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清穿之四爺皇妃>第367章 奶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7章 奶娘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同人競技

李氏的呼聲如夜梟般恐怖,在前院里幹活的奴才聽到后,立刻紛紛趕了過去。

等他們跑到蒹葭池時,只見李氏一隻手巴著岸邊,四阿哥已然被她放在岸邊,但是已經趴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茗煙立刻催促眾人將李氏拉了上來,只見她雙眼通紅地急急道:「我的兒,快救四阿哥~快些~」

眾人將李氏從水池裡拉起來候,她才恍然若無地說:「奶娘,奶娘,她還在水裡頭~」

幾個會水的奴才撲通一聲跳進水裡開始搜尋奶娘,蒹葭池不大,幾乎一樣都看得盡,哪裡有奶娘的身影。

「恐怕沉下去了~」李氏扔下這句話后,便由著茗煙攙扶著,護著四阿哥離開了。

李氏命人將四阿哥頭朝下,腳朝上背在身後走動,慢慢的,四阿哥的嘴裡開始吐出水,隨著抖動的加劇,四阿哥開始有了反應,哇啦一口,開始大口大口的吐水。

「繼續走,繼續走。四阿哥開始吐水了。」李氏聲嘶力竭地喊道。

「側福晉,周大夫來了。」香巧在得知四阿哥落水時,連忙第一時間跑去請了周大夫。當李氏等人走回正屋時,周大夫也已經趕來了。

李氏此時已然將四阿哥從那個奴才的背上放了下來,待周大夫過去看時,四阿哥其實已經有些意識了。

「啟稟側福晉,四阿哥應該無礙了,已經醒了。」周大夫在查看了四阿哥一番后,便對渾身仍舊滴著水的李氏說道。

「哎,我的兒子沒事就好。那個奶娘真是該死,居然抱著四阿哥跑到蒹葭池邊玩,本福晉只是去出恭了一下,就不見了她們。」李氏走到四阿哥身邊,只見他的小臉此刻仍舊蒼白一片,又顫聲道,「周大夫,他怎麼臉色還是不好?」

周大夫抬手稟告道:「啟稟福晉,四阿哥應該是受到驚嚇,再就是突然在涼水裡泡了一陣,估計有些著涼了。奴才立刻給四阿哥開點驅寒的葯,得趕緊喂他服下。」

李氏立刻點點頭,便對香巧說道:「趕緊去隨著周大夫去煎藥去。」

待他們退下后,李氏似乎才想起來,對茗煙說道:「去叫伺候四阿哥的嬤嬤和丫鬟過來,替四阿哥換衣服。」

「側福晉,您自己身上還滴著水呢,奴婢伺候您去換衣服吧。」雀兒對李氏說道。

再說另一邊的蒹葭池邊,幾個奴才已經將奶娘略顯臃腫的身子拖上了岸。只見她緊緊閉著眼睛,腹大如懷孕的孕婦一般,不用說必定是喝了太多水。一個奴才試圖去按她的肚子,但是奶娘的牙關閉得緊緊的,根本都張不開嘴。

此刻,大嬤嬤帶著人來到了蒹葭池邊,正默默地看著這一切。她認得這個奶娘,當初還是她親自挑選的人過來給服侍四阿哥的。也不知道是哪個院子里的小太監來告訴她,東小院子里出事了。她便第一時間趕過來。

「快去請周大夫來看看1大嬤嬤嚴厲地說。府裡頭的人都歸她管,哪個院子里出了什麼事情除了院子里的主子外,其餘無論大小事情都可以直接來找她。

「啟稟大嬤嬤,周大夫怕是此刻在四阿哥那邊。」一個奴才說。

「四阿哥怎麼了?」大嬤嬤疑惑地問,好像她昨日還見過四阿哥,並沒有生病呀。

「四阿哥與奶娘一同跌入池中,已經被李側福晉救起來。此刻人怕是在李側福晉那邊,周大夫也側福晉請了過去。」一同救奶娘的令一個奴才說。

「我親自去。你們守著她。」大嬤嬤扔下這句話后,便疾步往李氏的正屋走去。

李氏已經換了衣服,守在四阿哥身邊。只見四阿哥慘白的小臉,鼻子里呼出的氣息有些微弱。李氏握著四阿哥的一隻手,淚眼婆娑地說道:「四阿哥,你別這樣嚇唬額娘好不好,額娘不能沒有你的。」

大嬤嬤深吸一口氣,走到李氏身側,輕聲說道:「側福晉,周大夫可在福晉這裡?」

李氏見大嬤嬤來了,便收了收眼淚,哽咽地說:「在小廚房為四阿哥煎藥。」

大嬤嬤又說道:「啟稟側福晉,負責照顧四阿哥的奶娘已經救起來了,老奴想讓周大夫過去看看,說不定還有救。」

李氏目光微縮,抽噎著說:「可是四阿哥還生死未卜,如果周大夫走開了,四阿哥一旦出現什麼狀況,怎麼辦?」

大嬤嬤微微蹙了眉頭,看了又看四阿哥的小臉,正猶豫間,周大夫已經端著葯碗進來了。

「側福晉,快喂四阿哥喝下,可以去除體內的余水。」周大夫見大嬤嬤站在側福晉身側,微微頷首,然後就將手裡的碗遞給一旁站在的茗煙。

李氏唯恐大嬤嬤看出四阿哥已經無事了,立刻大聲囔囔道:「周大夫,四阿哥怎麼還是昏迷不醒啊,我看著他的小臉發白呢?」

周大夫躬身道:「啟稟側福晉,四阿哥因為體弱受寒,此刻已經開始有點發燒了。快讓他喝下奴才熬的葯,先發發寒氣吧。」

李氏點點頭,茗煙已經和幾個伺候四阿哥的小丫鬟一起,一點點喂四阿哥服藥。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而奶娘的生機也在一點點逝去。終於,一個奴才急急忙忙趕過來,對李側福晉和大嬤嬤道:「啟稟側福晉,大嬤嬤,那個奶娘怕是不行了。」

李氏心裡閃過一絲輕鬆,面上卻裝作很無奈地對周大夫說:「你快跟著嬤嬤去看看吧。四阿哥喝下藥應該沒事了。」

大嬤嬤對李氏行了一禮,便帶著周大夫急忙離去了。

且說他們來到蒹葭池邊,見奶娘的面上已然呈現灰白的死色。周大夫趕忙上前,掐開奶娘的口,往裡看了看,又摸了摸脈像,果真是沒了生機。

大嬤嬤走到周大夫身後,目色深沉地看著奶娘,其實她剛離開去請周大夫的時候,就感到可能救不回來了。這個奶娘是鑲藍旗的包衣,嫁了一個落魄的旗人,家裡頭三個娃幾乎全靠她一個人在四貝勒爺府當差賺的月錢過活。如今她驟然離世,那幾個孩子將如何辦呢。大嬤嬤深深嘆口氣,道:「將她收斂了吧,等四爺回來裁定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