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晚安,總裁大人>第035章:只看著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5章:只看著我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同人競技

走得近了,雷梟才發現,在佛像前還供奉著兩盞長明燈。

整座大殿內,僅此兩盞!

林寒星很長時間只是閉著眼睛,雙手合十,長睫自眼底投下暗影。

被晨光鍍成金色的顆粒狀灰塵在林寒星身邊縈繞,似有生命。

雷梟的目光從未在林寒星身上移開過。

燕北驍來了消息,江城那邊的事處在收尾階段。

按照計劃,他已經要開始準備離開這裡。

當初從上船那刻,便是雷梟以自己為誘餌設下的一個連環局。

包括他的失蹤,也是這計劃里的重要一環。

唯一失控的,就是遇到了她!

雷梟心裡正想著,卻見林寒星已經睜開了眼。

起身來到長明燈前,往裡面又添了些燈油。

「走吧。」

林寒星聲音恢復往日冷漠,甚至比尋常更冷上幾分。

只是剛走沒兩步,手卻從後面被雷梟給握祝

她回頭。

雷梟的大掌緩緩張開,修長手指沿著林寒星指縫嵌入,慢慢呈現十指緊扣的姿勢。

林寒星與雷梟對視。

金色光芒籠罩在兩人身上。

他手上輕微用力,將她帶到自己跟前。

林寒星想要收回自己的手,但卻被雷梟緊扣著。

她的身上有一種輕易可以被人捕捉到的戾氣,濃烈到似乎下一秒就會衝破她小小身軀。

如果這樣放任她出去,恐怕會出事。

清晰意識到這一點的雷梟手掌收緊,沒有讓林寒星掙脫。

此時的林寒星的確被無法宣洩的暴戾所籠罩著。

如同是夜晚閉上眼睛就會浮現腦海的噩夢,掙脫不開,控制不住!

事實上,每到她來這裡,啞叔都會擔心很長時間。

即便他不能說話,但林寒星都還是能夠感覺到。

雷梟居高臨下看著她。

暗影如同一道堅實牆壁籠罩著林寒星。

突然,雷梟雙手猛地落在她雙頰上。

炙熱的溫度與他掌心裡的薄繭匯合,交織在一起重重擠壓著林寒星心臟。

「把你現在想的一切都拋開。」

雷梟的聲音,清晰傳進她耳中。

「不論你在想什麼,都不重要,看著我」

「只看著我1

四目相接的瞬間,林寒星周身的戾氣在漸漸收斂。

雷梟的手穿過她發間來到後腦,稍稍用力便將她摁進自己懷中。

「別擔心」

「不論你想做什麼,我都陪你1

林寒星的鼻尖抵在雷梟硬實胸膛上,能夠清楚聞到自他身上傳來的好聞味道。

籠罩在周圍的負面情緒似乎再被慢慢抽走。

緩緩閉上眼睛,聽著他的聲音,睏倦感卻傳來

菩提樹下。

供遊客納涼的座椅上,林寒星靠在雷梟肩頭,正安靜睡著。

人來人往處,總會有人將目光落在這對俊男美女的搭配上,可不管旁人怎麼看

雷梟只是面無表情,一動不動。

她的所有一切,都像是個謎。

但唯有一點雷梟很確認,那便是林寒星的心裡隱藏著很深的恨意。

那樣深的恨意,令她夜不能寐,日不能安!

陽光穿透菩提樹葉間隙落在林寒星臉上。

雷梟看著她,涔薄唇角慢慢勾起弧度,抬起手擋住那些烈陽。

只是很快,他的眼神卻冷了下來。

不遠處,燕北驍臉色嚴肅的正看著他,似乎想說些什麼。

雷梟先是看了眼依舊在安睡的林寒星,朝燕北驍做了個手勢。

對方領悟。

找了紙筆寫下來,藉由路人傳給了雷梟。

紙上只有一句話。

而雷梟看完,眉峰倏然一緊。

面無表情抬頭與燕北驍對視

林寒星慢慢睜開眼睛。

她已經有些忘記自己到底是怎麼睡過去的。

只是睜開眼睛后最先感覺到的,卻是依舊與他十指緊扣的手,就這樣置於他大腿上。

有一瞬間的恍惚。

他們兩人的關係,饒是林寒星也很難形容。

始於孽緣,再到她將他撿回來,再後來

他一點點的滲透進了自己的生活里,一點點得寸進尺,一點點

成了她的習以為常。

他們不是朋友。

他們也不是戀人。

他們更不是陌生人。

不論你在想什麼,都不重要,看著我

只看著我!

視線沿著十指緊扣的手慢慢向上,劃過他硬實胸膛,劃過他起伏喉結

最終落在雷梟臉上!

或許是沒有想到,此時他也同樣在看著她。

耳邊周遭一切的聲音似乎都在慢慢退去。

只有呼吸和心跳聲,在逐漸加快。

突然,小孩刺耳哭聲響起,打破兩人間平和

「沒事嗎?」林寒星收斂好一切情緒起身,走到那個孩子面前蹲下。

男孩兒看起來三歲大的年紀。

或許是跟大人走散哭的很兇。

雷梟臉色陰沉的瞧著那孩子,不知在想些什麼。

愣是將那三歲大的孩子嚇得漸漸停了哭聲。

「小星」

伴隨噠噠噠的高跟鞋急速奔跑聲,林寒星只覺眼前一晃,孩子就被摟進了別人懷裡。

應該是孩子的媽媽找來了。

林寒星起身,目光幽深的看著眼前這對母子,以及她身旁幾名保鏢。

不知何時,天空零星飄了幾點雨下來。

片刻功夫,雨勢漸大。

「先過去避避雨,這麼小的孩子要是生了病就不好了。」

林寒星淡淡開口。

一行幾人很快便站在了屋檐下避起雨。

「剛才,謝謝你。」趁著躲雨間隙,小孩母親開了口。

對方一看便不是宋本地人。

「是來旅遊的嗎?」林寒星笑了笑,狀似不經意的問了句。

豈料簡單一句,卻令對方像打開了話匣子般,一股腦的吐了出來。

原來這對母子來自江城。

是隨丈夫一同來宋辦公的,只是丈夫忙於公事,她閑來無聊索性就叫人帶他們來逛逛。

沒想到,因為寺廟太大,竟令兒子走丟!

字裡行間,充斥著女人對丈夫忙於工作的怨氣與不滿!

「這樣的丈夫的確應該給點教訓。」

林寒星的聲音顯然引起了對方共鳴,連連點頭。

「我家就在這附近茶山上,若是太太你不嫌棄的話,等雨停了,要不要來我們茶莊坐坐?」當林寒星說出這句話時,雷梟的目光劃過她含笑的臉。

「真的嗎?會不會太麻煩?」

聽到茶山,對方表情驚喜。

「怎麼會麻煩呢?」

林寒星唇角微勾,心裡卻在冷笑。

她已經等了他們這麼久,又怎麼會嫌麻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