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54章 剪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4章 剪紙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一連幾日,蘭琴就一直在琢磨要送給德妃怎樣的生辰禮物。想來想去,突然想起那日在與四爺他們在園子里打「cs」時,曾看見的一片水蜜桃林。

水蜜桃!水蜜桃!桃子正是中國傳統的賀壽佳果呀!蘭琴心裡已經隱隱有了一個主意,但是他不敢確定能不能做出她心目中想好的那個樣子。四爺說了,德妃什麼都不缺,缺的就是實打實的心意。

既然要進宮,那就討討自己這位婆婆的歡心吧!蘭琴知道四爺唯一的逆麟就是德妃,自己討得德妃歡心,就是給四爺掙得德妃的歡心。而且,蘭琴心裡還有一絲對德妃的愧疚,那就是她那個便宜阿瑪非要讓她給荷蘭送那封生子秘方的事情。

現在,康熙小老頭按道理來說是蘭琴的公公,那麼荷蘭作為他的小老婆,自己算是她的晚輩了,見了她自然要行禮的。蘭琴倒不是覺得跟荷蘭行禮有什麼難堪,但是她曉得荷蘭的性子不是那種寬和溫順的,只怕到時候少不得奚落諷刺她一頓。想想安佳氏,蘭琴咬咬牙,左右不過一日的時間,到時候將信交給荷蘭,自己就盡量避開她一些便是了。

「格格,娘將為您做好的衣服送來了。」環碧幾個丫頭見蘭琴一早上都坐在榻上,自顧自地想著什麼,都不敢出聲打攪她。現在,恰巧上次四爺上次的蜀錦蜀緞裁製的衣服送來了,環碧便領著娘來問蘭琴。

「哦,放著吧。你讓念雪給他們一個荷包。」蘭琴顯然對衣服沒有那麼大的興趣,隨口回應道。

「格格,您不要試試嗎,萬一哪裡有不合適的地方,奴婢好讓娘重新修改下。」環碧見蘭琴對那些衣服全然不在意的樣子,心說:這個格格還真是不一般,那些衣服做的真是漂亮,她居然連看都不看一眼。

「這大熱天的,換來換去實在麻煩得很。要不你替我試試?」蘭琴見環碧似乎對那些衣服很感興趣,又看她與自己身量胖瘦都差不多,便突然奇想這般說道。

「這個,這怎麼行!奴婢不過一個奴才,怎能試穿主子的衣裳。況且,奴婢穿在身上豈能跟格格相比。」環碧嘴上這麼說著,其實剛剛蘭琴一說,她心裡倒是一動。環碧的父親曾經是江南一個小地方的織造府的參事,后因受牽連而全家被沒入宮廷為奴。

「你不過是替我試穿而已,我不介意,你幹嘛要介意。」蘭琴實在懶得動,她對一旁正在給傢具撣灰的紫染說:「你去書房,給我拿一些彩紙來,還有剪刀。」

紫染不知道蘭琴要這些幹嗎,但立刻應聲退了出去。

「你試試,我看看如何?」蘭琴拿起小榻桌上放著的一盤糕點吃了起來。相比於麻煩地穿來穿去,她更喜歡吃東西。

環碧見蘭琴堅持,就沒有再推遲了,兩個娘見蘭琴這麼說,便圍著環碧,幫她脫衣服。待將環碧的外面的衣服除去后,娘又幫她穿上了新做的衣服。

只見這件淡綠色的蜀緞上面,各種造型的葉子繡得極其逼真,領口和袖口則用白色的蜀緞鑲邊,整件衣服做工很精細,十分襯膚色,環碧本來不算白,穿上這件衣服后整個人的氣質神韻都脫胎換骨般。

「格格,您看看,這件衣服怎麼樣?」環碧緊張地張開雙臂讓蘭琴看。

「蠻好看的,那我去給德妃娘娘祝壽,就穿這件吧。餘下的直接放到柜子里去。」蘭琴見紫染已經端上來她想要的東西,便揮揮手,示意環碧和娘趕緊下去,她要忙活正事了。

紫染瞟了一眼環碧,便走到蘭琴身邊,將她吩咐的東西一一擺上了榻桌上。

「紫染,你會剪紙么?」蘭琴待紫染將彩紙和剪刀擺了上來,便拿起一張彩紙。

「奴婢會一些,不過不太會比較複雜的花樣。格格,您這是要剪紙?」紫染見蘭琴開始用剪刀剪那些彩紙。

「我是完全不會的。紫染,你去把他們幾個都叫進來,我有事情說。」蘭琴說。

念雪和惜茶一個在外面晒衣服,一個正在廚房幫助牛寶泉做東西,聽到紫染叫,紛紛放下手裡的活,跟著她走。

「汪嬤嬤,李叔保,還有牛師傅都叫過來,格格說,所有人都到她屋裡去。」紫染說完,大夥走到蘭琴跟前。環碧剛剛從內屋換完衣服出來,此刻已經在一旁伺候著蘭琴剪紙。

見大伙兒都過來了,蘭琴便放下手裡的剪刀,對大家說:「你們之中,有會剪紙的么!最好能剪出比較複雜花紋的那種。」

大伙兒沒料到蘭琴叫他們進來是為了剪紙,詫異之餘,便搖了搖頭,只有李叔保站在那裡似乎想說什麼,但又有顧忌。

「李叔保,你似乎有話要說?」蘭琴一眼看出了眾人中的他臉上的異色。

「啟稟格格,奴才會一些,只是不知道格格想要剪什麼紙花兒,奴才剛剛躊躇,是怕自己那兩把刷子在格格面前獻醜了。」李叔保這個人很機靈,但是他終究是個男的,平日蘭琴甚少與他有什麼直接接觸的。

「我也不需要很複雜的,比如剪個壽字,剪個可愛的小狗小貓這些。你能剪得出嗎?」蘭琴問道。

「這些奴才還是可以剪的,奴才的奶奶以前是村裡最會剪紙窗的,每年過年,奴才就見奶奶為了給家裡掙點額外錢,連著好些天剪一些吉祥的花紋出來呢。奴才便是那個時候跟著奶奶學了一點兒,沒想到格格今日要用,早知道那會兒多學點的。」李叔保陳懇地說。

「那你先剪個壽字給我看。」蘭琴彎起嘴唇,示意紫染將一張紙和一把剪刀拿給李叔保。

李叔保結果剪刀后紙,眾人只見他將紙摺疊了好幾次,然後才開始用下刀。那張被摺疊后的小紙在他的手裡不知經過幾道旋轉,約莫十分鐘的功夫,李叔保便將剪刀交給旁邊的惜茶拿著,然後慢慢打開了那張被剪過的紙。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