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16章 意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6章 意外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妾身聽聞外面流傳這一個流言,說只要祭天大典上的主祭司迎娶一位五格都帶水的女子,便可化解眼前這場大災!不知爺是否聽到過這則傳言?」福晉小心翼翼地說道。

「福晉坐吧,蘇培盛,給福晉上茶1四爺踱步到書桌背後的太師椅里坐了下去。

待蘇培盛退了出去后,四爺看著福晉,只見她也正溫和地回視著自己,「這則流言爺自然是聽過了,沒想到福晉足不出戶,也能聽到外頭的流言1

「妾身雖然沒有出門,但是府裡頭的奴才們經常免不了要出去,從外面帶回來一些市井傳文也是有的。」福晉昨晚聽說四爺後來后,就直接去了蘭琴那裡,心裡的難受可想而知,這也更加讓她等不及了,一早就決定來與四爺提出顏玉的事情。

「那只是一則流言,福晉你信嗎?」四爺一反往常地問道。

「妾身也不知道該不該信,可是大旱越久,民眾的心就越容易亂。如今皇阿瑪把戶部交給爺,爺肩上的責任就不輕,妾身不能為爺分憂實在慚愧。如果那則流言若真能靈驗,妾身覺得爺試一試倒也無妨,左右不過是多一個陪伴爺的妹妹進來而已。」要不是四爺心裡已經起疑,福晉這番話可謂說的是入情入理,差一點就連四爺也忘記了蘭琴昨日夜裡所說的話了。

「福晉能如此識大體,爺很欣慰。但是這次主祭上蒼的人並非爺,不知道福晉好像認定了爺就是那個主祭呢?」四爺故作疑惑地說。他心裡對此事的興起是起了疑,但是令他想不通的是這一切到底是誰在暗地裡圖謀,目地到底是什麼?

「不是爺,怎麼會?」福晉一聽四爺這般說,經不住露出一絲驚訝,但隨即立刻又被她掩蓋下去了。

「這次主祭的人選還未確定,皇阿瑪正在考慮,不一定是爺,或許是八弟,或許是十三第也未可知1四爺一臉「嚴肅」地說。

福晉此時的臉色隱隱變了一下,雖然很細微,但是仍舊沒有逃過四爺那雙異常敏銳的眼睛。

「福晉還有話與爺講么?」四爺打斷了福晉的少許失神問道。

「妾身想與爺說的是再過一個月就是中秋了,也是爺的生辰,不知爺有何打算1福晉知道此時說這件事,實在不合時宜,但是她實在說不出預備在心底的那些話了,只好以此事來搪塞四爺的詢問。

「福晉說這個未免太早了些,況且如今大旱仍舊在京城肆掠,爺哪裡還有什麼心思過生辰。福晉如果沒有其它事情,回吧,爺還有其它事情要做。」四爺面露不悅地道,但他也知道福晉剛剛這句話不過是句搪塞,真正想說的一定不是這個。既然她不說了,他也覺得不如靜觀其變。

再說顏玉,此時正在正院福晉的正屋裡等待福晉的消息,她昨晚一同與福晉得知四爺已經回府,但是卻徑直去了南小院。雖然此刻,她還沒有真地嫁入四貝勒府,但早就將蘭琴作為自己的假想敵了,一聽說四爺連在正院露個面都沒有,當下心裡氣得不行!福晉只是陰沉著臉不說話,可她確是將春柳端上來凈手的銅盆生生打翻在地的。

「格格,你別這麼心急,福晉此去與四貝勒爺說,十有**能如格格所願的。」雲鳶站在她身邊,看顏玉站在門口一個勁地往院門口望。

「長姐性子就是如此慢,要我說,昨晚就應該去請姐夫過來說。也不知道鈕氏到底哪裡好了,長得也不是國色天香般出色,盡能得姐夫如此**幸1顏玉此時心裡對蘭琴充滿了不滿和不解,昨晚涼亭中的相見,她覺得自己容色完全超過蘭琴,自認為一定會將四爺的心搶過來的。

「是呀,奴婢瞧著那鈕格格長得不過如此,根本比不上格格。只要格格一入府,那四貝勒爺的心一定遲早會偏向格格的。」雲鳶盡量撿著顏玉喜歡聽的話說,對這位她伺候了七八年的主子,雲鳶是太了解了。

果然,她的這一番話很令顏玉受用,她終於安下心來,走到福晉主榻旁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去,讓春柳給我泡杯茶來,來了這麼久了,這些個奴才真是一點眼力勁都沒有的。」顏玉覺得口渴,便令雲鳶去找春柳。自從福晉開始執行了那個節水的規矩,一向養尊處憂的顏玉早就受不了了,此刻見福晉不在,她便想著不用遵循那個規矩了吧。

雲鳶應聲而去,只留下顏玉一個人在主屋裡。她左右四顧了一下,心裡對自己的這位長姐深深不以為然。

不一會兒,雲鳶回來了,卻沒看見她手裡端著任何東西。顏玉眉頭一蹙道:「茶呢,怎麼空著手回來了?」

雲鳶委屈地說:「奴婢按照格格的吩咐去耳房尋著春柳姐姐說了,可她居然說『今日福晉院里的水還沒送到,讓格格等著』。奴婢就問她要等多久,她居然說讓奴婢自己去膳房問。」

顏玉一聽,頓時滿心的火氣就冒了出來了。一個小小的奴婢,儘管對她這般說話!

「你去叫春柳進來1顏玉怒吼道。

「是1雲鳶受了春柳的氣,心裡早就對她不滿,現在顏玉要責罰春柳,她自然樂見得很!

當春柳跟著雲鳶進屋的時候,就看見一張俏臉正蘊含著怒色,看到自己進來,那美麗的眼睛里卻射出了如毒蛇般的光芒。

「啟稟格格,春柳帶來了。」雲鳶福了一下,便在顏玉的指示下站到一邊去了。

不等春柳說話,顏玉大吼道:「春柳,我記得你是跟著長姐嫁入四貝勒府的吧,以前在烏拉那裡府裡頭,你也不過是長姐身邊一個普通的二等丫頭。怎麼,我這個九格格是指示不動你了嗎?」

春柳知道顏玉讓她來,就不會有什麼好事,必定是為了剛剛要茶那事,可是的確是膳房還未曾送水過來,昨晚的熱水倒是還有一些,只不過已經不適宜泡茶用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