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02章 疑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2章 疑心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果然,四爺又開始忙起來,一入宮就忙得雙腳不著地了。每天回府的時間是越來越晚,但是無論怎麼晚,他都會來南小院看看蘭琴。剛開始,蘭琴還等著四爺來,後面就撐不住了,四爺一天比一天晚,她困得不行了,就自己睡了。有時候,睡到半路,突然一個翻身,就發現身邊有個人,心裡猛然一哆嗦,醒了,發現四爺正睡在她的身邊。蘭琴有時候白天睡多了,晚上醒來就睡不著了,這時她就靜靜地看一下四爺的睡顏,或者用手指摸摸四爺的鼻子呀、眉毛等,但她不敢真的把他弄醒,也不忍心,畢竟四爺在宮裡忙了一天,這晚上要是不睡好,第二天肯定精神不好。雖然蘭琴有時候忍不住愛搗鼓點小事情,但是此刻她已經將整個心都投進了四爺的懷裡了。

時光總是如利劍一樣飛逝得令人捉摸不到它的蹤跡,就已經過去了。轉眼間,蘭琴在**上躺了十天左右,身子終於好了起來。但是念雪這丫頭仍舊每天給蘭琴燉各種各樣的補品,倒真的將小格格養得有紅似白的。

這日,蘭琴照舊在院子里與福寶一起玩,待到歇了個晌后,耿氏扶著綠闌便進來了。

「妹妹,看你是身子好利索了!前幾日來瞧你,精神還不是很好,今日瞧著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吧。」耿氏拿著一把紗制的八角宮棱美人扇,走到蘭琴跟前說。

「姐姐可算來了,我可是悶壞了,天天躺在**上,再不起來,可真是要躺殘了!1蘭琴忍不住又爆出一個耿氏聽不懂的辭彙。

兩人攜手走進棠屋子,念雪端來一盤西瓜,蘭琴便遞了一塊冰鎮過的西瓜於耿氏。

「說來慚愧,我每次來妹妹這裡,才能吃到這冰鎮西瓜。」耿氏接過來,端在手裡打趣地說。

「姐姐要是喜歡,天天來吃就是了。」蘭琴說道,「我現在身子剛好,不能吃冷的,姐姐來幫我吃,可好?」她不好說把冰勻給耿氏,那樣是破壞了府里的規矩,自己這裡的冰已經是四爺特別恩**,如果她再擅作主張送與別人,恐怕惹來後院的非議。

「好,那我就天天來幫你吃冰鎮西瓜。呵呵,對了,你這次病得也真有些怪,沒想到一次遭了風寒就要躺上十天半月的,妹妹以後可要仔細著身子了,這也太嚇人了。」耿氏端起西瓜咬了一小口。

「是啊,我也覺得奇怪了,一次小風寒就能這樣,我也真是服了自己這小身板1蘭琴有口無心地說。

「聽說妹妹還來了葵水,如今走了嗎?」耿氏自上次來探視蘭琴,發現她來了「葵水」,然後又發現念雪不斷地燉各種滋補的藥材給蘭琴服用,當下就有點疑心了。

而且,自從蘭琴病後,四爺幾乎就沒再去過別的院子。這令後院的這些個女人都紛紛疑惑蘭琴究竟是生了什麼病,每天躺著不說,還要服用各種名貴的滋補品。四爺已經嚴令任何知曉真相的人都閉緊嘴巴,因而也無人真正了解事情的經過。蘭琴躺著的時候,耿氏來過,宋氏也來過,自然李側福晉也來過,念雪都是以風寒侵體,高燒致使身體虛弱來解釋蘭琴躺在**上的原因。

「昨天還有點,說來也奇怪,我平日三五天就乾淨了,這次葵水怎麼斷斷續續拖延了十幾天了。」蘭琴疑惑地說,為此她還特點讓念雪請了周大夫過來拿脈,可後者說她只是身體虛弱,月季不調所致。蘭琴當時,在心裡只覺得有萬頭草泥馬奔過,心說自己是林夢瑤的時候,月經不好,怎麼穿成了鈕鈷祿蘭琴也月經不好。

「那你請周大夫看過了嗎?」耿氏當心更疑惑了,她原來還在家未出的時候,曾見過自己姐姐生產過,也曾見過她小產過。如今,蘭琴的情況就跟小產很相似,在**上躺著十天半月,吃各種滋補藥材,下面出血十餘天。

「妹妹,你當真是風寒侵體么?姐姐怎麼覺得,這是像……」耿氏正預備說出「小產」,卻發現念雪在蘭琴背後跟她打眼色,那意思是阻止她再這樣猜測下去。

「像什麼?」蘭琴見她說話說到一半,便追問了一句。

「像月事不調呀1耿氏將心底的疑惑壓了下去,隨口就說出這麼一句女人的日常通玻

念雪在蘭琴背後鬆了口氣,而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耿氏幾乎已經確定自己的判斷了,可令她想不通的是蘭琴居然一點不知道的樣子,而她的丫鬟分明好像知道什麼。

耿氏從蘭琴處出來時,太陽已經西斜。她便扶著綠闌的手往西小院子走,儘管傍晚日光已經沒有正午那邊強烈,但是餘暉的威力仍舊不容小覷。耿氏主僕盡撿著樹蔭多的地方走。

「格格,這鈕格格好像不像是月事不調,依著女婢看。」綠闌說道。

「怎麼,你也看出來了?」耿氏本在想著蘭琴的事,經過她這麼一說,似乎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推測。

「嗯,不過奇怪,周大夫應該能診斷出來啊,那麼主子爺不可能不知道,鈕格格的丫鬟們也不可能不知道。只是鈕格格好像啥都不知道的樣子,著實奇怪得很。」綠闌又說。

「這有啥奇怪的,必定是四爺吩咐下去了,不得告訴鈕妹妹。」耿氏一邊說,一邊在心裡默默嘆了一口氣:四爺對蘭琴是萬般的珍惜和疼愛,對自己則根本想都想不起來似得。

「格格,咱們明兒還去么?」綠闌問道,因為蘭琴曾拉著耿氏的手,叫她可以天天去她那裡說說話。

「左右在西小院無事,去唄。」耿氏說道。主僕兩人走過有綠茵的地方后,便有一段路沒有任何遮擋。主僕兩人順著牆腳快步走著,等回到西小院子,還是一身汗。

「翠兒,你去打水,格格出了汗,等會兒要洗澡的。」綠闌對著耿氏的另一個丫鬟吩咐道,她是耿氏入府來,大嬤嬤當時分配過來的。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