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歡寵田園,農女太子妃>第2664章 銀階紫竹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64章 銀階紫竹令

小說:歡寵田園,農女太子妃| 作者:湘紫| 類別:都市言情

珞珈放在知了手裡的,是一塊麻將牌大小的金牌。一邊刻著珞珈的名字,另一邊刻的是一個徽標。

知了不知道那徽標代表什麼意思,但是她鄭重地接過來,覺得手裡捧著的都是爹爹的情意。

「爹爹的來歷一直瞞了你,知了你不要怪我。其實我和你阿爹來自南源國,是皇族。」珞珈說到這裡笑了笑,摸著知了的頭說道:「就算找不到你的爹娘,知了也是一位公主呢。一年之期不要忘了,我和你阿爹在這裡等你。」

「知了記住了。」知了將那塊牌子貼身收好,她很想要給爹爹一個抱抱,可是手抬起來又放下,放下又抬起,猶猶豫豫的不知道怎麼辦好。

「給個抱抱。」珞珈主動抱住了知了,摸著她的後腦勺,道:「去吧。孩子總要長大的,我和你阿爹都能接受。」

「阿爹,抱抱。」知了丟開了手裡的大刀,掙出珞珈的懷抱,跑回到阿修的面前,飛撲進他的懷裡。

阿爹的身子好瘦啊,可是阿爹的胸膛很結實,懷抱特別溫暖。

知了把小腦瓜蹭了蹭,道:「阿爹,我去給你找神醫,讓他給你治眼睛。要記得每天都想我,如果想我了就替我抱抱爹爹。」

「好,阿爹等你回來治眼睛。」阿修也抱著知了,可是他卻不敢用力塞怕自己不捨得放開手,不想讓知了走了。

「阿爹,爹爹,你們別忘了,我的本名叫芷玥。如果你們不久之後聽到這個大名,不要驚訝,那是我在告訴你們我很好。」知了說完,鬆開了阿修的腰,朝他燦爛的一笑,轉身離開了。

走過珞珈的身邊,珞珈已經幫她撿起了大刀,遞給了知了。

知了就像是一個奔赴戰場的戰士,挺胸抬頭的繼續走下去。

小溪邊,卿墨已經洗凈了手和臉,坐在他和知了平時常坐的石頭上看著跳躍流淌的小溪。

就要回去了,漂泊了這麼多年,也不是全無收穫。他幾乎走過了雲穹國的每一寸土地,見識過了許多的人和事。

還抓到了數不清的拐子,救了不知道多少的孩子。

就連柳雅都說,即使沒有找回小芷玥,但卿墨這些年來積下的功德足夠保小芷玥一世平安了。

「哇,臉乾淨了,人更俊俏了。」知了突然才從後面跑過來,一把抱住卿墨的脖子,笑著道:「快,給我個抱抱。」

「你從後面就能看見我的臉啊?」卿墨笑著回頭,正好迎上小知了湊過來的小臉。

陽光下,知了那蜜糖色的皮膚泛著光澤,笑起來彎彎的月牙眼讓她更加可愛。

卿墨抵住知了的腦門蹭了蹭,柔和又寵溺的道:「你來晚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晚了一點點而已,你不會不等我吧。」知了笑著把一個小包袱遞給卿墨,道:「裡面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你現在看看,還是一會兒再看?」

「一會兒再看吧。」卿墨將包袱收下,拉開知了纏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說道:「知了,你算是我這最後一站交到的最好的朋友。我們算是忘年交吧,所以我也送你一件禮物。」

說著,卿墨從懷裡掏出一塊竹牌遞給了知了。

知了接過來看了看,嘀咕道:「怎麼都喜歡送牌子埃」

不過卿墨送知了的竹牌子可沒有精緻的刻花,只是素凈的紫竹牌,用純銀包邊。一面打磨的很光滑,露出紫竹獨特而清雅的紋理,另一面則是刻著一個「雅」字。

知了翻來覆去的看著這塊牌子,問道:「雅?誰都名字?是你妹妹嗎?」

「不要亂說,是我師父的名字。」卿墨按下知了的小手,解釋道:「收好了。這是銀階的紫竹令,我和我師兄一人一塊。這牌子也不能算是送給你,只能算是借給你吧。如果有一天你有什麼為難的事情要解決,把這塊令牌拿出來,交給任何一個江湖人,都可以找到我。或是你提出一個條件,只要不是作姦犯科、殺人越貨,都會得到滿足。」

「這麼神奇?」知了趕緊把那塊銀階紫竹令收好,一點推辭或是客氣的意思都沒有。

卿墨笑著點點頭,然後站起身道:「好了,我也該走了,你要保重。一旦有了你父母的消息,我會立即派人來通知你的。」

「好。」知了點點頭,雖然有些不舍,但也沒有糾纏。

卿墨把知了給他的包袱鄭重其事的收好,揮了揮手道:「再見啦。」

「嗯,你走吧。」知了也朝卿墨揮了揮手,那笑容分外的燦爛。

卿墨的心裡升起一抹不舍,轉身走了幾步停住腳步,慢慢的回頭看了看站在朝陽下的知了。猶豫了一下,說道:「如果我們還有機會見面,我會問你的名字的。」

「可我還未必告訴你呢。」知了故意撅起小嘴,一副鬧彆扭的模樣。

卿墨覺得好笑,壓下心中的不舍,轉身離開了。

「喂,阿墨,記得看看我給你的禮物埃」知了在他身後大聲的喊著。

「好。」卿墨雖然答應著,卻沒有回頭。而是把手朝後擺了擺,就大步的離開了。

「切,明明捨不得我嘛。」知了吐吐舌頭,自言自語道:「男人是不是都這麼虛偽?爹爹也是、阿爹也是,阿墨也是,都捨不得和我分開,卻都要裝作很堅強的樣子。給我個抱抱會死埃」

說完,知了朝反方向跑去,把她收拾好的小包袱和那一米四的大刀都拿出來。

包袱往身後一背,大刀往肩上一扛,小知了也邁開大步離開了這裡。

這是知了的選擇,是她長大的標誌。她要暫時告別爹爹和阿爹,做她一定要做的事情。比如找到她的爹娘,比如給阿修阿爹找神醫治眼睛。

知了想要學著卿墨的樣子,一個人走遍天涯海角,去完成自己應該完成的事。

陽光反射著刀光,把冷意顫顫的寒芒變得溫暖起來。

知了的路那麼長,也那麼寬。她是帶著爹爹們的期望,和自己的夢想一路走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