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絕世武俠系統>第四百七十一章 臨江仙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一章 臨江仙會

小說:絕世武俠系統| 作者:青草朦朧| 類別:科幻小說

陰森男子名叫魯昌,由於生性兇殘,多行不義之事,被人冠之以『勾命書生』的外號。

前幾日,魯昌又在附近的城鎮殺了不少無辜之人,恰好被行俠仗義的艾文虹發現,便一路追到了此地。

艾文虹本以為,有酒爺爺在,這等魑魅魍魎隨意便可收拾,哪想到酒爺爺居然不管他的死活,還告訴魯昌,自己不會出手,徒令他陷入險地。

可他艾文虹好歹是艾家子弟,就算是死,也不會連累無辜。罡氣運至手臂,艾文虹迎著鐵鉤衝出去,準備拚死擋下這一擊。

不過就在這一刻,他身旁的青衫少年先一步出手了,僅僅只是一指。

去勢甚急,讓艾文虹無可奈何的鐵鉤子像是受到了萬噸重擊,突然一個急速調轉,在空中畫出一道漂亮圓弧,勾尖恰好對準了魯昌的臉龐。

手臂粗漲一圈,魯昌猛地接住鉤子,雙腳連退數步。

「啊?」

艾文虹瞪大了眼珠子,動作微頓。

那位正在樹下喝酒的邋遢老者,亦忍不住朝這裡看了一眼。

「少俠,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先前是魯某得罪了。」

手臂隱隱發酸,魯昌眼中帶著難以掩飾的震驚之意。

剛才那一招,他幾乎動用了十成功力,卻還是被對方一指擊退,這讓魯昌意識到,自己遇到了棘手的勁敵。

看青衫少年的年紀,似乎與艾文虹差不多,可形象偏又與玄武州那幾位知名的風雲人物不相符,不知道這是何方神聖。

「你妄想殺我,一句井水不犯河水就想了事?」

石小樂道。

「那你想要如何?」

魯昌可不是善茬,見石小樂沒有善罷甘休的意思,立刻暗暗提聚了功力。

在場人中,最大的一尊佛自然是酒丐。此人的實力有多可怕,沒幾人知道,只知道在高手如雲的玄武州,都能排進前百,名震江湖。

可惜對方說一不二,說過不會動手,就不會動手,威脅反而最校

艾文虹更不用說了,遠非自己敵手。

唯有這個青衫少年有些危險,不過就算自己打不過對方,難道還不能跑嗎?

「很簡單,你也接我一招就行了。」

話音剛落,石小樂一劍拔出,對著前方一劃,復又收劍入鞘,整個過程連三分之一眨眼都不到。

嗤!

魯昌掄動右臂,但緊接著,他握住鐵鉤的右臂,連同整個右肩一起離體飛出,切口處光滑平整得宛如西瓜斷面,鮮血沒有流出,因為比不上劍速。

「礙…」

直到此時,魯昌才後知後覺地感受到一股鑽心劇痛,大聲慘叫起來,鮮血飆飛而出,染紅了地面。

「這?」

艾文虹張大嘴巴,傻愣愣地看著這一切,思維都因石小樂這一劍的風采停止了運轉。

酒丐放下酒壺,渾濁的老眼中精芒爆閃,隨後又迅速斂去。

「你說接你一招就行,這話可,算數?」

魯昌半跪在地上,渾身顫抖地點穴止血,不忘抬頭,嘶聲問道。

「當然。」

石小樂點點頭。

魯昌抬腳就往外飛去,剛至半空,一柄劍貫穿了他的胸口,出手的是艾文虹。

「你,趁人之危,算什麼英雄好漢?」

魯昌不甘地怒吼。

「我可不是英雄好漢,只要能殺了你這惡人,就算被人嘲笑又如何?」

艾文虹哼了哼,一劍結果了魯昌,收回劍,立刻跑到石小樂面前,激動道:「小弟姓艾,上文下虹,不知兄台如何稱呼?」

「在下石小樂,大小的小,快樂的樂。」

艾文虹明顯愣了一下。他以為這個年紀相若的青衫少年,應該會配一個很瀟洒的名字才對,豈料,如此的大異尋常。

可惜,玉劍宮的事已過了許久,加上艾文虹並不怎麼關注,所以並未聽過石小樂的名字。

「石兄,不知你幾歲了,師從何人門下,是今年剛出道的嗎,剛才那一招又是什麼劍法……」

連珠炮似的,艾文虹問出一連串問題。如果他的劍法有語速一般驚人,石小樂懷疑,自己都打不過對方。

「艾兄,你的問題那麼多,讓我回答哪一個好?」

石小樂笑道。

艾文虹不好意思地撓撓頭,也笑了起來:「不好意思,艾某素來喜歡結交朋友,一時情急,倒令石兄為難了。不如這樣,我們一邊走一邊聊可好?」

石小樂不是一個容易親近的人,可是見艾文虹一臉熱情,又不忍心拒絕,正好他對四周的環境很陌生,有個人了解一下也不錯,便沒有反對。

「小虹兒,你怎麼把老頭子忘了?」

酒丐站了起來,一臉生氣的模樣。

石小樂暗暗心驚。

沒有了化神樹的壓制,他的精神力早已恢復,可是酒丐給他的感覺,自始至終宛如一個普通老頭,連氣血都不怎麼旺盛。

可一個普通人,又怎麼可能讓魯昌那等高手忌憚?

答案只有一個,這是一位超級高手,實力之強大,已超出了自己的精神力所能感應的範疇!

「酒爺爺你還好意思說,若沒有石兄,我這條小命早丟了。」

艾文虹哼道。

酒丐哈哈大笑:「小虹兒,老夫早知不用出手,所以才作壁上觀,否則又豈會看你身處險境。」

艾文虹繼續與石小樂說話,弄得石小樂沒有時間與酒丐打招呼。酒丐似乎也不在意,遠遠地跟在二人身後,獨自喝酒。

經過一番了解,石小樂才知道,自己出現的地方竟是蒼域的白頭山。

要知道白頭山與煙花城的距離,可比整個八州還遠的多。

「對了石兄,你緣何會出現在此地?」

艾文虹好奇問道。

「我亦是追殺仇敵而至。」

石小樂還是決定隱瞞無邊花獄的消息。

一旦傳出去,勢必會引來江湖人的探索,到時候不止害了江湖人,也可能令剛剛穩定的無邊花獄再起動亂。

白頭山山腳,有一處名為白頭鎮的小鎮。

小鎮內民風淳樸,鎮民安居樂業,有著許多江湖人所嚮往的平和。

酒丐不知去向,石小樂與艾文虹則進入一家酒樓,艾文虹大手一揮,立刻點了一桌好酒好菜。

「石兄,你痴長我一歲,武功卻勝過我不知多少,真是教小弟汗顏。不過以你之風采,這次我倒要看姐姐還怎麼嘲笑我,專門結交狐朋狗友。」

從小到大,艾文虹最崇拜的人無疑是天資絕世的姐姐。在他看來,石小樂的實力就算比不上姐姐,也頂多差了一籌,在玄武州三十歲以內的所有同輩中,足以排名前二十。

吃飯的整個過程,大多數都是艾文虹在說,石小樂在聽,兩人都樂在其中,無比和諧。

末了,艾文虹忽然神秘兮兮道:「石兄可知道臨江仙會?」

臨江仙會?

石小樂搖搖頭。

臨江他倒是知道,剛來到玄武州,就聽說了順天都五十大高手中的赤腳尊者與滅情刀尊激戰一天一夜,二人交手的地點,正是臨江。

「石兄啊,以你之實力,若是不去參加臨江仙會,太過可惜了。小弟這次離家,正是準備前往仙會,與各大年輕高手一較長短,也好讓江湖知道我的名字!我等不妨一起去吧。」

艾文虹興奮地差點站起來,拉住石小樂的胳膊。

聽完他的解釋,石小樂才知道何謂臨江仙會。

簡單來說,這是一場彙集了玄武州各大一流天才的交流盛會,每三年舉辦一次。

起初的規模還僅限於特定的天才圈子,後來越辦越大,就逐漸成了如今玄武州一等一的江湖盛事。

但凡是年輕人,無不以在臨江仙會中露面出場為榮,若是能贏下幾場切磋,立刻就能名傳江湖。

而且由於不是正規比賽,所以仙會的氣氛十分寬鬆,自由。天才們完全能一邊泛舟飲酒,欣賞月色,一邊在絲竹琴聲中交流武學,更為此傳出了不少佳話。

玄武州的那幾位頂尖天才,正是在臨江仙會中冠絕群倫,地位才得到了全江湖的公認。

可以這麼說,與臨江仙會的格局,層次比起來,當初的群英大賽,簡直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不值一提。

「石兄,一起去吧。」

艾文虹期待地看著石小樂。

他生性愛熱鬧。從白頭鎮到臨江,路途遙遠,酒丐固然也是健談之人,但畢竟是老前輩,哪有和石小樂來的意氣相投。

何況他自己一個人,萬一在仙會上碰到姐姐,難免給她嘲笑。

「我正好沒事,既然如此,便去看看吧。」

考慮片刻后,石小樂點點頭。

自從功力大進以來,他頗有些摸不準自己的具體實力。

論修為,二十四歲便達到龍關境四重後期,不說獨步玄武州,但應該也能排在前幾名。

論劍道境界,他距離天劍境界只有一線之隔。

論真意領悟,身兼三大頂級真意的他,堪與龍關境中階高手中的頂級強者一較高下。

更遑論,石小樂還修鍊了一流中品武學。無論從哪一方面看,他都是個中翹楚。

不過石小樂自己說了可不算,唯有與真正強大的天才交手一番,才能知道自己的確切實力。

臨江仙會,無疑是個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