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371章 離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1章 離間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要不然我來盯著李氏,你去盯著鈕氏。需要我協助你的,盡可以與我說。不過鈕氏根基未深,除去她在爺心中的位置並沒有那麼難。而李氏為爺生育了二格格、三阿哥和四阿哥。她才是本福晉的心腹大患,這次弘暉的事情,四阿哥落水的事情,都與這個女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本福晉一定要揪住她露出來的尾巴。否則等到下一次機會出現,可就沒那麼容易的。」福晉沉沉說道,她只要一想到大阿哥的死是有人布下的局,就一刻也睡不著覺似得。

那日,四爺攜她入宮給康熙和德妃請安。德妃的那些話還歷歷在目。弘暉已逝去,她作為嫡福晉必須大度包容,將庶子視為己出,一定要維護好四爺后宅的安寧,不可嫉妒,不可偏袒,做一個嫡福晉該做的一切。

四爺在回來的馬車上,拉著她的手道:我們再生一個嫡子吧。

正是這句話讓福晉才不至於淪陷於弘暉薨逝的悲傷汪洋里,她沒有想到四爺竟然能對說出那句話。

不管四爺出於什麼目的,那句話像一劑強心針一般讓福晉有了繼續做嫡福晉的力氣和底氣。

「好,若是芳雲研製出的東西能派上用處就好了,鈕氏那張臉若是皮膚爛了,怕是爺也不會再願意去見她了。」顏玉已經好些時日沒伺候四爺了,貌似自從回來后就一直不得見。此刻見蘭琴又在她之前得了四爺的恩**,心裡已經對蘭琴嫉妒得都快要瘋了。

「你做事前一定要小心,如今耿氏已然知曉,你再用,豈不是引火燒身。對付鈕氏,一定要萬分小心。爺對她的情分,你又不是不知道。再沒有萬分把握下,不要輕易動她。」福晉已然出手了好幾次,每次蘭琴都能化險為夷,然道僅僅是運氣么。

「長姐放心,玉兒定會小心的。長姐,耿氏此人如何?」顏玉問道。

「耿氏為人一向低調且謹慎,就連本福晉也一直未有抓到過她什麼把柄。你可是想拉攏她?」福晉掃了一眼顏玉道。

「正是。耿氏雖然低調,但顏玉觀其言行,發覺此人其實是一個******。雖然她與鈕氏交好,但當鈕氏被我發難時,卻不見她出言。反倒是一向不吭聲的宋氏突然說話,所以我認為耿氏只不過表面與鈕氏交好而已。」顏玉道。

福晉點點頭,森然道:「能在這后宅里生存的女人,又有幾個是簡單之輩。」

顏玉撥弄著皓腕上的碧璽七彩串珠,幽幽道:「那我去試試吧,長姐,這個耿氏的底細您知道嗎?」

福晉說道:「其父耿德金,在東北大營博古下面任管領,此人乃漢軍,其他就不知道了。」

顏玉涼聲說道:「長姐,不如讓阿瑪派人去打探打探她的娘家,想要馭人,必須得打聽清楚她的背景不是。」

福晉眉頭一挑,疑聲道:「耿氏真的能被你說動,此人心性極其平和,至少本福晉看來是這個樣子。」

顏玉繼續說道:「那就讓阿瑪好好查查,我相信任何人都會有她的軟肋的。」

福晉點點頭,應下不說。顏玉在福晉屋子裡坐了一會兒,便扶著雲鳶的手出了正院,來到了西小院外面的小花園賞花。

要說這四貝勒府的格局,其實是一個正方形。東西兩院子,分別住著四爺的側福晉和各位格格們。前院是四爺的住所,南小院是前院東南角上的一處小宅院,蘭琴就住在那裡。北部就是正院,與四爺的前院相互對應。中間便是園子和各種小花園以及樓台水榭。

顏玉扶著雲鳶的手來到一處小花園裡,看著秋木槿都盛開了,雪白雪白的花蕊在陣陣秋風中簌簌晃動著。

「格格,要不奴婢陪著您去給鈕格格陪個不是?」木槿叢後傳來一陣聲音。

「罷了,我想改日再去看蘭琴吧。再說我也沒做什麼,只不過沒如宋氏那般說那句話,何來道歉之說?」耿氏的聲音果然響了起來。

「奴婢是怕鈕格格會因此對格格生份了。」綠闌說道。

「想必不會,蘭琴性格一直開朗,且我與她相交最久。」耿氏坐在涼亭中,拿著一個繡花道。

「可是鈕格格自從回來后就沒有來主動找過格格,依奴婢看,鈕格格倒真是沒有格格對她熱情。」綠闌低聲說。

「不可胡說,每次去蘭琴那裡,她都會將好吃好玩的與我共享,哪有你說的不熱情?綠闌,我見你是我的貼身丫頭,才允許你隨意在我面前說話,但這種話我可不想再聽第二回了。」耿氏的聲音嚴厲起來,她平時很少斥責綠闌的。

「是,奴婢下次不敢了。」綠闌應聲道。

顏玉主僕聽到這裡,便抬起腳步走過木槿叢,便一眼看見耿氏主僕正坐於涼亭內繡花。

「耿姐姐何必這般委曲求全,依妹妹看,鈕氏根本都沒把耿姐姐放在心上。要不然,在陪著四爺出去的一路上,我就從來沒見過鈕氏提過姐姐你呀。」顏玉為了離間耿氏,故意這般說道。其實她與蘭琴見面都少,又哪裡知道蘭琴有沒有提耿氏。

綠闌嘴皮子一動,但顧忌到剛才耿氏對她的訓斥,便不敢多說什麼了。

耿氏只是臉色一滯,旋即又勾起笑容道:「妹妹在路途中,據說發生了很多事情。提不提我,又有何妨。」

顏玉繼續說道:「其實姐姐是個聰明人,我最喜歡與聰明人打交道了。姐姐想要引起爺的注意,並不難,只要我長姐安排一二,保管比你靠著鈕氏要可靠多了。姐姐明明有陽關道不走,非要去過那個獨木橋,可真是讓妹妹為姐姐著急呢。」

耿氏放下手裡的,站起來,對綠闌道:「我覺得有點乏了,扶我回去吧。」

然後,她走到顏玉身側,對她說道:「妹妹在這裡多坐會兒,姐姐就不奉陪了。」

顏玉仍舊不放棄地說:「好,等姐姐有空了,可來正院與長姐說說話,她可是很喜歡姐姐來的。」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