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帶著空間去尋寶>第一百零九章 何處不相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何處不相逢

小說:帶著空間去尋寶| 作者:范京生| 類別:同人競技

雲楠瞅了半天,委實想不起在哪見過這個人,倒是雲老姨,一聽這話像尋仇,還以為是被雲爸連累了,連忙上前拽著那個男的脖領子問了起來。

「等會兒等會兒,老姨,我來問。」想到剛剛這男人的行為,雲楠一拍腦門,大概知道怎麼回事兒了,放假初期跟李鐸出去浪,路過B市吃餡餅時候,曾經抓了一個人販子,雖然她沒問過那人的下場,可這會兒嚴打,判得可比後世嚴重多了,就算不槍斃,估計也得二十年,如果牽連嚴重,沒準就得無期。

「你哥判了死刑?想必拐了不少孩子吧?或者還害死了人?他那是活該,你們絕戶沒孩子,難道還沒有親戚嗎?自己還沒有小時候嗎?就沒想過,如果你們自己叫人拐走賣了,你們該怎麼辦?1雲楠站在那,問出第一句,見那個男人一怔,就肯定了,想想就氣憤,開始一聲聲指責起來。

跟李鐸出去后,事情一出接著一出,導致B市那件事她都給忘了,這會兒想起來,再也嚴實不住心中的厭惡,她兩輩子,最恨的就是拐賣兒童和褻瀆,雖然她對吵吵鬧鬧的小孩子不感冒,可不能否認,小孩子是最純真無辜的,實在不該為大人的罪惡和貪婪買單。

雲楠想起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因為剛出校門,被公司的老員工欺生,不肯教導她不說,還老指使她去干雜活,反過來再陷害她,說她不幹正事。

虧得她的女上司不計較,手把手的帶她入了職場,可惜沒過兩年,女上司的兒子跟她婆婆出去玩的時候被拐走了,女上司一下子就垮了,發了瘋的找兒子,後來更是滿大街發傳單,可惜還是一無所終。

老公婆婆叫她再生一個,她不肯,因為她知道如果再生一個,那麼兒子就真的找不回來了,她婆婆因為這件事嫌棄她,說她瘋了,鼓動她老公跟她離婚,雲楠去美國不久,就聽說她真的瘋了,把找小三的老公閹了之後就跳樓了。

想起舊事,斥問便不自覺的帶了厲聲,她築基期大圓滿,還是滿得不能再滿,一點情緒波動就帶動,內府就浪潮滔天,氣勢自生,等看到畏畏縮縮的像只鵪鶉似得男人和按著他的兩個目瞪口呆的片警才反應過來失態了,心中默念六字真言,才漸漸平復下來。

「是這樣的,叔叔……不信你們打電話過去問問,應該有這個事兒。」雲楠轉身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把B市的遭遇講了一遍,只是把自己把拐子打了的事兒隱瞞了下來。

然而片警們還真知道這件事。

這還是雲楠失蹤的鍋,李鐸大怒,發動全部勢力清洗了騙子村不說,還順便把已經漸漸停下來的嚴打之聲又掀了起來,剛好那會兒B市也順藤摸瓜,抓住了那個拐子身後的一條線,借著這股東風推了出去,給B市警政請個功,於是就通告全國公安系統了。

真相大白,那邊老朱也聽了這個事趕過來,雲楠這才發現耽誤的時間太久了,竟然連鞋子都沒買上。

不敢再耽誤時間的幾個人,敗興而歸,到了文化街,雲老姨的興緻才又提起來,左右打量著有些仿古的建築,這幾年古董熱已經有些風頭,雲老姨也聽過幾句,還說起姥姥年輕時候的一把簪子才換來半袋子粗糧的事兒,言語之間頗為惋惜。

雲楠笑而不語,別人不知道,可她知道,雲老姨偷偷的匿下一對雕花的銀鐲子,後來給了她的女兒,也就是後來的小表妹,當時她十分羨慕,即便是雲媽也給她買了一對,可新制的跟老銀的手藝還是有差別,只那份古樸就沒有。

老朱顯然不是第一次來了,直接把車開到了「自在軒」的門前,雲楠這才發現,又是個眼熟的地方,等看到裡面站在那口若懸河的忽悠客人的年輕人,不禁咧開嘴笑了笑,喲呵,又是熟人。

「歡迎~哎?你不是去年那個小丫頭嗎?」同樣的話由不同的人口中說出來,叫雲老姨忍不住用眼白看外甥女,行啊,省裡頭都混開了,走哪都有認識人。

「就那回跟我爸我媽一起來的,買墨條的時候認識了。」雲楠小聲給自己老姨解釋了一句,便上前攔住那個老闆,免得他瞎說大實話。

「我來找我老師的,我老師是張文軍。」雲楠一邊拿話懟住上前的年輕人,一邊給他擠眼色,兄弟,財不露白,你知道的吧?

年輕人還算上道,聽到雲楠提起張文軍,面露恍然之色,怪不得那麼小就能買到神品墨,敢情兒背後有「高人」指點呢。

「在呢,張老師跟我師父是老相識,在裡面說話呢~」年輕人指了指後門,這一排商鋪都是前門后宅,前面能做生意,後面能住人,也能方便接待大客戶。

雲楠帶著雲老姨和小紅表姐往後走,剛跨出後門,就聽見一陣滋滋的砂輪聲,聽得雲楠頭皮發麻,自從小時候看了一口爛牙之後,她最害怕的就是鑽牙的聲音和牙醫了,這個砂輪的聲音跟鑽牙的機器聲音有點像,也難免她悚然。

「楠楠,你來的正好,來,挑兩塊試試手氣,要是開出東西來,老師做主送給你。」張文軍坐在一個砂輪機後邊,看著雲楠一臉高興,指著右側牆角堆積的石頭叫雲楠去挑揀。

「老師,這是玉石啊還是翡翠啊?」雲楠湊過去看了幾眼顏色形狀各異的石頭,扭頭問了一句,賭石她知道,有一段非常火來的,光看外皮不作弊,她還真分不清這兩種原石。

「翡翠,玉石不好賭。」張文軍見她知道,有些高興,樂呵呵的解釋了一句,正想放下手上的石頭過去給學生好好科普一下挑選翡翠原石的知識,剛好有個老頭捧著一個盒子從屋裡走出來,便抬手召喚雲楠過去介紹。

原來這才是自在軒的主人,也是外面那個年輕人的父親,跟張文軍是多年的好友。

「老丁,這就是我的學生,楠楠你叫丁叔叔就好……」張文軍給雙方做了介紹,接過盒子,打開看了一眼,笑呵呵的看著雲楠跟老丁說話。

「哎喲,這就是老張說了一下午的小天才啊~幸會幸會,快去挑幾塊石頭,丁叔叔請客,要是開出好水頭,丁叔叔高價收購,還免費給你做成飾品。」老丁看上去比張文軍年紀還大些,笑起來十分親切,像模像樣的跟雲楠握了握手,就叫她去挑石頭玩。

「丁叔叔,我的運氣可老好了,真要是挑到好的石頭,您可別心疼啊~」雲楠嬉笑著看著老丁,又給自家老師一個眼色,機靈的模樣惹得兩個老頭都哈哈大笑起來。

雲楠悻悻然的轉身,彎腰便抓住剛剛就讓她一直覺得有吸引力的黑色長條石頭,決定給兩個看笑話的老頭一個大大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