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28章 演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8章 演戲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爺是進來跟你說一聲,爺有事要先走了。等爺忙完了,再找陪你給福寶洗澡。」四爺注視著蘭琴,稀鬆平常地說,彷彿這樣的對話在他們之間很尋常。蘇培盛弓身站在四爺身後,聽了他這句話,不得不對這個屋子裡的這位暗暗佩服。

「嗯,福寶,給爸爸說『再見』1蘭琴雖然越來越不舍四爺離去,但聽到他這些話,心裡還是很溫暖。

看著小格格舉起小狗爪爪朝自己揮揮手的樣子,四爺將這一幕銘刻在了心底,轉身離去的時候,嘴角那一抹微笑始終沒有淡去。

再說李氏主僕已經往回走,傍晚的霞光已經沒有正午的太陽那般炎熱了,似一副錦緞般鋪陳於天邊,異常的美麗和壯闊。

「主子,主子爺的意思奴婢瞧不出來,是不是對您的話不怎麼信呢?」雀兒扶著李氏慢慢往回走。

「你跟在我身邊也有三四年了吧,怎麼對四爺的脾氣還沒看清楚么,他讓人琢磨不透就是他一貫的出事方法,如果那麼讓你一個小丫頭都琢磨透了,那他又如何為稱為『冷麵王』呢1李氏瞟著天邊那一片紅霞,所有所思地說。

「李側福晉,請留步1突然,身後傳來蘇培盛的聲音。李氏心頭一喜,立刻扶著雀兒的手一回頭,卻看見蘇培盛已經小跑著趕了上來,而四爺正在他後面踱步而來。

「妾身見過四爺1李氏微微一福,對四爺行了一禮。她壓住心頭的歡喜,盡量使自己的表情端莊穩重些。經過大半年的冷落,李氏已然明白四爺希望她如何,那就是安安分分做好李側福晉,其他的心思不要想。他終究是她的天,扭是扭不過的,只好順從。

李氏想明白了這點后,一改之前對福晉的態度;每次請安都準時到達;各種場合不再穿逾越福晉的顏色;遇到事情首先請示福晉的意思。但這並不代表了她從此就安分守紀,不再為三阿哥和四阿哥圖謀更多的東西,相反,她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如何搬去三阿哥和四阿哥上升路中的阻礙,只不過她學會了韜光養晦,學會了喜怒不露於形。

「走吧,去看看顏玉怎麼說?」四爺走到李氏身側,然後與她並排而走。

「妾身有一個提議,不知爺是否能應允1李氏小心地觀察著四爺的神色,說道。

「說吧,燦蓮何時這樣小心翼翼了?」四爺溫和地說,然後拉起她在這一側的手,輕執於掌心說。

看到四爺這般舉動,知道四爺對她近些時日的做法是滿意的,便更加溫柔地說:「爺,妾身想與雀兒演一齣戲,讓顏玉說出她內心藏著的一個秘密,這個秘密或許對爺最近在外面所聽聞的那個流言有關。妾身希望爺就站在窗外聽著就行了,無論妾身說什麼,都不要進來,讓顏玉看見爺。行嗎?」

四爺沉默了一會兒,便點點頭,握住李氏的手微微加了一點兒力。

兩人再一路無話,一路往東小院走去。

再說雲鳶在福晉離開后,曾著無人注意時,便偷偷從正院也跑了出來。她知道自己家的格格一定在李氏那裡,便想也沒想往李氏的東小院來了。茗煙知道她是顏玉的丫鬟,李氏又不在,她便見雲鳶帶到了李氏安置顏玉的屋子處。

「格格,奴婢總算找到你了!福晉正派人四處找您呢1雲鳶看到顏玉果真在裡面,一下子跑故去,對著顏玉抹起了眼淚。

「你怎麼也來了。福晉知不知道你到這裡來了?」顏玉盯著雲鳶一樣,生怕她會把福晉引來。

「格格,我是您的丫鬟,您去哪裡,我就跟到哪裡的。您放心吧,我來時沒被任何人發現的。」雲鳶信誓旦旦地說,「格格,您藏在這裡,也不是長久之計,李側福晉會一直幫您么?」

「我現在也不知道,反正不想就這麼回去了。李姐姐說幫我去找姐夫。「顏玉固執地說道。她現在的心裡一心想要嫁入進來,似乎看不見李氏的不懷好意,可是雲鳶倒看得幾分,擔心地說:「格格,您就這麼信任這個李側福晉么,她與福晉可是水火不容的1

顏玉警惕地看了一眼雲鳶,猜疑雲鳶是不是被福晉收買,來替她說話來了。於是,她冷冷地說道:「雲鳶,誰在幫我,誰在逼我,我看得很清楚,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說話了?」

雲鳶立刻急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連忙辯解道:「格格,奴婢絕無它意,只是替格格擔心而已,您可千萬別誤會1

正當主僕兩人說此話時,突然聽到外頭有花盆底子踩到青磚上的聲音。顏玉對雲鳶做了一個噓的動作,便往門口走去。

可還未等她走到門口,李氏便扶著香巧踏入門來。

「原來是姐姐1顏玉如同看到救星一般,立刻迎上去,握住李氏的雙手,急切地說,「如何,見到姐夫沒有,他對妹妹到底是怎麼個意思?」

李氏的臉上卻不見任何喜色,正滿臉踟躕地看著顏玉,似乎想要說什麼,但又害怕說出來會讓顏玉無法接受,只好惋惜地說道:「好妹妹,不是姐姐不幫你,而是天意如此,姐姐恐怕也無能為力了1

顏玉見李氏言辭閃爍,似乎還有很多話沒有說完,便急切地拉著李氏的手不肯放,說道:「姐姐所說的『天意如此』到底是什麼意思?」

顏玉深知,所謂的「天意」不過是自己的那位長姐和五格出來的,既然人為的可以天意,那麼她就相信只要出四爺所希望的天意,自己還是有希望達成所願的。

「唉1李氏嘆了一口氣,道:「罷了,我且告訴你吧。爺告訴我,他已經找到了那個五格中皆帶水的女子,但並不是妹妹你,他說擇日便迎娶那位女子過門,妹妹你,恐怕只好辜負了。」說完,李氏還重重地又嘆了一口氣,那個樣子好似很惋惜一般。

「怎麼可能!姐夫他真找到了五格中帶水的女子?」顏玉不可置信地問道。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