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18章 間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8章 間隙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歷史穿越

「夏荷已經跟我說了整件事是怎麼回事!這不過是一件小事,你讓她在烈日下跪了一個時辰,如果我不回,你是不是準備一直讓她跪下去1福晉冷著臉對顏玉說道。她倒不是多心疼春柳,而是春柳到底是她的人,沒有她的准許,顏玉居然就這樣大動干戈地處罰她的奴婢,就好似自己的東西被人隨意翻動一番。

「姐姐何須這般維護一個奴婢,她目無主上,妹妹罰一下她又有何不妥?」顏玉也看出了福晉對她處罰春柳不喜,但嘴上仍舊不肯示弱,低聲喃語道。

「你如今還沒有入府,的確不算她的主子,又何來目無主上之說?」福晉見顏玉一點悔意都沒有,又因為四爺那番話,使得她的計劃基本落空,心裡實在不舒服,再加上顏玉又這般不知低調,心裡不由得更加生氣。

顏玉聽福晉這樣一說,頓時驚得怔在當場,不知如何應對,她只覺得自己的臉好似被人猛地掌了兩個大耳刮子一般,頓時眼裡冒出一股羞憤的淚珠,鼻子一抽,哭著轉身往外頭跑去。

「格格,格格1雲鳶追了出去。福晉沒想到自己說了她幾句,就這般不知輕重,也是氣得搖搖頭,對李嬤嬤道:「你去將周大夫請來給春柳看看,快將她扶到耳房歇息1

待眾人都忙著各自的事情后,福晉便由著秋蟬扶著回了自己的書房。

再說顏玉,一路跑著,也不知道方向,反正隨著性子一直往前跑。她本以為福晉會立刻派人將自己攔住,可聽了半天,後面只有雲鳶的聲音。

顏玉當下一下子跑到了園子里,才踹著氣歇了下來,心裡早就將福晉惱上了:為了區區一個奴婢,盡然當著那麼多下人的面罵她不是正經主子,原來她心裡頭也是這般想的!

「格格,您別跑了,再跑下去,我就追不上你了1雲鳶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哼,雲鳶,你看著吧,等我真正入了府,再也不看這些人的氣了1顏玉恨恨地說道。

「喲,這不是顏玉妹妹么,這是在說誰呢,你受了誰的氣呀?」一陣悅耳的聲音突然從顏玉主僕背後的冒了出來,過了一會兒,從美人蕉那邊走出來一個身穿淡紫色旗裝的女子,正是李氏和她的丫鬟香巧。

「見過李側福晉1顏玉微微行了一禮。

「妹妹可真多禮,陪姐姐走走,可好?」李氏瞟過她眼角下的余淚,嘴角勾起一個微微的笑容。

「姐姐怎麼來這裡散心么?」顏玉跟著李氏身邊,兩個丫鬟自然落在後面。

「是呀,我左右也沒什麼事情,三阿哥跟著大阿哥在朱師傅那邊,二格格在福晉那裡,四阿哥這會兒還睡著,我就一個人出來來走動走動1李氏絮絮叨叨地說著自己的幾個兒女,臉上儘是一片幸福滿足的樣子。

「姐姐福氣好,為姐夫生下兩男一女,可是這四貝勒府後宅里最風光的一個了。」此刻的顏玉因為對福晉心存不滿,所以對李氏也客氣了幾分。

「呵呵,妹妹可真會說話,要數最有福氣的可不是我,可是你那位姐姐呢,我再怎麼樣,永遠也越不過嫡福晉的。」李氏笑著說,彷彿對這句話她一點兒都不在意。

顏玉勉強勾起一股笑意,便不做聲了。她想著光跟福晉生氣,不還沒有問她那件事到底如何了。

「妹妹想什麼,這麼入神?」李氏側目撇見顏玉彷彿在想什麼,試探性地一問道。

「沒什麼,我只是有點傷心吧了,姐姐盡然為了一個奴婢責罵我1顏玉仍舊為福晉因春柳一事而耿耿於懷,忍不住跟李氏抱怨道。

「盡有這樣的事情,福晉這麼做,可不對。妹妹可是福晉的親妹妹,要是我有你這樣一位妹妹,護著尚且來不及,怎麼會為了一個奴婢就責備於你1李氏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

「姐姐尚且知道此道理,可我那位親姐姐居然不知,真是令我心寒1顏玉仍舊惱怒地抱怨道。

李氏目光一閃,突然一把拉起顏玉的手,鄭重地說道:「妹妹,在這裡走著也怪累的,不如到我那裡坐會兒?」

顏玉猶豫了一下,點點頭,於是就隨著李氏去了東小院。

再說正院里,春柳因為過度在太陽下暴晒而微微有些中暑,不過經過周大夫的及時救治,已經喝了藥水,再休息一下就沒事了。福晉在書房裡寫了一會兒字,便對伺候在一旁的李嬤嬤問道:「顏玉那丫頭還沒回?」

「沒有,要不要派人去尋尋?」李嬤嬤問道。

「不必了,她自然會回的。阿瑪還是把她**壞了,為了一點事就責罰下人,這樣的心性如何能在這後院立足?我還以為將她放到身邊會幫到我,可這樣一看,嬤嬤,顏玉還適合進來么?再說現在四爺已經那樣說了,我看這個計劃還是不要進行下去了。」福晉最終不想以顏玉冒險,萬一主祭的人是個宗室內的老字輩,那她可就毀了顏玉一輩子了。雖說,福晉沒有多喜歡這個親妹妹,但到底是烏拉那裡家的人,她不想顏玉以後會怨她,還有費揚古那邊也不好交代。

「福晉既然已經決定了,那老奴就去通知五格大人,不要再繼續傳播那個流言了。」李嬤嬤小聲說道。

福晉點點頭。但是如果她知道此刻顏玉正在她的宿敵的院子里,怕是就不會為了這個妹妹這般著想了。

顏玉此刻正在李氏的正屋裡,吃著西瓜兒,李氏又令雀兒在一旁給她剝著葡萄皮兒。相對於福晉的嚴苛,李氏很會籠絡人心,不一會兒,顏玉就跟她說起了心裡話了。

「李姐姐,你真風趣!以後我真要多來找李姐姐玩耍。」顏玉自以為一定會嫁入四貝勒府,故此這樣說道。

李氏目光一閃,自然聽出了她話里的意思,故意問道:「妹妹那日說自己是五格帶水之人,不知道有沒有去與四爺說?」

顏玉拿起一顆剝好了皮的葡萄說:「姐姐今早去了姐夫那裡,就是說這件事的。」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