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70章 方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0章 方子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我姐姐生頭一胎的時候,整整生了兩天,才生下來。當時我姐夫都嚇死了,還以為保不住了,結果我姐姐命大,硬是從鬼門關里又走了回來。」耿氏說起她的大姐的產子經歷,臉色都變了。

「兩天,人不要疼昏過去?」蘭琴的腦子裡開始想象這自己躺在**上痛苦**的模樣,忍不住一陣害怕。

「可不是,我姐是痛得都快昏死過去了,只能用人蔘壓在舌頭下提氣。反正,我看我姐那罪遭的,實在不是人受的。哎,咱們女人就是比男人命苦,生孩子簡直就像投一次胎似得。」耿氏嘆道,她看出蘭琴眼裡的懼意,心裡更疑惑了:她要不是懷上了,怎麼會打聽這些?

「應該也有順利生產的,難產畢竟還是少數的。」蘭琴默默地說道。

「嗯,據說咱府裡頭的李側福晉,生二格格時很順利,不到半天就生了。後面的三阿哥,四阿哥也很順利。」耿氏壓低了嗓音說道。

蘭琴點了點頭,對耿氏說:「姐姐就在我這裡用午膳吧,咱吃完后再一起做黃瓜面膜,可好?」

耿氏欣然地點點頭:「那我就不客氣了,那日回去自己做了幾次黃瓜面膜,還真的可以潤夫,你是怎麼發現這個東西能敷面的?」

蘭琴狡黠地一笑,說道:「是我無意間發現有人這麼做的,到底誰發現的,我可就說不上來。」

兩人攜手一起走進屋子,蘭琴雖說對生孩子仍舊心有餘悸,但是知道這終究是逃不開的。不管她願意不願意,生為這封建帝王之家的格格,能生出孩子就要十二萬分的感激了。有些人拼了命就是想要給四爺生孩子呢!

待到與耿氏用過午膳,再敷過面膜后,蘭琴稟退所有人,一個人從自己**後面的柜子里一件棉衣里摸出了一封信。正是當初凌柱交給她的,說是楊氏的生子秘方。

開始,蘭琴對此信不屑一顧,拿到手裡就沒動過,因為她根本不想這麼小生孩子。可是現在,德妃娘娘都發話了,再不生孩子,那意思就是要把恩**分出去了。

好吧,女人在這個年代總歸是要生孩子的,那姐就要開始備孕了!!

蘭琴懷著一股壯士上戰場的悲憫從信封里抽出了那一張紙,借著窗外的光線仔細看了一遍上面密密的小楷字。只見紙上寫了一些中藥名,然後再就是一些房事方面的叮囑,大意就是多做體力活唄。

「得找個大夫看看,這幅方子上的葯到底能做些什麼用處。」蘭琴自言自語道。

想到此,念雪朝著在外屋候著的人叫了一句「念雪」,她最信任的人始終還是念雪。這個只比自己大個一兩歲的丫頭,無論做什麼說什麼的確都是為了蘭琴著想。有時候,蘭琴也會覺得她嘮叨,但是對她的依戀和信任卻與日俱增。

「格格,您喊我?」念雪推門進來,走到蘭琴跟前,小聲說道。

「念雪,你去將門關上,我有要事說與你聽。」蘭琴少有地嚴肅起來。她本來不屑於楊氏的「生子秘方」,但是既然得了一張,何不如找個大夫看看,如果真的有用,倒也是一件好事。康熙不是嫌棄四爺子嗣稀少么,那麼既幫自己穩固了恩**,又幫四爺開枝散葉,的確是一件兩全其美的好辦法。其實即便沒有楊氏的這紙秘方,蘭琴也知道一些有助於受孕的常識。只不過對於這古人的方子,她也忍不住好奇想知道究竟管不管用。

念雪從未見蘭琴這般鄭重其事,立刻轉身,快步走到門口,將四棱扇門合上了。

「念雪,昨日在德妃娘娘那裡,你也聽見了。顯然,娘娘對於爺給我的恩**有些不滿了,而不滿的根源就是我還沒有為爺生下子嗣。」蘭琴微微蹙著眉頭說道。

「格格,您么要著急,主子爺這般恩**您,懷上子嗣是遲早的事情。」念雪見她說這個,立刻安慰道。

「念雪,你聽我說。這裡有個方子,是阿瑪給我的。他說是楊氏的得子秘方,你尋個理由將這張紙帶出去,找個大夫看看,上面這方子到底是些什麼,對女子生育是否有幫助。」蘭琴心裡始終對楊氏心有猜疑,她會那麼爽快地將這秘方交給自己么!

「是,奴婢去跟大嬤嬤說一下,就說奴婢的娘親生病,奴婢回去看看。大嬤嬤應該會準的。格格,昨日與蘭貴人所說的東西也是這個嗎?」念雪並不知道蘭琴是怎麼得到這份秘方的,但是她想起了昨日在宮裡蘭琴與荷蘭所說的那番話,這才想起來了。

「是的,念雪,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且不可再傳出去。你明日出去的事情也不能跟任何人提起。」蘭琴吩咐道。

「奴婢知道。格格,奴婢這就去跟大嬤嬤先說一下。」念雪一直也希望蘭琴早日懷上子嗣,這樣她的地位就穩固了,一聽倒她想要孩子了,立刻便比蘭琴更用心了。

待念雪出去后,蘭琴便來到小廚房,親自吩咐牛寶泉晚膳準備些什麼。如今她已經差不多摸准了四爺的節奏,今日應該回來南小院子。

果然,暮色四合之時,四爺一頭汗水的來了南小院。一進門,他就直囔囔著熱。惜茶環碧連忙去端蘭琴蘇出來的用冰鎮過的蘇梅湯,四爺一口氣不歇地連著喝了兩碗。

「爺,快把外衣脫了吧,這大夏天的,您這還穿著兩層,自然熱的很。」蘭琴命紫染拿著宮扇在四爺旁邊打扇著,雖然屋子裡放著冰,但是仍舊解不了四爺的酷熱。

四爺剛下碗,立刻抬手開始解紐扣,蘭琴連忙上前去幫著解。

四爺倒有些不習慣了,以前這小格格可是從來都不曾幫忙伺候他的,一副沒心沒肝的小樣子。其實四爺不知道,蘭琴也不是不肯伺候,而是她就不會伺候人,十幾年的寒窗苦讀,教她的全是abc和各種各樣的原理、公式、理論,唯獨沒有怎麼伺候人呀!

「爺這樣看著蘭兒做什麼?」蘭琴看到四爺一直盯著她看,臉不禁一紅,心裡又想著生子的事情,這臉就越發地紅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