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96章 到底是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6章 到底是誰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同人競技

鎖秋不知道慧貴人到底意欲何為,只不過曾經一日的半夜,她見到過一個蒙面人偷偷潛入了她們的帳篷,慧貴人當時就令鎖秋下車盯著,故此她才在黑漆漆的半夜守在帳篷外,至於蒙面人與慧貴人到底說了什麼,她卻不知道。

「鎖秋,從今日起,你就與本貴人徹底地綁在一條船上,只有本貴人無事,你才無事,聽明白了嗎?」慧貴人見鎖秋低頭不語,知道她是在想著什麼,故此警告地說。

「鎖秋知道,主子,現在蘭貴人已經中毒,那我們接下來做什麼?」鎖秋雖然從未打算背叛過慧貴人,但是這種被蒙在鼓子里做事的感覺真不好。

「等,等皇上將她送走,要解那種毒,必須回濟南,在這荒郊野外想要解毒,只怕是華佗再世也很難的。」慧貴人此刻面色猙獰,只不過在夜色的掩蓋下,無人看見。

再說康熙,此時已經隨著孟太醫來到了荷蘭的帳篷里,只見荷蘭此時已經昏迷,臉色慘敗一片,眉宇間聚集著一絲黑氣,連嘴唇也微微有些發紫,這明顯就是中毒的跡象。

「怎麼會這樣?」雖然荷蘭對於康熙來說,也沒有多大感情,但到底為他孕育過一個孩子,且剛剛失去,那份失子之痛令康熙此刻對荷蘭異常關心,現在眼見她中毒,豈有不怒之理?

「啟稟皇上,微臣也才剛剛發現蘭貴人中毒,但是微臣已經查過過所有蘭貴人用過接觸過的物品,居然沒有找到異常。那麼只有兩個可能,第一是此毒早就下在了蘭貴人體內,只是等到今日才發作;第二種情況便是有人在神不知鬼不覺間就將毒下到了蘭貴人身上。」孟太醫此刻也已經是滿身密汗,蘭貴人要是有個什麼不測,難保康熙不會拿他們這些太醫作陪葬。

康熙看著荷蘭,對她身邊的宮女喝道:「你是如何照料你們家貴人的?給朕說,你是一步不離地守在她身邊么,可有中間離開過?、

惠安哆嗦了一下,裡面跪倒在地,匍匐在地,結巴地說:「稟告皇上,奴才令寶琴她們去煎藥,奴才一直守著貴人,且,且鈕格格和慧貴人來過,她們也一直守在這裡,後來才離開。等她們離開后,貴人才突然出現中毒之跡象。」

康熙思索著惠安的這句話,突然腦中閃過一道光,沉聲問道:「孟太醫,你可知蘭兒身中何毒,有無葯可醫治?」

孟太醫等的就是這句話,立刻答道:「啟稟皇上,微臣想請其他幾名太醫過來一起為蘭貴人解毒,還望皇上應允。」

康熙聽他這樣一說,便知道恐怕連中什麼毒,都無法知曉,遂立刻對身邊的梁九功說:「就依他所言,去將所有隨行的太醫都叫來。」

康熙接著又對孟太醫說道:「一定要保住蘭貴人的性命,否則,朕可拿你是問1

孟太醫溫言,身子巨震,連忙拍拍袖子,打個千道:「微臣定當竭盡全力。」

康熙帶著宮人離開后,孟太醫這才輕出了一口氣,但是接下來等待他的將是一場惡戰。荷蘭身中何毒,他還沒有查明,只能等其它幾位太醫一起來為她驗毒了。

等康熙回到自己的御帳后,立刻沉著臉對一個小宮人喝道:「去請四貝勒爺以及鈕氏過來,再去請慧貴人來1

小宮人依言退下,整個御帳之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凝重不已。梁九功已經將太醫們叫到荷蘭的帳篷里去了。當他剛進入康熙的御帳時,只聽到一聲劇烈的摔破杯盞的聲音。

「該死,你連茶都沏不好么1裡面傳來康熙極為不悅的聲音,然後就是噗通跪地求饒的聲音。

梁九功一聽,這是自己徒弟小全子的聲音,立刻快步走入其間,看到地上是一隻被摔破的茶杯的碎片,而小全子正跪在地上不停磕頭,康熙臉上的怒氣卻還沒有消散。

「該死的,還不快滾出去,站在這裡刺皇上眼睛么,滾1梁九功抬腳就踹了小全子一腳,然後小心地看了一眼康熙,見他並沒有對自己剛說的那句話不悅,便又踹了一腳,厲聲道:「還愣著幹嘛,還不快滾1

小全子這次明白師傅的用意,立刻又磕了幾個頭,連忙屁滾尿流地出去了。

梁九功小心地躬身對康熙道:「皇上息怒,都是奴才沒**好這幾個小兔崽子,回去,奴才一定重重罰他們1

康熙的臉色稍稍緩和了一點兒,道:「看來,朕要好好整頓整頓朕身邊的人了,盡然在朕眼皮子地下搞這些。」

梁九功知道康熙並不是生小全子的氣,這才敢讓他立刻走,只不過他是被康熙尋不著出氣的人的出氣筒罷了。

不消片刻,四爺、蘭琴,自然還有慧貴人一道進入了御帳,此時天色已經很晚了。

慧貴人立刻上前關切地福道:「皇上,臣妾聽聞蘭妹妹中毒了,您可別太著急了,小心點身子,有那麼多太醫在,蘭妹妹洪福齊天,應該不會有事的。」

四爺和蘭琴自然一驚,不知道荷蘭居然又中毒了,尤其是蘭琴。

康熙擺擺手道:「老四,現在蘭兒的情況變得越來越複雜,她身上所中何毒,何時被人下的毒都還不知曉。朕宣召你們來,是想問問蘭琴,還有沛凝,你們當時在荷蘭帳中陪著她多久,可曾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發生?」

蘭琴與慧貴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后,便介面道:「啟稟皇上,我和慧姐姐在那裡時,姐姐並無中毒呀,然道就是在我們離開之後中的毒?而且,我們受在那裡時,還見到有什麼異常發生。」

慧貴人按下心底的笑意,果然如她所料,蘭琴成了她的最好的證人。

「皇上,蘭妹妹的宮人可有問過,可以將他們掬起來問問,說不定裡面就有下毒之人。」慧貴人進言道。

康熙看著她們,臉色陰晴不定,又說道:「那些宮人應該沒有膽子敢害朕的貴人,只不過孟太醫說有可能蘭兒早就中毒,只不過此刻才發出來。這就要等他們能否驗出她到底身中何毒才能知曉。」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