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47章 嫉火難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7章 嫉火難忍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爺說的這是什麼話,妾身的大腳趾都被她的花盆底子磕得生疼不已,這會子還疼。」兆佳氏腳上傳來的痛意,皺著眉頭道。

「都怪蘭琴沒注意,磕到了十三福晉。請十三福晉寬恕蘭琴的無心之過。」蘭琴見是自己磕到了人家,道聲歉自然是應該的,於是陪著不是說道。

兆佳氏看到蘭琴已經道歉,又顧念著這是四貝勒爺府,便對她點點頭,小聲說了句:「以後當心點。」

蘭琴謝過後,便從他們身側走過,其他人見只是件小事兒,便也在此將注意力轉到了台上那個扮相極其標緻的青衣上。

「鈕格格,怎麼這會兒才來。你和董格格出恭不知怎麼會這般久,可是伺候的人不盡心?」福晉側目看著蘭琴,故作關心地問道。

「啟稟福晉,妾身與董氏出恭完畢之後,便在小花園停留了一下,因妾身貪賞那幾株丹桂的芬芳,固這才耽誤了過來看戲。還請福晉寬耍」蘭琴小心地說道。

「罷了,不過是遲了些。不要再說了,看戲吧。」四爺出言道。

福晉本欲再問幾句,可無奈四爺都出聲了,便只好睨了一眼蘭琴后,與顏玉對視了一眼后,才不再多言。

此刻,坐於迴廊里的八福晉對坐於她們一邊的董氏說道:「董格格是與這鈕格格相識么?」

董氏沒想到八福晉會與自己說話,便立刻頷首低眉,回到道:「鈕格格與妾身是同一屆秀女,當時碰巧還被分到了一個屋子裡學規矩。」

八福晉與八爺相視一眼,又看看七爺,這才恍然明白了。

「你與四哥的鈕格格相熟,怎得不告訴我。」七爺低聲對董氏說道。

「妾身是覺得這事不要與爺知道。」董氏看到了七爺眼中的略略的不滿,便小心翼翼地說,「妾身是沒有尋到合適的機會說於爺聽,還請爺寬耍」

七爺本不是強勢之人,聽董氏這般說,便沒再多言,溫聲說道:「以後與哪個府裡頭的格格相識,告訴爺知道,爺可以讓你時不時出去散散心,這對腹中的孩兒也有好處的。」

聽到七爺這般說,董氏一顆懸著的心,這才安然地落入肚中,嬌滴滴地應了下來。

坐於一旁的八福晉聽到了一點入耳,說道:「呵呵,七爺對董格格真是體貼。」

七爺接語道:「要說體貼,恐怕愚兄不及八弟分毫。都說大哥大嫂感情最好,但是我觀八弟和八弟妹乃是夫唱婦隨,真是伉儷情深,讓人看著好生羨慕。」

八福晉撲哧一笑,抬起帕子掩著嘴角笑了一會兒,雙眼便放空地觀望著舞台上的青衣,但是心裡卻不知道在想什麼。

戲一直看到了申時,眾人才在四爺和福晉的寒暄下請辭了。蘭琴與董氏囑咐了幾句后,便和其他人先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

當晚,四爺照舊宿在了蘭琴這兒。

顏玉在得知四爺還是去了南小院后,恨恨地將芳雲捧給她的茶杯摔得粉碎。她明明盡心儘力幫襯著福晉將四爺的生辰宴辦得順順噹噹,沒有出一絲差錯,可是他卻好像眼裡沒有看見一般,照舊去找了那個根本一點力都沒出,反而差點惹出麻煩的鈕鈷祿氏。

「怎麼?這點都忍受不了了么?」福晉扶著李嬤嬤正從門口走了進來,摔在地上的水差點就撒到了她的花盆底子上。

「妾身給福晉請安1顏玉見福晉一臉嚴肅,遂立刻低頭請安道,「妾身只不過是有些生氣,那鈕氏今日明明私自帶著董氏自行離開,害得福晉差點在四爺面前丟臉。我看她根本就是有意的。」

「行了,沒有你說,我欲要去除鈕鈷祿氏。」福晉走到正位下坐下,示意顏玉坐在她一旁。

「長姐,這次出去南巡,倒是個好機會。不然讓五哥將這鈕氏斬殺於無形中,這樣省的咱們費心思。」此刻的顏玉眼裡儘是濃濃的不甘和嫉妒。

「糊塗,你們是隨著御駕出巡,你以為大內護衛都是些吃素的嗎?」福晉雙眸掃了一眼顏玉,但眼裡也儘是濃濃的殺意。

「那怎麼辦,然道任由著她盡得爺的恩**么。一旦讓鈕氏生下阿哥,以後對大阿哥的地位肯定是非常不利的。」顏玉此刻只想用言語激福晉想出法子對付蘭琴,哪裡是為了大阿哥著想。

「此事需從長計議,慢慢一點點去除她在爺心目中的位置。冒然行事,自會引火上身。我相信你,姿容和家世都強於鈕氏,必能分薄於爺在她身上的恩**。」顏玉只知道想福晉替她除去蘭琴,殊不知福晉也正寄希望於她身上。

兩人是姐妹,自然連心思都差不多了,都想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送走福晉后,顏玉一臉陰沉地在雲鳶和芳雲的伺候下洗漱凈面更衣。

「格格,您么要不高興了,奴婢聽著福晉所說的也沒錯。想要去除南小院的,豈能一下子就能成功的。主子美貌無雙,一定能得到主子爺的恩**。」芳雲一邊替顏玉褪下腿上的長襪,一邊小心地說道。

「若說美貌,這后宅里美貌的可不止一人。鈕氏並非一等一的美貌,怎會在眾人中獨享恩**?」顏玉蹙著眉頭說道。

「格格,奴婢倒是有一個主意,不知道當不當說。」芳雲一心想得到顏玉的重視,忍不住獻計道。

雲鳶看了她一眼,默不作聲地替顏玉捏著手臂。自從這個芳雲來了后,便開始越過她這個貼身丫鬟往顏玉身邊鑽。

顏玉掃了芳雲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說吧,如果你的法子好,本格格自當重用你。」

芳雲小心地看了一眼顏玉,繼續道:「奴婢祖上是制香的,傳到奴婢手上時,家道中落,所以奴才才被迫身為奴。但是奴婢自幼與父親研究制香,對胭脂水粉一類女子用的東西甚為了解。」

顏玉聽到她說道此,忍不住插嘴道:「你到底想說什麼,不要關子了,趕緊說出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