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65章 康熙感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5章 康熙感冒了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當晚,老天盡然還下起了雨。頓時本就不算堅固的官道立刻變得泥濘不堪,要想在這樣的天氣下行進,簡直比晴天要慢上一大半的速度。

四爺一大早就從蘭琴帳篷里出去了,而我們可憐的蘭琴同志昨晚被四爺好一陣「蹂躪」,此刻正軟得提不勁來,偏偏還要趕路,她在心裡默默地將四四紮了一陣子小人!

天氣實在壞透了,晚上還是密密的細雨,可是到了辰時,老天簡直像被人捅破了一般,瓢潑大雨傾城而下,御駕幾乎都不能再動彈了。

馬遇到雨天,也不願意在繼續前進,更不要說沒有履宮人和護衛軍了。幸好,遂駕帶著蓑衣和斗笠,四爺吩咐人將箱子里的蓑衣和斗笠全部取出,一一分發下去,首先自然是分給護衛軍,然後才是太監宮女,臨到最後不夠了,就將雨傘都紛紛撐了起來。還是不夠,有些人便只好和人擠著,有的人乾脆躲到馬車廂下面。

最慘的就是各處服侍的宮人,憐惜他們要做事,四爺特地將他們的蓑衣斗笠都留了,紛紛讓他們穿上後繼續工作。

蘭琴也終於在啪啪的響聲里睜開了眼睛,見念雪低著雨水的臉旁,吃驚地說:「你怎麼跟從水裡撈上來的一般?」

念雪抬手用袖子擦了一把臉道:「格格,外面的雨好大,奴婢剛剛只不過想去給格格倒一點熱水進來,便差點被雨淋透了。」像她這樣在馬車裡伺候的奴婢,蓑衣斗笠自然分不到她們頭上的。

「是不是沒在繼續走了?」蘭琴扶著頭爬了起來,念雪一把攙扶著她,然後將準備好的梳子和銅鏡拿出來置於蘭琴跟前的車邊沿上。

「是,外面的雨太大了,馬不走了,人也走不動了。」念雪一邊替蘭琴梳著頭,一邊說道。

「爺呢?」蘭琴想起四爺昨晚的瘋狂,心裡雖然有些抱怨,但是心裡頭還是惦記的。他這個臨時御前總管事,此刻怕是最忙的。

「爺一早就披著蓑衣斗篷走了,剛剛奴婢還看到十三爺騎著馬在雨中狂奔,好像是朝著皇上那個方向去的。」念雪說道。

「這雨怎麼下得這麼大,看樣子好下一陣子了。」蘭琴抬手掀開一點點小窗,看到外面連天的雨聲,嘆息道,「這馬車幸好外面還有一層木板,否則只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

「格格,您的早膳奴婢拿過來了,可要用一些?」念雪已經為蘭琴盤好了頭髮。

「我不餓,昨晚在那邊吃得太多了。」蘭琴覺得肚中鼓鼓的,一點食慾都沒有。

雨仍舊下個不停,直到午時,膳房太監們在紮好的大棚里開始生活做飯,幸虧是在順天府補給了一批煤炭,否則他們此刻怕是沒柴可燒的。

四爺在忙碌了一早上后,中午的時候來了蘭琴馬車處,念雪只好趕緊下車到紫染他們那邊去避雨。

「爺,把朝服脫下來吧。」蘭琴瞧著四爺一臉陰沉,衣服上多有幾處被雨水打濕的痕。

四爺看了一眼蘭琴,口味稍緩地說:「爺等會兒還要帶人去巡視,看看哪裡有沒有可避雨的地方,這樣的下法,可能得好幾天了,得趕緊找個地方避雨才行。」

蘭琴點點頭,便再不說話,此刻她的精神還是有點不濟,昨晚四爺那番動作,真的有點過了,令她想想都有點后怕了。

「怎麼不說話,怕爺?」四爺盯著小格格低垂的眼眸問道。

蘭琴咬了咬下嘴唇,本欲說:正是,爺你昨晚太過了,人家有點受不了了。可是,當看到四爺那雙幾乎要嗤人的眼光,蘭琴咽回了那句話,而是輕聲說道:「爺好像心裡有點憋悶,不知是為了什麼?」

四爺見小格格不僅沒有抱怨,而還是關係自己,心裡一暖,眼光也似乎沒有那般可怖了,說道:「沒什麼,爺只是有些累了。再就是擔心你說話不注意,惹得皇阿瑪動怒。」

蘭琴點點頭道:「爺,放心吧,妾身知道輕重的。」

正在這是,外面突然響起了梁九功的聲音:「四爺,請問鈕格格在嗎?」

四爺沒想到會聽到他的聲音,長眉一皺道:「梁公公了,可是皇阿瑪有何事?」

梁九功立刻說道:「皇上有些感冒了,此刻有點發熱。令奴才讓鈕格格過去一下,皇上嘴裡一直喊著『丫頭,丫頭』,老奴想起昨夜皇上一直這樣稱呼鈕格格來著。」

蘭琴一聽康熙發燒了,立刻就心裡一動,想起昨日她陪著康熙在那個土元上站了太久之故,現在又大雨滂沱,一定是著了冷風和冷氣。

「派大夫過去了嗎?我這就送她過去看看1四爺說道。

梁九功撐著油紙傘快速離去,四爺卻陷入了沉思。

蘭琴此刻有點擔心康熙,便沒看到四爺臉上的神色,道:「走吧,我們去看看皇上。」

四爺見她如此著急,忍不住說道:「你到底和皇阿瑪在外頭說了什麼,令皇阿瑪對你戀戀不忘1

蘭琴聽到最後幾個字,頓時驚得怔在了那裡,一時都說不出話,她這個樣子,更是令四爺心疑,雖然此刻他也很擔心康熙,但是他知道隨軍的大夫都是宮裡頭最好的幾位,一點發燒算不了什麼,但是心底令一種感覺卻像瘋草一般恣意地亂長,令他想壓都壓不住!

「妾身真是想不到,現在那個發燒的老人是爺的皇阿瑪,妾身表示一下關心不是應該的么!不知爺心底到底怎麼想的1蘭琴第一次對四爺有一種失望,生氣地扭過頭不看他。

「皇阿瑪從未對一個宮外的女子這般,昨日已是不尋常,此刻怎麼會在發燒中還叫著你1四爺森然地說出這句話時,其實他自己的心裡也是難受得緊。

蘭琴自然知道是為什麼,但是她答應了康熙,絕對不能對任何人提及,否則就是抗旨不遵!

「爺,等有一天,妾身能夠說了,一定會親口告訴你,好嗎?」蘭琴心裡有點隱隱作疼道。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