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040章:心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0章:心跳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科幻小說

夜極深。

林寒星洗完澡剛出來,就聽見門口動靜。

邊擦頭髮邊開門,在看到倚在門邊的雷梟時,手裡動作一頓。

「你來做什麼?」

林寒星話音剛落,手中毛巾已經被雷梟接過去。

下一秒,罩在她頭頂來回揉搓。

林寒星視線被毛巾遮住,只能看到他平坦胸膛。

「今晚我睡你這兒。」

等林寒星反應過來他說了什麼,雷梟已經進到屋裡,從裡面把門關上。

「出去。」林寒星推搡著他。

男人體力上的先天優勢在此時彰顯無遺。

雷梟輕鬆握住林寒星手腕,猛地將她整個人抵在牆上。

林寒星沒有絲毫防備,直到後背貼了牆,惱怒抬頭。

一瞬愣祝

雷梟一貫冷硬的五官此時放緩,深邃冷眸透著認真的看著她。

在清楚見到她眼底惱怒時,涔薄唇角突然勾起淺淺笑意,眼裡盛滿莫名溫柔。

心臟莫名漏跳一拍。

林寒星下意識屏住呼吸,想要躲開他那雙像是要吞噬自己的眼睛。

可又忍不住將視線留在雷梟臉上。

「別鬧1像是沒捕捉到林寒星那些小動作,雷梟低沉開口。

話音落下,林寒星猛地身體懸空!

竟是雷梟就著這樣的動作將她抱在了懷裡。

林寒星下意識將手搭在他肩膀上。

「你睡床,我睡地上。」

雷梟將她輕放在床上,目光不經意掃到她雪白腳趾,指甲小小的,如同雪白的茉莉花瓣兒盛開時的模樣,他又想起她放在他屋裡的那束野茉莉

「你有病啊?」

見他真的在地上隨便打起了地鋪,林寒星只覺得他莫名其妙。

「你這話,倒像是希望我和你一塊兒躺」

雷梟話還沒說完,一個枕頭迎面飛過來。

他穩穩接住,唇角笑意沒有絲毫變淺。

啪嗒一聲,燈被關上。

屋內陷入一片黑暗。

林寒星仰面躺在床上,睡不著,又因為床下還有個雷梟,翻身都有所顧慮。

這種感覺令她莫名煩躁起來。

突然,專屬於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伸了過來,於黑暗當中握住了林寒星的手。

他的手有些涼。

這是林寒星心裡瞬間湧起的想法。

他的拇指蹭著她手背,像是察覺到她煩躁的情緒,予以安撫。

啞叔似乎也還沒睡。

林寒星隱約聽到從他屋的方向傳來的京劇鎖麟囊唱段。

一霎時把七情懼已昧盡,滲透了酸辛處淚濕衣襟。

他教我收余恨、免嬌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戀逝水、苦海回身、早悟蘭因

緩緩閉上眼睛。

那些破碎的片段並未像想象當中的到來。

林寒星繃緊的身體慢慢放鬆下來。

而來自雷梟的手,一直都沒有鬆開

清晨。

陽光自窗帘縫隙穿透進來。

洋洋洒洒的落在地板上,光影斑斑駁駁。

林寒星睡得迷迷糊糊,只覺得整個人像是被什麼困住,就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到最後實在難受的很,終於睜開惺忪睡眼。

最先映入眼底的是男人下頜完美弧度。

林寒星大腦有片刻空白,像是反應不過來為何自己房間里會有個男人?

但很快,昨夜片段回籠。

稍稍清醒過來,動了動,才赫然發現原來之前覺得像是被什麼困住的

是雷梟緊摟著她的手臂。

原本她應該是在床上睡得,可是林寒星卻發現此時的自己竟躺在床下雷梟打的地鋪上,被他死死摟在懷裡,一動也沒法動!

他還沒醒。

下頜新長出來的鬍渣湛清湛清的。

臉部線條沒有往日冷硬。

昨夜穿的上衣隨意扔在一旁,僅著黑色工字背心。

在林寒星的人生里,她還從未跟任何一個人這般的親近過。

那種感覺微妙的

令她想起昨夜被雷梟抵在牆上困在他懷裡漏跳一拍的心臟。

突然,像是感覺到了什麼

林寒星的臉漸漸被緋紅色所佔據。

男人早晨的反應

此時正抵著她,那熱燙的感覺

饒是她想要刻意忽略都沒有辦法。

稍稍動了動,想要避開那尷尬,或許是動作有點大,雷梟眉峰緊皺,眼睛還沒睜開,手卻先一步的將林寒星摟回懷裡。

緊接著將唇湊到她額頭,蹭了蹭。

林寒星的臉轟的聲熱了起來。

「早。」雷梟晨間聲音如磨砂般暗啞,相較以往更為磁性低沉。

林寒星全身僵硬的像是塊兒石頭。

「昨晚你自己滾下來的,還硬是往我懷裡鑽。」

他單手插進發間,隨意撥弄幾下,眸底清明起來。

「你當我傻?」林寒星壓根兒不相信。

雷梟低頭看著她,突然勾了勾唇角。

「嗯,當你傻。」

事實上是昨夜林寒星睡著之後,雷梟輕手輕腳將她抱下床的。

原以為她會醒。

但沒想到林寒星竟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直到被他摟進懷裡,腦袋還往他脖頸間蹭了蹭,害的他差一點沒有將她立刻就地正法!

「放手。」

她說的,是他環在她腰間的手。

可雷梟非但沒放手,還用力的將林寒星往自己懷裡一摁。

只聽性感的悶哼一聲,雷梟稍稍揚頭,喉結上下滾動。

林寒星就這麼好巧不巧的被他摁擦過在那不可言說的部分上。

「姓雷的1

「心跳的這麼快?」

雷梟像是沒聽到林寒星語氣里的氣急敗壞,伸手摁在她心口處。

掌心裡傳來的失控心跳在雷梟看來,要比林寒星口是心非的那張小嘴誠實百倍。

林寒星是真恨不得撓花他的臉。

「昨晚睡得好嗎?」

突然,雷梟的表情轉為正經。

以手肘撐起上半身,手臂賁張肌肉更顯明顯。

林寒星有半晌沒說話,電光石火間,她似乎終於明白昨晚他為何寧願打地鋪,也要留在她房間里的理由

怔怔望著雷梟的臉。

陽光落在地板上,將他的身影鍍上層朦朧光影。

「你」

四目相對,兩個人誰都沒有再說話。

晨間的空氣里似乎流竄著些許名為曖昧的因子

雷梟下意識的向前湊近。

林寒星清楚感覺到他在一點點的拉近兩人之間距離。

她明明能夠很輕易的躲開,可這次,她卻像是被什麼定住似的,一動不動。

距離越來越近

叩叩叩

突然,門外傳來敲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