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55章 夜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5章 夜遊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四爺在蘭琴這裡刮完須,吃過特質的牛肉麵后,就被康熙派過來的小太監叫走了。像蘭琴這樣的格格們的午膳直到申時才被人送來,可想而知行宮的管事還比較亂,皇帝突然帶了這麼大一棒子人來,他們臨時搭火起灶,自然先皇帝以及他身邊人的飲食,然後是隨御駕出來的護衛軍,他們的身份雖然並不尊貴,但他們的安寧直接決定了皇帝的安慰,所以他們的膳食是需要馬上的。接著才是皇子以及像蘭琴這樣的格格們丫鬟們,最後自然就是一些雜役人員了。

蘭琴待四爺走後,午膳送來時,又隨著念雪他們吃了一些,然後就回自己的房補覺,這兩日在馬車上顛簸得渾身酸疼。

到了酉時,四爺遣了蘇培盛回來傳話,說他今晚要伴駕,讓蘭琴她們用過晚膳后就自行歇息。當然,顏玉那裡也得到了同樣的傳話。

經過半天的忙碌后,膳房總算摸清了這一大夥人需要多少膳食,晚膳送得就比較及時了。蘭琴一直睡到送膳太監將食盒放下時醒來。

「格格,您可真會醒,晚膳剛送來,您就醒了1惜茶看見撐著懶腰從房走出來的蘭琴,笑眯眯地說。

「你也來取笑本格格啦1蘭琴笑著斥了一句,「不過,我現在沒什麼胃口,中午吃太多了,還沒消化呢!你們吃吧,我等餓了再說。」

「格格,奴婢為您梳梳頭吧,後面的髮髻有些亂了。」念雪說道。

「嗯,你再跟我換件衣裳,我想出去逛逛,反正待在這裡好生無聊。」蘭琴見行宮外面夜如白晝,四種燈籠懸挂於各處,將岱山腳下這處冷寂了很久的宮殿照得異常明亮。

「格格,這可不行。現在已經入夜,咱們又第一次來這裡,可不能亂走,奴婢怕您迷了路,鬧出什麼事情來。」念雪一聽蘭琴還要出去,心裡就急了。

「能有什麼事情,我不過是出去消消食吧了,要不你趕緊用膳,然後陪我一起出去?」蘭琴對念雪的緊張不以為然道。

「奴婢先給您更衣梳頭吧。」念雪見蘭琴堅持出去,也只好順著她了。

「讓紫染幫我更衣梳頭,你先去用膳,這樣時間就可以得到最大化的有效率地利用起來了。」蘭琴拉著紫染便往房走,念雪見狀,也只好與惜茶趕緊用膳。

待收拾妥當后,蘭琴便扶著念雪出了自己的房間。行宮的各個院子用迴廊連接起來,不得不說,為了討得皇帝的讚賞,就連各處的燈籠都做得別具心裁。蘭琴一路觀賞著各式各樣的燈籠,令她想起了以前去烏鎮時在西柵里所看到的哪些個燈籠,相比這個,簡直是大巫見小巫!只見一個個造型各異的燈籠裡面點著紅燭,燈籠紙上描繪著各種各異的圖案,有祥雲飛仙、花卉水果、青山綠水,頑童仕女等,看得蘭琴眼接不暇,走著走著,就記不住方向了。

「格格,這裡都是哪裡呀,奴婢已經記不得咱們是從哪個方向走過來的?」念雪擔心地說。

「么要慌,大不了走進屋子,看看誰住在裡面,不就行了。左右咱們又沒出行宮,還怕找不到回去的路么。」蘭琴不以為意,仍舊貪戀地觀賞著懸挂於屋檐下的燈籠。

「格格,我們回去吧。奴婢瞧著天色已經晚了,說不準主子爺要是回去尋不著格格,那可如何是好?」念雪只好搬出四爺,否則依著蘭琴的性子,也不知道她打算看到何時才回去。

「爺已經派人來說過,晚上不會來了,再說我中午睡得太久,今晚估計要到很晚才睡得著了。好念雪,你就讓我多耍耍吧,現在回去,除了睡覺,啥也幹不了。」蘭琴好不容易到了一個新的地方,又沒人管著,還不乘機好好玩玩。

「格格1念雪欲再要勸,卻不料主僕兩人背後的屋門突然一下子打開了,裡面走出來一個宮女模樣的女子,瞪著她們。

「你們兩個是哪裡來的,怎地在此喧嘩,吵到我們貴人休息,你們擔當得起嗎?」女子走出門,對蘭琴主僕呵斥道。

「我和格格立刻就離開了,還請姑姑息怒1念雪一聽「貴人」兩字,心裡咯一下,立刻擋在蘭琴身去,向喝斥她們的宮女祈求道。

「快走,幸虧我家貴人心善,否則你們要是遇到蘭貴人,可沒這麼好運的。」宮女揮手道。

蘭琴本欲走,一聽她提及「蘭貴人」,就猜到了是荷蘭,顯然住在這裡的應該是康熙的另一位貴人了。雖然荷蘭此人的確陰險毒辣,但聽到她被人說,蘭琴還是忍不住問道:「敢問姑姑,蘭貴人待人很嚴苛嗎?」

宮女沒想到蘭琴還敢多問,上下掃了她一眼后,立刻看出了她並非剛剛說話的那個女子的打扮,應該是哪家的家眷,於是放緩了語氣說道:「蘭貴人的事情你們就當沒聽到,趕快離開吧。」

「鎖秋,你在與何人說話?」屋裡傳來一個纖細柔弱的聲音,然後就聽到花盆底子踩在青磚上的聲音,不等這個叫鎖秋的宮女答應,只見一個穿著杏色秋葉紋旗裝的女子走到了門口,正好可以看見蘭琴兩人。

「啟稟貴人,奴婢正在讓這兩個在此迷路的女眷速速離去1鎖秋立刻轉身,福了一禮道,「你們還愣著做啥,還不參見惠貴人1

蘭琴一頓,原來這位眉清目秀,婉約端莊的女子真是康熙的惠貴人,此刻與荷蘭一同伴駕的,就只有她們倆。

「參見惠貴人,惠貴人吉祥1蘭琴拉著念雪福了一禮。

「免禮!你們是哪家的家眷,怎麼這個時刻還在這裡亂走?」惠貴人溫和地說,她的聲音極其好聽,蘭琴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軟軟的鶯歌燕語。

「啟稟貴人,我和格格是貪玩,看這些燈籠,胡亂就走到這裡了。打攪了貴人的清凈,還請貴人恕罪。」念雪答道。

「格格?你們是哪個府裡頭的格格?」惠貴人問道。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