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20章 點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0章 點破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同人競技

顏玉一下子怔在原地,不置可否。

「如我不願意你陪在身邊,怎會親自寫信與阿瑪和五弟,讓他們冒著霍亂民眾的危險給你這起謠言!你光想著自己,可曾想過烏拉那拉整個家族為此事所背負的干係,如若被四爺或者皇上查出,怕是整個家族都會遭此事牽連!如果沒有了家族的支撐,你以為你我會如何,就如這后宅中的其他女子一樣,像無根的浮萍,一個小小的波浪襲來,就會被打翻在水底,不得重見天日。」福晉一字一句,如鋼針一般投擲到顏玉心裡,令後者心裡微微發寒。

「可是,然道就這樣作罷1顏玉仍舊不死心,依然抱著一絲希望道。

「如果你非要冒險,也可以試一試,但是到時候主祭之人長姐就不可保證是不似乎四爺,即便是的,長姐也不可保證他會否如流言所說,真地迎娶你過門!從今日早上長姐去探聽他的口風,看得出四爺並不太相信。如果他一意不懼這流言,你我又能如何?」福晉說著,便嘆了口氣,心裡有些後悔這次太冒進,將整個烏拉那拉家族都牽扯了進來。

「那我現在怎麼辦?」顏玉沒想到一夕之間,她所有的希望瞬間就被打翻在地,就在今日早上,她還滿心希望能實現藏在心中多年的那個秘密。

「靜觀其變,不可再做任何事情,否則必定引起你姐夫懷疑。」福晉沉沉說道。

顏玉低點點頭,抬起手中的帕子擦了一把臉上的淚跡,便由著雲鳶扶著回了自己屋。

待她們主僕離開正屋后,李嬤嬤立刻上去一把扶住福晉,將她扶到主榻上坐下,又遣夏荷去給她倒一杯大紅袍,遞於福晉手裡,這才斂了斂衣袖,嚴肅地說:「老奴還請福晉責罰1說完,鄭重其事地跪了下去。

「嬤嬤,你這是做什麼?」福晉微微蹙著眉頭,看著跪在她腳下的李嬤嬤。

「老奴一時思慮不周,不該促成主子做此事情,如今害的烏拉那拉家族處於險境之中。老奴罪該萬死,請福晉責罰1李嬤嬤俯身下去,匍匐在地,不敢抬頭。

「這件事也不能怪你,只是我們沒有想到宮裡頭的那些事,我也沒想到爺他會毫無所動1福晉嘆道。

「可是老奴當時聽五格大人說過,主祭之人應該就是主子爺,怎麼這會兒又不是了1李嬤嬤說道。

「你是說他在誆我?」福晉驚詫道。

「老奴不知,但依老奴所見,不如現在出府一趟,讓五格大人打探清楚,他現在禮部任散軼大夫,應該能知道一些。」李嬤嬤抬頭說道。

福晉心裡卻一點點往下沉,如果四爺誆她,那就可以判斷他已然對她起了疑,但也隱忍不發,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四爺只是懷疑,並無真評實據,所有他在等,等我和顏玉自己露出馬腳,他再……

「嬤嬤,你即可出府,去告訴五格一定不能露出任何線索,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四爺怕是已經派人在查流言了。叫他將可暴露的線索一一斬斷,然後萬萬不可再去探聽主祭一事了1福晉厲聲說道,「嬤嬤,這件事就到此為止,我感覺非常不好……」

福晉抬手撫住額頭,又說道:「立刻安排顏玉回府,她不可在此多逗留了。」

李嬤嬤見福晉主意已定,便應了下去,然後才從地上爬起來,退了出去。

再說四爺的確已經派了宮裡的侍衛去調查流言到底從何而來。他此刻回府既是為了歇息,也是為了等調查的結果。在前院歇息了大半日後,四爺突然想起很久沒有去看四阿哥了,便帶著蘇培盛去了東小院。

李氏見四爺突然來了,這心都慌了起來,連忙讓丫鬟替自己扶了扶珠花,扯了扯身上的衣袖等物,才走到門前,福身下去,迎接四爺。

「起吧,四阿哥呢?抱出來讓爺瞧瞧1四爺走到李氏跟前,一把拉住那隻縴手,便往內室走去。

「四阿哥現在才剛滿一歲,多數時候是睡著的,此刻剛喝完奶,由著奶娘抱著睡著呢1李氏嬌聲說道。她陪著四爺來到了四阿哥的屋子裡,小阿哥的確已經酣睡了,奶娘在一旁微微地打著扇。

四爺看了一會兒后,便轉身走出了屋子,李氏自然跟了出去。

「爺,妾身這裡剛得了新疆的蜜瓜,讓奴婢們切上來用點?」李氏隨著四爺回到了自己的主屋,見四爺沉默不語,便主動說道。

四爺點點頭,便隨著李氏坐在了主榻上。他看了看李氏姣好的面容,拉著她的手道:「燦蓮,最近外頭傳的那則流言你可知道?」

李氏自然明白四爺所說的是那個流言,立刻點點頭說:「妾身知道一些,妾身還知道那則流言中所說的五格帶水的女子,就在我們府中呢1

「是誰?」他萬般沒想到盡然真的與自己府里有一絲干係,忍不住立刻問道。

「福晉沒與爺說嘛?就是顏玉呀,昨日晚間乘涼的時候,顏玉親口說的。」李氏故作不知地說道。

「顏玉!1四爺睜大雙眼,脫口道。

「爺,妾身瞧著顏玉格格姿容貌美,言行得體。如果真的能緩解此次大旱,到是能幫爺解除此刻的燃眉之急。」李氏小心地覷了四爺一眼,見後者眉頭緊鎖,臉色微變,這才故意讓四爺迎娶顏玉。她知道,這則流言聽起來頗為合情合理,實則是漏洞百出,以四爺的心智,不可能想不到。一旦讓四爺起疑,追查這件事,那麼福晉以及她背後的家族都將捲入這次捏造謠言的旋窩裡。李氏沒想到這次福晉盡然傻到自掘墳墓,真是想想都令她開心。

「你不覺得這流言來得莫名其嗎?」四爺下意識地問道。雖然一邊和李氏在說話,可是他的心早就瞟到福晉今日早上你的那一番話上去了。

果然,她說什麼在想生辰之事,根本是在聽了自己的口風后,臨時改口的!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