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九零亂晴秋>第647章 茶毗法會(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7章 茶毗法會(一)

小說:重生九零亂晴秋| 作者:夏日輕雪| 類別:都市言情

福田大酒店,就是專門為了到帝都郊外里進香的各路香客們準備的,申秋進到這間酒店才知道,這酒店差不多是的定點接待酒店,佛家各地的寺廟,多少方丈住持都是這間酒店的常客。這時候,廣大信眾才知道,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元覺大師的駐錫之地,居然是。

怪不得香火鼎盛,據說有求必應,原來如此啊!

後天,是個黃道吉日,要舉行元覺大師的茶毗法會。

寺里在的後山擇地建了一個化身窯,追思會安排在明天,大師的法體要在緇素四眾虔誠念佛的恭送下在化身窯里茶毗。一切都按照叢林古制如法進行,具體的阿強也沒有打聽得太清楚,大致就是這麼個安排。

所以,今天是廣大的信眾瞻仰遺容,向大師告辭的日子。大雄寶殿前停著金漆的法棺。四周堆著黃色的菊花,白色的百合花,各種黃色的經幡在法會上飄揚著。人頭攢動,加上這個假和尚的出現,讓申秋很有親自參加一把的興頭。

申秋準備進廟裡去親眼看看這位新落髮的科家家和尚要攪什麼鬼,阿強在大堂里拿到好多結緣的經書,申秋帶著安邦定國加上他,六個人硬沒翻到這位新和尚念的什麼經。

結果,一行人才擠到廟門口,申秋就被一大媽攔了下來?

「小姐?哎,我叫你呢1

申秋對小姐這個稱呼歷來反應遲鈍,所以這位大媽喊了兩聲后,就伸手來拉她的衣袖。廟門口雖說人山人海像電影散場,堪比跨年夜看煙花時的人潮,但這都不妨礙阿強等五人對申秋的防護,大媽的手都沒伸到申秋衣服上,趙邦就把手一擋,隔開了群眾大媽的手。

這們姓耿的大媽,其實是個熱心腸的人,為的是申秋好,趙邦攔了一下,她以為是無意的,再來第二次,第三次時,大媽就懂了,這人護媳婦呢!

把手一抓,直接就抓住了趙邦的衣服。

趙邦當即有了想死的心!一個堂堂的龍門禁衛營的人,居然被一個手無搏雞之力的婦女給抓住了,找誰說理去?

「小媳婦,你站下來,你是她愛人吧?」

使用愛人這個名詞的人,年紀都有一點,趙邦自然知道愛人是什麼。聽得大媽這一說,下意識地就想捂住這個大媽的嘴,你不想活,我還想多過兩年好日子呢,說什麼屁話,愛人?這是陷害!

申秋也發覺不對了,看著這個大媽,真站了下來。

「小姐,我說話可能太直啊,說錯了的話,別怪,你是不是有身子了?」大媽還用手在自己個肚子上比劃了一個大肚子的動作。

申秋點了點頭。

申秋如今是雙身子的人,雖說還沒顯懷,朝陽群眾的威力還不為大眾所知,這時候申秋就有了感受,自己應該算是第一批被朝陽群眾關注的人吧?

「你看看你,家裡沒個老人嗎?這都不知道的?」

「大媽,這有什麼說法嗎?」

「雙身子的人,進廟去不好,對菩薩不敬,對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沒什麼特殊情況不要進去,禮佛什麼的,心誠就好,等以後生了孩子,多少香燒不得呢?」

這是什麼道理,回酒店去電腦上查查。但是,不管怎麼說,既然又一次聽到這個說法,申秋還是接受了不能進廟的禁忌,但是,不妨礙申秋對這個朝陽大媽崇敬,您這眼也太利了吧?申秋心裡想著,也就表現在臉上了。

大媽得意地一笑:「服了吧,我在居委會計生辦干多少年了?別說你這都快三個月有多了吧,就是一個月的我也能看得出來1

這麼犀利的?申秋再服也沒有。滿臉堆笑地:「大媽,您可真本事,我還不知道有這說法,要知道的話必定不會進去的1

「這算什麼本事,就是抓超生游擊隊的經驗多了些罷了,也是造孽,我這天天有廟就拜,有香就上的,你這小年青就是不知道厲害,快回去吧1

申秋就只好打道回酒店。趙邦這回是跑得最快的一個,天神爺,門主就在廟裡,只差著幾十米,這大媽給自己安個愛人的名頭,還不能拉著解釋,萬一給門主聽到,不可想像。所以,能回酒店自然是上佳的選擇。

「嗯,休息吧,如果只能看電視的話,就讓這個新和尚興風作浪吧,反正咱們也鞭長莫及。」

「大小姐,我們不是都盯著錄音的嗎?」兩個龍門電腦黑客頭疼地看著門主夫人。

「不是錄不錄像的問題」申秋的話越說越慢,客廳里的所有人都盯著屏幕上的圖像,好在沒全呆掉,聲音很快就跟上圖像了。

大雄寶殿前,元覺**師的茶毗法會上,來了幾個異域風情的和尚,申秋看著這幾個坦著一邊肩膀打扮,第一時間認出了,這幾個人是喇嘛。這是藏傳佛教的打扮,不奇怪,之前還有幾個小乘佛教的和尚過來參加法會,都是佛教分支,都是佛家弟子,不要拘泥於修行的法門。來幾個喇嘛有什麼可以奇怪的?

奇怪的是,這裡面,來了個穿著打扮是道士的人,這個人的面目,越看越熟悉,赫然就是那據說已經由昏迷中醒過來夏晴。

夏晴參加法會已經很奇怪,居然還一身的道姑打扮。這家人,親爹頂個光頭成了和尚,姑娘成了道姑,這是要瘋,要瘋!

「元覺大師……」夏晴對著自己的親爹說道。包括趙安在內的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元覺大師不是已經躺在這鮮花簇擁法棺里了嗎?這夏晴不是記不得人,是瘋掉了,申秋開了天眼隔著屏幕看看夏晴,自然是沒有看出什麼名堂來,只好關了天眼,還是得當面看看。

「你來了?」

「元覺大師,我記憶里,你應該沒有圓寂啊,怎麼回事。」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過是皮相罷了1一臉的正經,申秋再一次後悔,怎麼說也得混進法會去,開個天眼,看看這兩父女要幹什麼?難道,申秋看著兩人,一個念頭突然間冒了出來,難道是兩人被魂穿了?

也只有這樣才能說得清楚,一個科學家為什麼背起各種經書來流暢無比,一個大律師居然看破紅塵當了道姑,實在是夏晴這一身的穿著打扮,讓人牙疼。如果是魂穿了的話,一切都可以說得清楚了。

很好,申秋覺得自己真相了,也確實是真相了。

這時候的夏國棟身體里的靈魂,是肉身躺在法棺里的元覺大師,自然,這時候的夏國棟,不單是穿著打扮像和尚,內心也挺和尚的,他現在整個人都是純粹的出家人。當然了,他還是沒有太過離世,對自己的家人還是有記憶的。也說是說,這時候自稱是元覺大師的夏國棟,不單有著現世的科學知識,還有著無比雄厚的佛法修為。綜合實力更加的強大,誰也沒法想象的,一個科學家同一個高僧相結合會有什麼好處。

好處自然就是,髒亂里的

但是夏晴不認識家人了,夏國棟雖說吃驚,但還是想得通,也許,這一世的改變,夏晴是變得更多的人吧。夏國棟這具身體里父親的理智佔據了上風,孩子總會好的,夏國棟知道法會後,要去找誰……

而夏晴就真是純粹的「瘋掉了」榮景辰回了帝都夏家后,大家就知道了,申秋對夏家的態度,當然兩人也沒執著申秋馬上就接受夏家的事。

申秋不來也不要緊,等航少忙過這幾天後,托趙老爺子帶個話,申秋沒有不聽的。夏家上上下下的主意打得挺好的,就是沒算到夏晴的病情惡化。

夏晴醒過來后,除了念叨著申秋外,包括親媽在內的所有人都不認識了。看到剃了頭髮的親爹后,張嘴就叫了一聲元覺大師!

父女兩個還真是配合默契啊,夏家的人不由得覺得這兩個是故意在這裡氣人的,一個個的!專門來討債的吧。夏老爺子氣得直出粗氣,把已經戒了十多年的煙又復吸了!還一下就直接一天兩包的量,並且還有增加的跡相。

夏國棟帶著這世人的記憶,但他敏感地發覺,這個如果承認顯然不利於自己的行動,他馬上就否認了自己科學家的身份……開口施主,閉口阿彌陀佛!成功把夏家人氣呆了后,大搖大擺的來到了,參加自己肉身的茶毗法會。

這事沒人知道,知道了真得由心底深處發抖。

夏晴是沒有所有的記憶的,大哭大叫地鬧,狀若瘋子,終於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榮景辰!她就安靜下來,張口就問,夏晴在哪裡?我要找夏晴。

自己找自己?夏家的人認為她是腦震蕩得不輕,結果她拿著鏡子對著裡面的人卻不認識,只說這個人不是夏晴!夏爺爺不知道怎麼想的,拿了申秋的結婚照,一張穿著鳳冠霞披的單人相,她馬上就認出來了,這就是夏晴!她一定要見相片里的夏晴。夏家的人就自動翻譯成了申秋!這才有了夏晴醒過來后要見申秋的說法,其實嚴格來說,夏晴醒過來后,是要見夏晴。

榮景辰同夏家商量了一下,私下裡來找申秋未得到一個好的結果,夏晴知道申秋不願意見她后,就獃獃的坐著,然後,看到夏國棟居然成了和尚,剃了頭髮的夏國棟,她是認識的。

張嘴就叫大師,叫元覺大師!問得細了,還說什麼紫衣護國禪師!夏國棟去了夏晴也追著來了,兩人坐在一起說得沒幾句,聽到消息的桑仁青同趙子航就趕過來了,結果夏晴一看到桑仁青就跪下來磕頭,大叫「皇上1

看到趙子航就嚇得臉色蒼白,退無可退了,就叫都統大人!那態度比叫皇上里恭敬多了。

桑仁青同趙子航對視一眼,第一時間就把這個夏晴的啞穴給封了。聽到的人不算多,航少站出來,叫過一個護衛:「把小姐送回家去1一邊對著邊上的桑仁青略有些大聲地:「這就是我家那個遠房的表妹,演戲入戲太深了,正在治療,不知道怎麼會來到這裡,突然發病了,嚇到先生了1

邊上幾個聽到皇上,還看到了正規的電視劇里才有的跪拜大禮。正想不通呢,就聽到原來是個演員,瘋了!

看嘛看嘛,就這這演員辛苦嘛,冬穿紗夏穿棉不說了,這一會兒古人,一會兒現代人的過著日子,腦子轉得不快的人三兩下就得瘋了,這不,就看到了個瘋了的。

這件事情就這麼遮過去了,趙子航讓人送走夏晴,但也沒想往夏家送,直接就讓人送到了來了。

申秋已經住到里了,他是知道的。夏晴這個病,自然得讓申秋看看才算踏實!趙子航怎麼也沒料到,這個夏晴就是想著要見申秋,而在監視器里看到夏晴的申秋也想見夏晴,所以,還真送對了。

申秋住在福田酒店裡的21層,而上下兩層所有的客房都是龍門弟子包了的,這樣子住在酒店裡才安全些。但來的人可沒這麼多,空房間自然是不少的,申秋就把夏晴讓人送到了21層的一間空房間里去了。

趙安也是個會點穴的,夏晴雖說口不能言,但是才一解了穴位,就大聲叫喊起來,看到申秋時,居然叫道:「夏晴,你這個妖精,你還敢哄我,你一直裝,一直裝,現在你怎麼說,你怎麼說,你明明知道我會生不如死,你為什麼不攔著我,讓我嫁給曾相公?」

TM的,這是瘋了,沖著趙安揮了個手:「還是給封了口,聽著腦仁疼1

趙安馬上就仍然點了啞穴!申秋一邊拿手施了個法訣,開了天眼。

夏晴的腦部氣息不再是一團漆黑,而是團粉色的影子。

TM的,這是瘋了,沖著趙安揮了個手:「還是給封了口,聽著腦仁疼1

趙安馬上就仍然點了啞穴!申秋一邊拿手施了個法訣,開了天眼。

夏晴的腦部氣息不再是一團漆黑,而是團粉色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