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277章:躲雨的屋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7章:躲雨的屋檐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私家偵探的老婆瑟縮了下肩膀,神秘兮兮開口。

林寒星看出她想吊自己胃口,似笑非笑。

「那天來拿東西的,是蘇家那個太太。」

蘇家太太?

林寒星同雷梟對視一眼,她說的是鍾以芙?

「你們想啊,當初那件事最大的受益人是誰?」

如同打開了話匣子,私家偵探的老婆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人在遇到危機的時候會先下意識保護住自己,這是本能反應,你說要有怎樣深厚的感情才才會置自己的生死於不顧,保護身邊人?」

私家偵探的老婆嗤笑一聲,語帶嘲諷。

林寒星沒說話,但大腦在快速思考。

說實話,她並不相信鍾以芙對雷媽媽有多麼深厚的感情。

不然這些年的行事也不會越發過分。

要知道,一個人的性格從出生開始便是深埋在骨血里的。

這是最本性的東西。

當然,這也不排除是因為鍾以芙遭受的這場重大變故令她性情大變轉而貪婪。

「除了你的猜測之外,還有什麼佐證?」

雷梟低沉開口,聽的私家偵探的妻子一愣。

「安全帶」

許久,她猶豫了下,但最終還是將這三字說了出來。

「我老公用了點手段,弄了幾張當年的調查卷宗,我當時掃了兩眼」

「你繼續說。」

「當時司機在前面開車,雷夫人和蘇太太都是坐在後排的。」

私家偵探的妻子努力回想自己當時看的文件內容。

「可後來根據調查卷宗的內容顯示,蘇太太那邊的後座安全帶,是從根部被撕扯開的,並且安全扣拼插在一起。」私家偵探的妻子抬頭同林寒星對視。

「這就說明,出車禍的時候,鍾以芙是系著安全帶的?」

「對,在當時那個年月里,誰上車坐到後座會有那個意識先系安全帶?」

「你的意思是,鍾以芙早就知道會出車禍,並且提早做了準備?」

林寒星很快捕捉到私家偵探妻子話里的重點。

「對對對!我就是這個感覺1

見林寒星理解了,對方顯然很高興。

「並且我還覺得,當年的車禍好像原本也不應該這麼嚴重」

雷梟的手突然落在了林寒星的背脊上。

幾乎是在瞬間,林寒星便領會了他的意思。

對於私家偵探老婆提的這點,顯然雷梟也是同意的。

當時如果只有雷媽媽坐的這輛與姜喜寶父親開的那輛車相互撞擊,受到的傷害絕對不會像後來發生的那樣嚴重,可要怪就怪

有輛闖紅燈的麵包車橫插進來!

「不過這些都是我的猜測,要我拿證據我拿不出來1

私家偵探的妻子說完,貴賓室內陷入了死寂般的安靜。

「說完了,我可不可以走了?」

林寒星和雷梟一直沒說話,私家偵探妻子有些忐忑的打破了沉默。

「我叫人送你下去,你放心,既然我承諾過會保你性命,那便絕對不會有意外。」

林寒星平靜開口。

這句話說完,私家偵探老婆心徹底放了下來。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雖然站在這女人梢謊很可怕,但自己就下意識的肯定能夠決定生死的反倒是坐在高腳椅上的她

純粹是直覺。

私家偵探妻子的手剛落在門把上,卻像是又想到什麼突然轉身。

「對了,蘇太太來拿東西時,後座上還坐了一個人。」

當時她本來也就是隨意往後面掃了眼。

豈料坐在後排的那個人幾乎是條件反射的擋住了臉。

「我原本也沒當回事兒,只是後來想了想」

「總覺得蘇太太倒像是為了那個人才會露面親自走這麼一遭。」

說著說著,私家偵探老婆笑了笑離開了。

貴賓室內,重新陷入安靜。

「當年的事,果然沒有那麼簡單。」

林寒星嘆了口氣,側頭看向雷梟。

鍾以芙絕對不會是幕後主使。

先不說當年她只有十幾歲。

單憑著那五六萬舊幣,就不可能是她一個孩子能夠承擔的起的。

更何況還要把親爹搭進去。

可鍾以芙絕對知道當年的真相,並且直到現在都跟那人有所聯繫。

那個坐在後座的人,到底會是誰?

「我先送你回林家。」

雷梟的臉色陰沉,兩道劍眉緊擰的死死的,遠遠看起來和個川字一樣。

聞言,林寒星抬手看了眼腕錶。

全程這麼折騰下來,已經過去了近三個小時。

「雷梟。」

她叫住他。

蔥白指尖落在他緊皺眉心。

輕柔而又耐心的幫他將略顯粗糙的眉心一點點撫平。

「元寶說過,雷媽媽最喜歡吃城東的徐記和郭記,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去趟吧。」

她知道,這個男人向來將家人放在第一位。

這是沒有人能觸碰的雷區。

雷梟薄唇習慣性的微抿著,光影將他稜角分明的臉分割成明暗兩段。

但不管哪一段,都如同造物者寵兒,叫人瞧上一眼便不由自主的神魂顛倒為之沉迷。

「好。」看著林寒星,雷梟緊鎖眉心終於稍稍鬆開。

兩人自地下酒吧出來時,才發現外面下起了雨。

雷梟同林寒星並排站在屋檐下。

不知何時起了薄霧,煙雨蒙蒙。

雷梟以眼神示意手下去拿桑

反倒是林寒星,仰著頭看著自屋檐下淅淅瀝瀝滴落的雨簾。

像是想到了什麼,嘴角噙起抹近乎於溫暖的笑。

雷梟側頭看她。

那雙黑白分明的眼底澄澈而乾淨,纖長卷翹的睫毛密的像梳不開,瓷白剔透的皮膚像是嫩嫩的水豆腐,總叫人不由自主的想去捏上那麼一把。

「在想什麼?」他問。

林寒星聞言側頭看他,嘴角的笑意並未收斂。

伸出手,任由雨水沖刷著掌心。

不知是不是被林寒星感染,雷梟猶豫了下,學著她的樣子伸出手。

「我想眠姨了。」

林寒星聲音很輕,就像外面繚繞的霧氣一樣。

這是雷梟今天第二次聽到她提起這個名字。

顯然,這個人對寒星的影響很深。

你只見過金叔和啞叔,若是早幾年,其實我身邊還有一人的

雷梟突然回想起林寒星說的這句話。

她的態度,令雷梟對一個陌生人產生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