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396章 見康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6章 見康熙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經過蘭琴的提示,四爺果真開始派人調查太子的的田莊和在外面的私產。因為沒有必要再在宮裡常駐下去,四爺決定帶蘭琴回府。

回府前,蘭琴特地去乾清宮跟康熙請安。

「喲,鈕格格怎麼來了,奴才沒看花眼睛吧。」梁九功故意陰陽怪氣地說了一句。

「妾身來給皇上請安,有勞公公去通報一聲吧。」蘭琴知道他是故意譏諷自己宮宴上居然拒絕康熙的事情,面上一紅道。

「雜家這就去,格格稍等會兒。」梁九宮忍著笑意,一甩拂塵,轉身往宮內走去。

蘭琴主僕就這樣等在外面,她轉過身,看著乾清宮外的白玉欄杆和重重的樓宇,突然有一種天下就在你面前的感覺。不得不說,古人將皇宮設計成這樣,真是包含著無窮的智慧和美感。這種將權利和美學結合起來的美感深深地震撼著後人。當蘭琴還是林夢瑤的時候,曾經多次跟隨導師來過這裡,每一次來都一次次感受著這座龐大的宮殿的華美和不同凡響的深意。

「格格,皇上請您進去1後面傳來梁九功那尖細的聲調。

蘭琴轉甥走入乾清宮,跟在蘭琴身後的念雪緊張地看了看這座皇帝所居住的宮殿,也跟了進去。

「蘭琴給皇上請安,皇上萬福金安1蘭琴見到康熙正坐在御桌後面看書,便立刻福身下去,曲膝行禮道。

「丫頭,今日怎麼記得給朕請安來了?」康熙頭都不抬地繼續看書道。

就知道,你們愛新覺羅家的男人都一個個小肚雞腸,一點事都記在心頭!蘭琴默默在心裡這樣腹議了一句道。

「啟稟皇上,妾身不日將遂我家爺出宮回府,妾身念著皇上曾說讓妾身來陪皇上賞畫的事情,故而來與皇上請安。」蘭琴仍舊半曲著腿,康熙不叫她起來,她也不敢造次。

「起來吧,算你還有點心思。」康熙終於抬眼從書上轉到了蘭琴身上。

「九功,去將那副趙孟頫的『寒鴉圖』拿過來給丫頭瞧瞧1康熙說著,突然喉嚨發癢,咳嗽了幾聲。

「皇上如果喉嚨咳嗽,蘭琴知道一種偏方,對治療咳嗽有奇效,皇上要不要試試看呢。」蘭琴關切地說道。對待康熙的態度,她一直揣著一句話『不可以接近,也不曲迎奉承』。蘭琴始終覺得伴君如伴虎,如果沒有必要,還是遠離皇權鬥爭中心為。

「這咳嗽是老毛病了,宮裡的御醫都開了不少葯了,醫不好,唉,朕真是煩透這咳嗽的毛病了。」康熙少有地在蘭琴面前抱怨道。

「皇上不如試試妾身這個法子,左右也不費事,而且都是用食材做的,一點也不傷身。皇上長期飲用,對喉嚨咳嗽都有好處。」蘭琴在21世紀的時候,因為她媽媽的一個妹妹是個中醫,曾經告訴過她這個治療咳嗽的偏方,她也曾經試過,真的很有效果呢。

「哦,你且說來聽聽。」康熙一聽,也是這麼個理,遂也不排斥道。

「就是用白蘿蔔切成絲,再加入蜂蜜熬水,每日服用三次,就能緩解咳嗽。」蘭琴依著記憶,將她小姨告訴她的偏方說了出來。

梁九功早就取了畫來,見蘭琴說了偏方,立刻示意下面的一個小太監去給皇上預備這種湯藥。跟在康熙身邊四十多年了,這點兒眼力勁也還是有的。

「丫頭,過來看看這幅畫,朕很喜歡。」康熙朝著蘭琴招了招手,示意她過去。

蘭琴走到康熙身側,看了趙孟頫這幅著名的「寒鴉圖」,只見畫作上林深雪積,寒色逼人,群烏翔集,有飢鳴凍哀之態。

「皇上,這幅圖乃是趙孟頫中期的作品。那個時候他因病借故離開元廷,歸鄉故里,應該對人生產生了巨大的感悟。他本是宋太祖趙匡胤的第11世孫,卻在元廷出仕,其內心應該非常糾結。這幅圖正是他對元廷深感失望時所畫。皇上請看,圖中寒鴉神態憂傷,布景也是寒冬蕭瑟,正與當時畫家的心態是吻合的。」

康熙隨著蘭琴所指又觀賞了一下,點點頭道:「你這丫頭,小小年紀,說出來的道理到也有很幾分意思。」

兩人又看了一會兒,蘭琴便請辭了,其實也是因為梁九宮說了一句「華貴人」到了,蘭琴便知道自己該退下了。

在蘭琴主僕走出乾清宮門口時,一身華服的鄭春華已經下了轎輦在宮女的攙扶下走了過來,與蘭琴正好面對面碰著。

「華貴人吉祥1蘭琴依照身份福了一禮。

「妹妹快起,妹妹怎麼不去姐姐那裡了?」鄭春華自從與蘭琴那日相識后,便一直惦記著蘭琴,又在康熙身邊聽過她的一些事,更加對之有好感了。

「那明兒出宮前,我去尋姐姐見個面。」蘭琴不知鄭春華這般,不好意思拒絕道。

「嗯,一言為定1鄭春華從蘭琴身邊走過的時候,伸手握了一下蘭琴的手。

真涼呀!美人的手都是這麼涼么~

蘭琴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那個絕世傾城的背影,為她的命運和未來深深的遺憾,卻又無可奈何。

鄭春華,你千不該,萬不該,去信任那個不值得你信任的男人~

這些話哽在蘭琴喉嚨里,她不知道如何說出口,因為她也不知道從何說起。鄭春華與太子苟合之事在史書上有明確記載,但是並沒有記載是發生在何時,如果自己現在去捅破這層窗戶紙,怕是會引起不可預知的後果。

蘭琴帶著這些思緒在念雪的攙扶下下了白玉欄杆,然後走出廣常

「鈕鈷祿蘭琴1突然,一聲清脆的喊聲在蘭琴主僕背後響起。

不消說,蘭琴都不用回頭就知道發出這個聲音的人是誰了,也只有他一直都是叫自己的全名的。

「妾身參見十四爺,十四爺吉祥1蘭琴轉過身福了一禮,毫無意外地看見一身褐紅色錦袍的十四阿哥。

「我們私下見面時,無需行這些虛禮1十四阿哥說道。

蘭琴觀之,發覺十四阿哥好像又長高了。本就只有十六歲的年紀,自然是一天天長高,原本清秀的面容,因為下巴上冒出了一些胡茬而略顯出了一些男人的意味。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