這件事。」三福晉瞪著蘭琴說道,恨不得立刻將這個三番兩次給她麻煩的小格格處置了。

「表妹,四爺那邊,我自會去說。你不用擔心三爺和四爺之間有什麼誤會。」四福晉對三福晉說道,雖說她一直看著董鄂氏,但眼角的餘光始終將蘭琴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

她為何不乘著尹氏昏迷的狀況下為自己的鳴冤!然道我真是小看了她。

福晉一直就在揣度蘭琴的心思,她之所以不像三福晉那麼直接責難,一則她是四貝勒府的嫡福晉,在處理蘭琴和尹氏這件事上她要保持秉公處理,不偏不倚,萬不可讓蘭琴瞧出一點不對勁出來,二則這裡終究不是四貝勒府,她不能在別人的地盤上處置自己府里的人。

蘭琴一直盯著此刻正在鬼門關前闖蕩的尹氏,她作為21世紀的現代女人芯,實在對尹氏的舉動感到不能理解。而且理智也告訴她,就算這三百年前的女人也知道母憑子貴的道理。尹氏為何敢於拿出自己親兒的性命來陷害自己。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了,三個人就在外面坐著,不斷的有丫頭端著熱水和毛巾進進出出,彷彿真的有婦人生產一般。只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尹氏「生」下來的將是一個永遠不會呼吸,不會睜開眼的肉塊。

臨到傍晚的時候,尹氏終於將只有四個多月的的胚胎排了出來,而她也只剩下半條命,整個人還在昏迷之中。四貝勒府的馬車也過來了,四福晉拒絕了三福晉的挽留,令人抬著奄奄一息的尹氏上了寬敞的馬車。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