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373章 失望的福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3章 失望的福晉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隨著歲末的逼近,各種勢力的暗鬥都如需要冬眠的動物一般蟄伏起來,只是為了蓄積力量,等到來年便將一冬的力量發揮出來。

李氏因為四阿哥生病,或多或少地引得四爺逐漸開始關注四阿哥,連帶著對她的態度也改觀了很多。四爺事後在蘭琴的提醒下,找來了大阿哥的滑板和三阿哥的滑板看了看,並未發現什麼端倪,由此對李氏的疑心也漸漸淡了許多。可是福晉卻認定李氏肯定與大阿哥的溺亡有關聯,便一直讓她的胞弟在查李氏家族的事情。

福晉與四爺的關係也比以前要和睦了一些,一個月里,四爺總有七八天是歇在正院的。其餘時間便是去的最多的是蘭琴、顏玉、李氏等,其餘的則一個月能見到四爺兩次就已經算不是坐冷板凳了。

四爺從皇宮回來,便去了一趟正院與福晉說了康熙交代給自己的事情。為了儘快完成康熙交代下來的任務,四爺立刻決定不回府了,直接住到宮裡頭。福晉雖然心裡頭難受,她本欲乘著四爺這些時日來正院多,加快自己懷上孩子的計劃,就連促進懷孕的湯藥都喝了起來。可是,我們的四爺的敬業精神,那是好得沒有話說的。

「爺,妾身已經叫來晚膳,不如就在這裡用膳吧。」福晉壓下心頭的失落,溫和地說。自從與四爺和好后,她也算略略改變了一下以前的執拗,在言語上不再頂著四爺了,態度上爺溫順了許多。

「不了,我還有事情,你讓大格格和二格格陪著用吧。爺不在,后宅里的事情都交給你了。」四爺將手放在福晉的手背上拍了拍,算作安慰。

四爺便站了起來,轉身朝著門口走去,他背後的福晉就在他轉身的瞬間,立刻就露出了一股失望和幽怨之色。

看著那抹寶藍色衣袍消失在門檻處,福晉站在主屋門口,一臉無神,剛剛那個溫婉端莊和煦的夫人立刻像變成了一俱沒有了生氣的婦人一般。

「格格,爺總算比之前要好多了,如今一月也有七八日歇在這裡。只要您不再犯倔脾氣,應該很快能懷上子嗣的。」李嬤嬤勸慰道。

「即便歇在這裡,可是嬤嬤你又怎麼知道,我就一定能懷上子嗣?」福晉幽怨地說。

「怎麼?」李嬤嬤心裡一動,盯著福晉的側顏問道。

「最開始還好,可是最近爺他來我這裡,也只是睡覺。。」福晉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道。

李嬤嬤瞳孔萎縮,心都涼了一大截,顫聲說道:「格格,你是說爺沒怎麼做那事?」

福晉點點頭,便悠然轉過身,往側房走去。

「福晉,是不是您太過拘束了?」李嬤嬤見福晉拿起書桌上的狼毫筆,開始點墨於宣紙上。只見福晉大揮大撒於紙上,那字寫得龍飛鳳舞,筆道遒勁。

「然道要我去學那些**女子,極盡討好逢迎之術。」福晉突然停筆道。

「老奴不是那個意思,只是主子在房中事上還得琢磨琢磨,一定得抓住這次機會,只要您再誕下嫡子,那麼以後的位置仍舊可以保持。否則沒有嫡子,只怕別的人就會起了不該起的心思了。」李嬤嬤憂心道。她本以為福晉和四爺和好后,就會轉變以往的情形,但是從福晉口中說,四爺並不是真的改變了對福晉的心意,一開始或許是憐惜福晉痛失大阿哥,又加上皇上和德妃的叮囑,再就是考慮嫡子的原因而往正院來,可是這些都是外因,福晉不能依靠這些外因來重新握住四爺的心。如果這樣繼續下去,只怕福晉和四爺的關係又會固態萌發,重新回到過去那種相敬如賓,一月都等不來他幾次臨幸的狀態。

「你說的,我怎麼會不知。所以我忍著,努力喝那些又苦又澀的湯藥,可是他不給我種子,再肥沃的土地也長不出東西來。」福晉氣惱地將筆一扔,突然一扯麵前的宣紙,狠狠地揉成團。

「是一次也沒有嗎?爺最近經常過來,不可能對福晉一點心思都沒有的。」李嬤嬤心神俱顫道。

「剛開始有幾次,最近時日都只是過來睡覺。嬤嬤,這樣子,是怕我是難以懷上孩子的。」福晉眼裡閃過惶恐的神色,失去弘暉的巨大悲痛感再次襲上心頭,使得她原本端莊的臉龐變得有幾分扭曲。

李嬤嬤無奈地在她背後拍著背,替福晉順氣。

「那個賤人還沒有死,還活得好好的,而且她的兒子還都活得好好的。我的弘暉卻去了那冰冷的地下。嬤嬤,我不甘,好不甘埃一定要讓那個賤人付出比我更慘痛的代價。」福晉情緒突然失控道,眼裡涌動著晶瑩的淚花,回過頭一把抱住李嬤嬤的胳膊道。

「好格格,么傷心了。大阿哥已經去了。老奴已經稟報五公子了,他一定會幫您盯著李文輝他們一家的動向。只不過李文輝在蘇州任知府,想要抓住他的什麼把柄,不是那麼容易,您就給五公子多一些時間吧。」李嬤嬤勸慰道,她口中的五公子指的就是福晉的同胞弟弟五格,現任散軼大夫。

「嗯,咱們的人或許可以啟動了,給我盯著那個賤人,只要抓住她的任何把柄,就會助我早一日替弘暉報仇1福晉眼裡的恨意從未像今日這般濃烈。

「嗯。另外,該是用他們的時候了。福晉,您一定要努力把握住主子爺的心,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把握這次絕好的時機,不然日後怕是更難了。」李嬤嬤不放心地道。

「我知道,嬤嬤,我有些乏了,扶我去歇息一會兒。」福晉這些時日一直壓抑著內心對於大阿哥弘暉的逝去的悲傷和仇恨,現在一旦沒有了希望,她的情緒就如同快要決堤的洪水,瞬間就泛濫過最後那道堤防。

「我知道,主子,肯定有辦法的。不要灰心,也不要難過。老奴一定會幫您達成所願的。」李嬤嬤早已經將福晉當做自己的女兒,看到她這樣難過,她心裡也跟刀絞一般難受。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