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東宮難寵>第三百七十章結案,她還年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結案,她還年幼

小說:東宮難寵| 作者:半摺扇| 類別:同人競技

儲秀宮。

武成秀面容之上閃過一絲不忍,看向一旁身子瑟瑟發抖的侯明珠,嘆息一聲上前將侯明珠攬入懷中,安撫道:

「明珠別怕,有我在不會有人傷害與你。」

侯明珠窩在武成秀懷中,本躁動不安的心,此時緩緩鎮靜下來。

「成秀我想回府,往昔我曾渴望入宮為妃,可現下我卻不願呆在這吃人的後宮之中。許秀女之死並非偶然,阮秀女更是知曉了不該知曉之事,被人滅口。就連掌事的孫嬤嬤亦是意外死亡,成秀你可怕這後宮。」

武成秀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心疼之色,拍了拍侯明珠的背脊,道:

「明珠願入宮成秀便隨著明珠入宮,明珠若想出宮,成秀即使拼盡性命亦是要助明珠出宮。」

侯明珠眼眸之中閃過一絲安慰之色,任由武成秀將她攬在懷中,今日一直處在精神緊張的狀態,侯明珠居然安心的窩在武成秀懷中睡熟了。

武成秀嘆息一聲,輕柔的將侯明珠抱起放置在床榻之上,細心的替侯明珠蓋上錦被掖好被角。

明珠你可知你便是成秀手中的掌上明珠,為了你我甘之如飴即使粉身碎骨亦是在所不辭。

待武成秀走後,本已入睡的侯明珠睜開眼眸,瞧著房門的方向,眼眸之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侯芝嬌神色不虞看向與她對坐而視的楊水心,開口道:

「不知楊姑娘可有要事,我與楊姑娘素不相識,我想你我二人亦是無話可說,楊姑娘可是認同我的說法。」

楊水心面容之上閃過一絲邪笑,站直身子上前一把將侯芝嬌的衣袖撩了上去。

侯芝嬌面容驟變閃過一絲慌亂,遂眼眸之中布滿殺意警惕的看著楊水心道:

「楊姑娘這是何意,如此冒犯與我。」

楊水心圍著侯芝嬌轉了一圈,好似自言自語道:

「京都城外李員外家的三公子,長相甚是俊俏惹得京都城不少貴族千金心神蕩漾。奈何三公子心有所屬與其心上人已私定終身。誰知那心上人乃是權貴之女,無奈步入深宮與那三公子了斷情緣。」

楊水心一直在觀察著侯芝嬌,但見侯芝嬌眼眸之中閃過一絲懷念之色與悲痛之意。

楊水心繼續言道:

「佳人已入深宮,三公子一時想不通便投湖自盡,被人發現之時已氣絕身亡。」

侯芝嬌滿目淚意,面色驟變瞬間煞白如紙,身子抖如篩糠,一把抓住楊水心雙肩,聲音發顫道:

「三公子怎會投湖可是你在哄騙與我,你說啊三公子他怎會投湖。」

楊水心一把將侯芝嬌雙手打落,甚是冷酷無情道:

「三公子為何要投湖,此話姐姐還需問?該是我問姐姐才是,姐姐為何要拋棄三公子入宮,引的三公子投湖自荊」

侯芝嬌面容之上閃過一絲慌亂,眼眸閃躲道:

「你胡言亂語什麼,我怎會認得三公子,莫要污衊與我。」

楊水心嗤笑一聲,看向侯芝嬌臂膀。

侯芝嬌猛然間緊捂手臂,道:

「楊姑娘還請你離去,我乏了。」

楊水心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侯芝嬌,冷笑著離去。

侯芝嬌面容驟變,執起桌上茶壺砸向地面,將衣袖撩起。

但見其手臂上的硃砂痣異常鮮艷。

侯芝嬌面容猙獰,低語道:

「如此無用,死不足惜。」

朝華宮。

「娘娘,儲秀宮洛小主求見。」

儲秀宮中唯有洛冰錦一人姓洛。

洛冰婧眉間不喜,對著宮人言道:

「宣。」

洛冰錦甚是乖巧,規規矩矩的對著洛冰婧行禮,道:

「臣女拜見娘娘。」

洛冰婧抬手示意道:

「起吧。」

洛冰錦好似不知洛冰婧對她的不喜,依舊十分欣喜,道:

「謝過娘娘,今日前來叨擾娘娘還望娘娘莫要怪罪才是,後日便是祖母六十大壽,錦兒身為秀女不得出宮,到時還望娘娘能待錦兒替祖母道萬福。」

洛冰婧面容微僵,若非洛冰錦今日前來她還真不知後日便是老夫人六十大壽。

她雖已與洛氏一族斷了血親,可在外人眼中她終究是洛氏族人,她終究要喚老夫人一聲祖母。

「既然事已傳達你便退下便是。」

洛冰錦心生猶豫,面容之上閃過一絲遲疑。

洛冰婧見狀,便開口詢問道:

「可還有事要稟。」

但見洛冰錦突然對著洛冰婧跪伏下去,開口祈求道:

「儲秀宮接二連三發生命案,妹妹甚是膽怯,還望姐姐顧念一族之情,護妹妹安危。」

洛冰婧低笑道:

「若尋安危,該是本宮向你尋求才是。」

洛冰錦面色閃過一絲僵硬。

「姐姐乃是皇貴妃,妹妹只不過一介秀女,如何能相護娘娘。」

洛冰婧站起身來,行至洛冰錦身旁,壓低聲音道:

「番姑娘可真是愛說笑。」

洛冰婧明顯感覺得到洛冰錦身子微僵,看來她猜測不錯洛冰錦果真是番氏之人。

如此說來,武安王府與蜀川番氏乃是一條船上的人。

「妹妹不知姐姐說甚,妹妹不便打擾姐姐休憩妹妹告退。」

洛冰婧看著落荒而逃的洛冰錦,眼眸發涼。

看來會演戲的不止她一人,明明鎮定自若卻偏偏表現出一副慌張的模樣,來模糊她的視聽。

儲秀宮秀女離奇死亡之事已有了定論。

許秀女之死乃是因著在許爵爺府之時誤傷足底,不以為意造成破傷風病發而亡。

阮秀女則是被驚神經混亂,一時造成精神過度緊張亂了心智上吊自盡而亡。

孫嬤嬤則是心中有愧,掌管儲秀宮諸位小主之事,卻失職導致兩位小主而亡,一時生怕主子降罪投湖自盡而亡。

許爵爺府將許秀女屍身接回府邸,次日許爵爺府縣主許慧心便入宮頂替許秀女名額。

後宮之人雖都知曉許秀女與阮秀女孫嬤嬤之死並非這般簡單。

可聖上已下了定論,此事已成定局。

「主子,許主子求見。」

洛冰婧聞言起身便向外迎去,一邊怒罵著侯宏文畜牲慧心還這般年幼,怎能服侍與他。

一邊又為許慧心心疼。

當許慧心瞧見匆匆相迎她的洛冰婧,鼻子發酸眼眸微紅,包含深情喚道:

「婧兒姐姐…」

說著便朝洛冰婧撲了過來,一把環抱住洛冰婧的腰身。

許慧心身子骨還未張開,只達洛冰婧肩膀。

「慧心,姐姐從未想過慧心會入宮,這後宮豈是慧心這般純凈的人兒所待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