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41章 棄子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1章 棄子1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

「微臣……那日替尹格格診斷後,發現她的胎像很差,再不用藥很可能當時就要小產。微臣將此事如實告知了尹格格,她便讓微臣設法暫時保住她的胎像。微臣便照她的話做了。微臣該死,此事應該早點告知福晉,微臣罪該萬死1白一夫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上磕頭不已。

四爺盯著腳下的那個不斷磕頭的身影,眼裡卻沒有任何動容,他不是那種別人一認錯,一磕頭就輕易原諒的人。要不是弘暉的懂事,他剛才也不會輕易同意再讓福晉與大阿哥有過多的接觸,不僅不會增加,反而還要減少。可是大阿哥實在太懂事了,他的要求,四爺不忍拒絕。

「僅僅是這樣嗎?」頭頂傳來那個決定著闔府上下一切命運的男人冷冷的聲音。

白一夫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他明白李氏只不過想利用他將福晉拉下水,而福晉也只不過是想利用他打壓鈕鈷祿氏,哪一邊都不會顧著他的死活。既然如此,他不能成為任何一方的棋子,就只有自己選擇一條能有生機的道路。

「就這些了,奴才只知道這些,其他事情奴才不知情,也從未參與過。」白一夫是個聰明人,他沒有一口咬出福晉曾經吩咐過他的事情,因為他不確定四爺的心裡到底偏向誰。

四爺盯著那個微微發抖的身影許久,慢條斯理地說道:「你現在就回去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後我會讓蘇培盛去送你出去。我希望你徹底從京城消失。下一次如果再讓我,或者府裡頭其他人看到,可能你就沒這麼好運了。我會在府里宣布:白大夫私授尹氏收買,隱瞞小產的真相,已經畏罪潛逃。」

要不是看在白一夫曾經為自己治好過舊疾,四爺或許會殺了他。

白大夫知道自己這次難以全身而退,現在只是被遣送出府,已經是四爺開恩了,哪裡敢多說,立刻磕頭謝恩。

待白大夫退出后,四爺將正在外頭指揮人打柿子的蘇培盛招了進來,對著他耳邊小聲說了些話,便揮手讓他退出去了。

見事情差不多了,四爺這才抬腳往西小院子走去。剛走進西小院的門,武氏的丫鬟就看到了,立刻告知給武氏。可是四爺顯然不是來找她的,當她看見四爺進了尹氏的屋子,倒也沒有特別生氣,因為她已經從李氏那裡知道,尹氏不但再也得不到四爺的恩**,反而會被嫌棄了吧。

夜罌看見四爺進來的時候,怔在當地都快忘記了給四爺請安。尹氏自從小產後,身子一直不好,再加上她又蓄意不好好養,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病病歪歪的。

「夜罌,夜罌,這天氣熱得很,快幫我換身薄一點的衣服。」尹氏在房裡叫著夜罌的名字。

「奴婢給主子爺請安1當夜罌終於回過神,福下去身的時候,四爺已然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這裡這麼熱,即便是穿薄點的衣服也還是熱,不如我讓人送點冰來,可好?」四爺邁進尹氏的房間,只見她整端坐在銅鏡前梳發。

尹氏顯然沒有料到四爺就這麼出現在她的屋子裡,立刻轉過身,驚訝地看著四爺,然後才緩緩地站了起來,給四爺行了一個禮,柔聲道:「妾身給主子爺請安1

四爺看著那張瘦弱的小臉,尹氏本來就長得美,再加上幾分病態的細柳含風的柔弱感,真的很能讓男人產生保護的**。可是當四爺想到她如此心計,在三阿哥府自導自演的那一齣戲,就清醒了。

「我聽說你在三阿哥府被鈕鈷祿氏推到才小產。是這麼回事嗎?」四爺走到尹氏跟前,一把抓起那個瘦弱的胳膊,將她扶了起來。

尹氏抬起怯弱的眼睛看著四爺,心裡有些詫異,為甚麼會是這樣?福晉沒有來,鈕鈷祿氏沒來,四爺就單獨這樣來問自己么?她心裡有一絲疑惑,但是面對四爺的詢問,她又不能不回答。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確實很美,看著眼前這個目帶淚光的女子,任憑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想要去保護她。

「這事也怪不得鈕姐姐,是妾身不該與姐姐爭執。四爺么要追究姐姐的不是了。」尹氏決定以退為進,試探試探四爺的態度。

「你且將那日所發生的事情詳細講來,熟是誰非,我自會給你一個公道。」四爺將尹氏扶著坐回了回去,而他自己則坐在距離尹氏有三尺遠的窗前的長條凳上。

「是。」尹氏柔弱地應道,繼續說:「那日妾身與鈕姐姐在三阿哥府看貴妃醉酒。姐姐因對劇中楊貴妃與唐明皇的關係與其他姐妹不同而心生不快。後來姐姐先出去出恭,見她不歸,妾身特別擔心,就扶著夜罌出去找姐姐。果然,妾身在三阿哥府的小花園裡找到了她。我們一起賞花,不巧夜罌見妾身口渴,回去幫我拿些水。而鈕姐姐的丫鬟念雪也去幫姐姐拿點東西,花園裡只剩下妾身與姐姐。妾身見她一直悶悶不樂,便好意勸道她不要因為戲文里的事情和其他姐妹傷了和氣。誰知,姐姐盡然很生氣,不但不理妾身的勸解,反而將妾身推到在地。四爺,您千萬么要怪罪姐姐,妾身只她可能是一時衝動才做了這等糊塗的事情。」

尹氏說得異常順暢,條理清晰,好像事先演練了許多遍一樣。四爺瞧在眼裡,真的有點佩服起這尹氏的演技,如果事先不知道的,恐怕真要被她這一番言辭所騙了。

「昨日,三阿哥府遞來帖子,裡面說你們當時在小花園時,正好一個奴婢在那邊,看到了發生的一切。」四爺盯著尹氏的眼睛說道。

聽到這句話,尹氏立刻如遭雷擊般定在那裡。到底年紀小,她一聽這句話,立刻有一種謊言被人當面揭穿的羞恥感。

怎麼辦?被人看見了,我現在該怎麼辦?

屋子裡出奇的沉靜,四爺臉上的溫柔此刻已經斂去了,他是故意那麼一說,就是試一試尹氏,接過尹氏臉上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