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68章 質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8章 質問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御駕整整走了七天,濟南府總算到了,康熙預備在這裡停留一段時日,補充一些糧食和炭火再繼續前行。濟南府府尹預先知道了聖駕要來,便一早就給濟南城裡的鄉紳說好了,讓他們騰出一些屋子來給皇帝以及他的順從們居祝

鄉紳們自然知道這是給自己搭橋鋪路的大好時機,沒有不答應的。便是這樣,整個御駕在郊外也足足等了一整天,才陸陸續續地進了濟南府,往各自的住處去了。

四爺府上一切人等被分到了一個姓「陸」的人家,蘭琴等人被一個濟南府府尹鎖派遣的官人帶著走進了一座前後大門,左右也開著門的大宅子里。宅里房屋雕樑畫棟,丫鬟清一色的服侍正垂首站立在門口,進入正屋,只見一應擺設雖然比不得四貝勒府,但也絕不小家子氣。蘭琴感嘆道:好富庶的人家,瞧瞧牆壁上懸挂的米蒂的真跡就有好幾副,看來這一戶人家是很有些家底的。

四爺因為要忙著陪康熙接見濟南府那些官員,此刻已經傳過話來,讓她們在這陸家住著,府里一應俱全,只需吩咐下人去做事即可。

蘭琴便帶著自己的丫鬟挑了東側向的一間小院子住下了。顏玉則在西側挑了一間大院子住下,各自有各自的心思,自不必再細說。

康熙的住處自然是濟南府府尹的官衙,此處守備深嚴,人來人往,都想乘機見見皇帝,表述一番自己的忠心和政績,以圖在皇上心中留下印象,為日後仕途的升遷做下鋪墊。

康熙一路勞累,第一日自不會見任何人,留下四爺等皇子去應付前來覲見的各路官員和鄉紳。

此刻,康熙正靠在太師椅里,由著蘭貴人按摩著後背閉目養神。

「怎麼?有心思?」康熙發覺荷蘭按下的力道忽重忽輕,似乎在想什麼事情,出聲問道。

「臣妾一時出神,還請皇上恕罪1荷蘭慌忙地掩下心底的驚恐,沒想到康熙的洞察力這麼強。

「蘭琴是你的妹妹?」康熙問道。

「是,真是臣妾的妹妹,臣妾與她自幼一起長大,在府里一直都是形影不離的,如今她嫁入四貝勒爺為格格,我們姐妹倒是很少見面了。」荷蘭小心地回答康熙的問話,她剛剛就是為流傳在御駕隊裡面的那一則流言出了神。

「那你可以宣召她過來多陪陪你,現在不是在宮裡,朕許你們姐妹經常見見,甚至可以讓她一起到這邊來祝」康熙果真以為荷蘭是在念著與蘭琴的姐妹之情,其實她是在提醒蘭琴始終是她的妹妹,是四貝勒爺的格格。

康熙還確實沒想到,因為那種流言是無論如何都沒有人敢在他面前亂說的,故此康熙並不知道荷蘭的小心思。

「多謝皇上,那臣妾明日就令人召妹妹過來說說話。」荷蘭心裡拿定了主意,便這樣說道。

待伺候康熙歇晌后,荷蘭便一個人在分給她的屋子裡來來回回想著明日該如何與蘭琴說。她可絕對不允許蘭琴有朝一日會真的入宮又與她低頭不見抬頭見。

「貴人,該喝葯了。」宮女慧安端著一碗褐色的液體走到荷蘭身後說道。

「嗯,給我吧,這葯簡直苦得我幾乎要將膽汁都嘔吐出來!也不知道這葯管不管用,唉1荷蘭接過那碗葯,皺著眉頭喝了下去。

「貴人,奴婢剛才看到慧貴人往皇上的那邊去了1惠安稟告道。

「哼,她就是喜歡撿漏1荷蘭輕蔑地說,「宮裡頭處處都有人盯著,額娘給的這個方子直到現在才用上了,最好能在隨著皇上出巡的日子懷上1

「貴人不必心急,左右皇上只帶了您與慧貴人,這侍寢的機會可比宮裡頭多了許多,只要您按時喝葯,一定能懷上龍胎的1惠安安慰道。

「但願如此吧,不是還有我那個好妹妹么,也真是不安分,居然當著四貝勒爺的面勾搭皇上,簡直氣死我了1荷蘭一心認為是蘭琴有心引得康熙的主意,便認定了是蘭琴貪慕宮裡的富貴,「當初選秀就落選了,這次居然讓她被皇上注意到了,實在可恨1

惠安小心地睨了一眼荷蘭,說道:「主子,鈕格格終究是四貝勒的格格,想必皇上不會做出與兒子搶女人的事情吧。」最後幾個字,她是壓低了聲音說到。

荷蘭掃了一眼門外,低聲說:「不能明著,然道還不能暗著嗎,這宮裡頭的事情誰又說的准。」

惠安低頭略略思考了一會兒,便道:「格格,那明日你讓鈕格格前來,是為了?」

「我是要試探一下她的心意,如果她沒有此心,本貴人就無需多擔心,如果她有此意,那就休怪我不念姐妹之情了。」荷蘭恨恨地說道。好像她之前就一直在與蘭琴念著姐妹之情。

再說慧貴人,見康熙歇著晌,便輕輕走到**側,拿起一把蒲扇為其打著扇。看著**上睡著的那個已經垂垂老齲就是掌握著這所有人生死大權的天底下最尊貴的人,他的喜怒哀樂決定著身邊所有人的喜怒哀樂。而自己才十七歲,正是青春艷麗,含苞待放最美好的年華,卻陪在這樣一個並不怎麼**愛自己的男人身邊慢慢耗去最好的年華!

慧貴人,姓曹,出自漢軍旗南越曹家,這個家族興起得很神秘,他們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在湖北、湖南和江西一代廣置田產,也有年輕人進入仕途,每三年都會讓曹家女子進宮選秀,曹沛凝便是其中一個,便是現在的慧貴人。曹沛凝長著一張鵝蛋臉,柳眉長目,鼻子尖尖細細的,是典型的南方美女,溫婉動人,不及荷蘭明媚艷麗,但也自有一股**在舉手投足之間。

「你來了?」**上的康熙慢慢醒了,抬眼一看是慧貴人,懶懶地說道。

「是,臣妾見皇上額頭上微微有些汗意,便想為皇上打打扇,左右臣妾坐著也是無事。」慧貴人乖巧地說。她那日在康熙發燒時所說的那句話,令自己一直被皇帝冷落了好幾天。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