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387章 出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7章 出門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身在紫禁城裡的四爺,自然也想不到在他的后宅里,此刻也正醞釀著風雨欲來的矛盾。

這一日,顏玉在與福晉修剪盆摘的時候,對福晉說道:「長姐,玉兒以前聽老人說那皇覺寺里的送子觀音很靈驗,要不然我們也去試試吧,正好悶在這府裡頭很久了,不如讓顏玉陪著長姐出去走走?」

福晉正盯著手裡的剪刀想事情,顏玉這句話打斷了她的沉思,開口道:「果真那麼靈驗?」

顏玉點點頭道:「是真的很靈驗。鈕氏如今得四爺恩**,萬一讓她再懷上孩子,那可了得。所以咱們要先懷上孩子,這樣姐姐的地位才能確保無礙。」

福晉撇了一眼身邊的顏玉,悠然說道:「長姐年紀大了,恐怕也難以成孕,要是讓你能懷上子嗣,倒也可行!那我們明天就去一趟吧,正好也解解悶。」

顏玉喜上心頭,立刻點頭應下了。

為了這趟出門,她可是準備足了。再確定自己葵水已經延遲一周后,她終於下定決心出門去弄個清楚。

翌日。

兩頂軟轎子歇在了四貝勒爺府門口。福晉與顏玉一前一後沿著正路走到了門口。門房處的王胖子早就迎了上去,點頭哈腰地與福晉說話。

「王寶才,你在這個門房處幹了多久了?」福晉不著痕地問道。

「回福晉的話,奴才在這裡幹了八年,正是四貝勒爺府剛建成時,奴才就過來當差了。」王胖子小心謹慎地說道。

「哦,都八年了,與本福晉在此府里待過的時間也差不多。該知道什麼話能講,什麼話不能講的吧。」福晉的手一直耷在王寶才伸出來的胳膊。

「回福晉的話,奴才這張嘴自然知道,還請福晉放心。」王寶才背後出了一層密密的細汗,不知道為何福晉今日所說的話,讓他心底發虛。

待軟體起駕后,王胖子等人才從外面秋日的照射下往府里走。

他回到門房處,拿起小太監遞過來的紫砂壺,放在嘴邊了一口,思量著福晉剛剛所說的那番話,心裡頭咂摸著福晉的意思。

「師傅,這福晉出去的事情要不要小的去報告給李側福晉?」小太監是王胖子的心腹,替他做了不少跑腿的事情。去李氏那邊打小報告,便經常是他來做的,為此李氏曾經賞賜過不少碎銀,這才使得小太監更加樂此不彼。

「兔崽子,你是不是又賭光了。」王胖子知道這小子平時喜歡**,拿到的賞錢基本十之**都賭光了。

「沒有,師傅,我只是怕耽誤您的事情嘛1小太監被王胖子看穿心事,不好意思地說。

「兔崽子,今日不用去給李福晉報告,也沒什麼大事,不過是福晉和顏玉格格出了門。」王胖子的心思不在要不要給李氏報信,他始終覺得今日兒福晉特意對他所說的話有些深意。

話說兩頭,兩頂轎子沿著街市緩緩向郊外走去。顏玉按照事先約定好的計劃在轎子里「發作」起來了,便大聲呼叫著。

「格格,怎麼了,您這是怎麼了,快停轎子1雲鳶依著事先商量好的計劃立刻讓轎夫停了下來。

「本格格突然覺得肚子很不舒服,你快去與長姐說說。」顏玉捂著肚子,一副很難受的樣子。

轎夫們也不敢再走,立刻便將轎子停了下來,福晉的轎子也挺了下來,雲鳶跑過去稟告福晉道:「我家格格突然肚子不適,怕是走不了了。格格說請福晉獨自去皇覺寺求香,前往不能逾越算好的時辰。」

福晉身邊的李嬤嬤皺了下眉頭道:「福晉,的確不能逾了時辰,不如讓顏玉格格乾脆回府吧,左右也沒走出來太遠。」

福晉想想也只好點點頭,對雲鳶說道:「趕緊送你家格格回府,讓周大夫給看看。本福晉先去皇覺寺求香,你且陪著顏玉回去吧。」

雲鳶忍住心裡的竊喜,連忙顯出一副擔憂的樣子,遂站在一旁,讓福晉的轎子起轎抬走。

待福晉的轎子真的走得快要看不見蹤跡的時候,雲鳶立刻對兩個轎夫說:「走,抬哥哥去那邊。」

轎夫也不知道什麼,自然是主子指著往娜里走,就往哪裡去。

雲鳶早就打聽好了這邊有一家醫館,她帶著轎夫趕到醫館前,便對兩個轎夫說:「格格肚子實在疼得不行了,得趕緊找個大夫看看。你們兩個回去后可別多嘴,否則可是沒好下場的。來,你們一人五兩,都給我閉緊嘴巴。」

兩個轎夫平時的月錢也不過幾兩,現在猛然見見到比一個月還多的銀子,自然是貪婪的。

雲鳶扶著顏玉從轎子里出來,然後又扶著她走上醫館的門檻處,便看見裡面紛紛揚揚不少人。

顏玉此刻已經面戴薄紗,為了遮人耳目,她也不敢聲張。雲鳶扶著她來到了里廂一間小房間里,便對裡面坐著的大夫說道:「快給我家主子看看,她突然最近胃口不適,葵水也還沒有來。」

那人取過診包,當顏玉的芊芊細腕呈露在診包上面,那人才抬手搭上了顏玉的手臂,診斷了一段時間后。

顏玉有點著急道:「怎麼樣,我可是有什麼病?」

那人仔細診斷了一下后,這次抬頭看著顏玉的雙眸,笑道:「夫人放心,夫人應該是有喜了。」

雲鳶一聽,立刻幾乎高興地快要跳起來。格格終於有了自己的子嗣,以後也會有一個依靠。

顏玉可卻不這麼想,她雖然也很高興自己終於懷上了四爺的子嗣,但是她想得更多的還是怎樣從這個孩子身上得到更多的恩**。

唉,一個孩子還沒有出世,就被自己的額娘算計,這到底是該悲哀還是無奈~

那人看出了顏玉的不同,見她的穿著也與市井街婦不可相提並論,便道:「給格格開幾幅安胎藥。」

「且慢,我現在還不需要什麼安胎藥,雲鳶,付他銀子1說完,顏玉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轉身往門外走。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