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素手摺春>第三百零九章 出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出家

小說:素手摺春| 作者:墨池池| 類別:玄幻魔法

「大哥哥,你說啊1華錦見下人已經奉了茶來,便又推了推茶杯,眨了眨眼道:「喝了茶再說也不遲。」

華琨笑著端起茶杯,「五妹妹還和在娘家的時候一樣,甚至比在侯府的時候,更像個小姑娘,看來妹夫真的很疼你,五妹妹過的好,哥哥便放心了。」

「大哥哥,那你呢?」華錦收起了笑問道。

華琨沒有馬上回答,待喝了口茶之後,才淡淡的道:「心之所向。」

只說了這麼四個字,便轉移了話題,「妹妹和妹夫這段日子多注意些靖寧侯府和肅王府的動靜吧。」

「大哥哥可是聽到了什麼?」

華琨環視了一眼,看到正堂內再無下人,就連門口都沒有人守著,便開口道:「我今日無意中聽父親哄弟弟錚哥兒的時候是這麼說的:錚哥兒乖,以後你就是國舅了,而父親是國丈。」

聽了華琨的話,華錦愕然,大伯父此時就敢說這樣的話,還真是個拎不清的。

也怪不得王氏提出這個時候要分家,想必是做了千秋大夢了。

而哪怕是分了家,廣王府和靖寧侯府又有著割不斷的關係,如果靖寧侯要淌這趟渾水,說不準就要把她和飛也給拉下去。

想必這也是華琨來廣王府這一趟的原因。

「大哥哥,妹妹知道這件事的重要了,等飛從宮裡回來,我會與他說的。」

華琨聽了華錦的話,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學著華琛的樣子摸了摸她的頭,「五妹妹,一定要這樣幸福下去。」

華錦突然有一種感覺,好似她將要和大哥哥相隔萬里了。

可她很快就打消了這種想法,他就在靖寧侯府,如果有時間她一定會多回去看他,和他聊聊天的。

待到飛從宮裡回來,已經過了晚膳的時間,天都已經黑了下來。

因為華琨說的那番話,華錦的心都跟著提了起來,直到飛回府,她將他迎進屋子,看他眉間隱含的一絲憂慮,不免心疼的問道:「這麼晚才回來,用過了晚膳沒有?」

飛搖了搖頭,由華錦幫著脫了披風,便道:「我先去洗洗換套衣服。」

華錦頷首,留下吩咐院里的小廚房煮了一碗牛肉麵來。

待到飛洗漱換了衣裳,一碗冒著熱氣香噴噴的牛肉麵正好端了上來。

又配了幾樣爽口的小菜,華錦也不說話,就靜靜的看著他吃。

等到飛放了碗筷,這才看向華錦道:「是不是有什麼話同我說?」

華錦便把華琨的來意說明了。

飛微微皺了皺眉便道:「今日聖上在煉丹房中吐了血。」

華錦的心忽地一跳,「有大礙嗎?」

「太醫已經來看過了,需要靜養。」

靜養?

那就是可大可小了?

華錦總覺得永康帝這場病,來得有些不合時宜。

這下本來就蠢蠢欲動的幾位皇子,怕是又要有所動作了。

靖寧侯一向是拎不清的,如今看肅王,用的這些放不上檯面的內宅手段,也真是讓人不放心。

如今肅王府,她最不放心的就是華琪和霖哥。

飛伸出長指來,揉了揉她微皺的眉頭,「不用擔心,靖寧侯府那邊我會看著點,還有肅王府那邊,我知道你擔心肅王妃和霖哥。」

華錦抓了飛的手,將小臉貼在他的掌心上,輕聲的呢喃道:「有你真好1

飛便一下一下的摸著她的發頂,最後傾身將唇落在她雪白的脖頸間……

…………

翌日,華錦突然接到門房上的下人送進來的信,說是昨日靖寧侯府世子留下的,但需等到今日才能呈上來。

華錦忙拆了信箋展開,卻看到上頭只有八個字:了卻紅塵,皈依我佛。

華錦忙讓下人套了馬車,趕往靖寧侯府,正巧遇上靖寧侯府派出去找大哥哥的下人。

華錦便留在靖寧侯府等待消息,半日後終於打探到大哥哥曾出現在白馬寺的消息。

大伯父這幾日總是不見人影,華錦便陪著王氏一同尋了過去。

再見到大哥哥,他已經剃髮為僧,眼中再沒有了昨日在廣王府中摸著她頭頂時的溫情。

王氏差點暈倒在她的腳邊,哭著求他回府去。

大哥哥卻只是說:「貧僧渡塵,已經了卻塵緣,怕是幫不了施主了。況且施主失了一女一子,也得了一女一子,如今正是應該把心思放在好好的教育子女上。」

王氏知他倔強,也想他錦衣玉食慣了,不習慣了早晚會回府的。

又為了感動他,經常讓人往白雲寺送生活所需用品和各色菜肴。

過了一段日子王氏再差人去送,得到的消息便是渡塵已經外出化緣,立志做一名苦行僧了。

華琨後來走遍了大江南北,成為了一名在大楚國很有威望的得道高僧。

當然,這也是很久很久之後的事情了。

…………

這段日子,飛好似很忙,回來的越發晚。

華錦只和他打聽了兩次永康帝的身體,他說得也不太多。

華錦總覺得,這是風雨欲來之前的寧靜。

這段日子,她也很少出門,等飛出門了之後就在書房畫畫,也經常去找韋芷真一塊兒騎馬。

甘氏也是個在屋裡坐不住的,便也加入了這騎馬的隊伍。

所以嚴格的說來,華錦的騎術還是甘氏完善的。

三人經常在一起縱馬聊天,有次甘氏便提到了韋芷真的親事,「女大不中留,趁著你哥哥如今也算得盛寵,你心中應該有計議。」

華錦也附和,「相比於盲婚啞嫁,你還不如自己挑個如意郎君,讓你哥哥求了皇上賜婚。」

聽到兩人這般說,韋芷真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人影,可是很快就搖搖頭將這個人影從腦海中擠了出去。

又喃喃道:「這絕不可能1

「你說什麼?」甘氏和華錦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

「沒說別的,只說如意郎君哪那麼好找。」說完便紅著臉揚起馬鞭馳騁起來。

甘氏看著那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

此時,華錦的腦海中卻也劃過了一道身影,卻只笑笑,「母親,您放心吧,緣分該來的時候擋都擋不祝」?2k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