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37章 我相信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7章 我相信你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正巧環碧端著一束剛采來的荷花走進來,聽到四爺這句話,忍不住說道:「主子爺有所不知,自從格格從三福晉府回來后,就斷了冰。就連奴婢每日去領日常用度,也常聽到有人指指點點說三道四。奴婢們受點委屈不打緊,可是格格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

站在屋外聽候吩咐的念雪等人雖然對環碧平時嘴快的毛病特別看不慣,但是這會兒聽到她這麼說,還真是覺得舒坦。

蘭琴並沒有做作地斥責環碧多嘴,接過她的話道:「爺,我在信里已經說了有關於尹格格小產的前後。府裡頭這些人想必都在議論此事,他們對妾身的誤解,妾身其實並不太關心,妾身只想知道爺是如何看這件事的。」

她本來不想這麼快跟四爺談這件至今都還沒有找到破解方法的圈套,但是面前這個男人的信任卻是她一直最在意的東西。他能讓自己自由出入前院,且將大阿哥他們交給自己,便是對自己有一些信任的。

四爺往榻上一躺,蜷起一條腿,一隻手撐著身子,閉起了眼睛。蘭琴朝著環碧一揮手,令她退了出去。

「目前福晉可曾說過什麼?」四爺突然問道,但是眼睛卻沒有睜開。

「福晉還未說過什麼,只令妾身在自己屋子裡,少出去。其實到現在,妾身還未跟尹格格當面對峙過這件事。」蘭琴實話實話道。

「那為什麼府裡頭到處有人議論你們主僕?」四爺睜開那雙眼睛,眼裡閃過一道精光,眉宇間卻有一股凜冽閃過。

蘭琴其實也想過這件事,她本想說可能是武氏或者尹氏說的,但自從李側福晉來找過自己,想與自己結盟后,一直仰她鼻息的武氏應該不會再到處亂說。而尹氏,一直在養身,據說從抬回來后就一直沒出過屋子。

「妾身也不知。」蘭琴又說「爺心裡怎麼想的。」

四爺突然一把拉過蘭琴,啞著嗓子說道:「我要是不相信你,會首先就來你這裡么1

四爺他相信我!沒錯,四爺都沒有一句質疑,就全然相信我!

蘭琴終於抿嘴一笑,一下子滾到四爺的懷裡,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嬌聲說道:「妾身什麼都不怕,就怕四爺不信我。」

四爺定定地看著懷裡的人兒,低頭一吻,映在了蘭琴的額頭上。

當接到福晉,知道尹氏小產後,他自然是有些不高興的。當他看完蘭琴在信里將三阿哥府那天所發生的事情后,他心裡就連一點懷疑都沒有,他全然相信蘭琴並不會那麼做。也說不清為什麼,就連四爺自己也曾揣測過自己的心思,為什麼可以這樣信任這個小格格。對尹氏,四爺心裡本就感觸不多,再加上蓄意陷害蘭琴,自然對她毫無憐惜之意了。至於流掉的那個「孩子「,其實也沒有太大的感覺。再加上又過了這麼些天,早就從尹氏小產的事情中抽起心了,他現在只想搞清楚:誰在背後操縱著這一切,他的直覺是尹氏不會有這麼深的心思。

唉,要是尹氏知道四爺的心思,只怕非得嘔出血了。

多日壓在蘭琴心頭的陰霾,隨著四爺的這一吻,徹底的煙消雲散了。不過,她曾想過四爺究竟會怎樣處理這件事,但是,她就是沒想到四爺會是這樣子的。

蘭琴心裡感動極了,心道:尹迎春,你費這麼多心思又如何~~

「爺,你的信任讓我真的很開心。尹氏雖然有些卑鄙,但是我想她也是想引起爺的注意,雖然行為卑劣,但是又有點可憐,求爺看在她已經失去了一個孩子的份上,不必太為難於她。」蘭琴誠懇地說道,她並不是那種將人逼到死角,然後再踹一腳的。

四爺盯著懷裡的人兒:「她不懷好意陷害與你,真是可惡至極。那個孩子不僅僅是她的,也是爺的。她如何能拿爺的孩子作為爭**的手段,實在可惡。你叫爺如何輕繞於她。」

四爺平日最討厭女人拿孩子作為爭**的工具,這次尹氏小產,又嫁禍給蘭琴的做法,實在令他憤怒。

「爺,臣妾覺得尹氏的心思還不至於這麼深,會不會有什麼內情?」蘭琴從四爺懷裡坐正,說出這件事所透露著的古怪。

「或許,她就是一個心計深沉的女子呢!她這番自毀子嗣的做法,讓爺都覺得心寒。一個小女子居然這麼心狠,實在讓人覺得可怖。」四爺沉沉說道。

「我實在難以相信一個女子會親手殺死自己的孩子,而目的就是為了引起這個孩子阿瑪的關注。「蘭琴心裡有一個模糊的懷疑,但是她不敢輕易說出來。

」我自會徹查清楚這件事。不過,為了引出她背後的人,你可要配合我0四爺突然詭秘地一勾蘭琴的下巴。

」爺,您是不是已經有了想法。「蘭琴說。

再說正院,福晉已經得到了消息:四爺已經去了東小院子,並且一直待在那裡,沒再出來。

已經擺在桌子上的午膳,福晉卻一點胃口都沒有了。她被四爺對鈕氏如此的恩**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嬤嬤,他居然一點都不懷疑她么,我們做的那麼多事情,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福晉的眼中明顯多了一絲不可置信的驚慌。

李嬤嬤暗嘆一聲,勸慰道:「或許主子爺是先去問鈕格格,或許此刻正在質問她。」

福晉搖搖頭,嘲諷地一笑,「他應該來我這裡問我才是啊,怎麼會去鈕氏那裡,這分明已經在說他信她呀。」

」福晉,您先別多想了,咱們等著就是了。然道主子爺就將尹氏小產這事不著痕地一抹去嗎?只要尹氏咬死是鈕氏推的她,再沒有任何證人的情況下。鈕氏就難逃嫌疑。「李嬤嬤說道。

」不錯,只要白大夫這邊無事,我表妹那邊也不會有什麼證人,鈕氏就難逃傷害四爺子嗣的罪責。輕則廢為庶人,重則幽靜終生。「福晉嘴角勾起一股陰冷的笑意,彷彿已經看見蘭琴被四爺懲處的那一刻。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