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晚安,總裁大人>第278章:眠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8章:眠姨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

「眠姨將我撿回去的那年,我們住在山裡。」

林寒星長睫輕顫,回憶令她那張精緻小臉褪去冷漠,顯得尤為柔軟。

「那裡不通水電,沒有公路,罕有人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這是種被現代文明摒棄在外的生活方式。

「每天早晨,眠姨都會帶著我進山,她會教我辨認長在角落裡的各種藥材,哪些是能吃的,哪些是有毒的,哪些是致幻的,哪些是致命的。」

這些都是眠姨一點點教給自己的。

「山上回來后,她會同我一起待在房間里抄佛經。」

「眠姨總說我戾氣與殺氣太重,不懂收斂,恐生孽障。」

「所以她教會我的第一件事,便是靜心。」

那時候的林寒星,被恨意偏執與恐懼支配,整日遊走在危險邊緣。

「今天在你家,袁素素露的那一手,早在十幾年前眠姨就已經教給過我。」

眠姨的字寫得是真好看。

她可以遊刃有餘的兩手書寫不同字體。

楷書行書草書等等都可以駕馭,而林寒星最喜歡的,卻還是她寫的簪花字。

寫在宣紙上,如同印刷出來的一樣。

至於袁素素,不過是邯鄲學步,偷了點皮毛的東西,便沾沾自喜,以為學到了精髓。

「我們院子里有一棵很大的龍眼樹,下午的時候眠姨就會在那下面教我下棋。」

去拿傘的手下回來了,但雷梟卻並未打斷林寒星。

在提起她的眠姨時,寒星有了同往日里不一樣的活力。

沒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沒有叫人喘不過氣來的威壓。

如這個年齡該有的生氣。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她教會我的第二件事,謀局。」

旁人做事,大都是走一步看一步。

而眠姨教會她,要先懂得縱覽全局,然後學會走一看三,同時揣摩敵手路數。

「山上經常會有村民放的捕獸夾,眠姨每次帶我上山,見到還有救的,便會叫我找草藥治療後放生,但若是實在沒辦法救治,則會留下等村民帶走。」

「這是她教你的第三件事,心存善念,量力而行,但同時也要為別人留條活路。」

雷梟沉聲開口,聲音低磁性感。

林寒星抬頭看她,小扇子似的長睫忽閃忽閃的。

自她黑白分明的大眼裡,雷梟甚至能夠看到自己倒影。

兩人身高上本就有些差距。

林寒星儀態很好,站姿優雅,背脊挺直,顯得脖頸更加雪白修長。

自雷梟的角度看去,就連她凹陷的鎖骨,都是那麼好看。

在他眼裡,她小巧玲瓏的當受人保護才對。

「雨要停了。」

這場雨來得快去的也快,兩個人說話的工夫,雨勢已經小很多。

雷梟將黑色大傘放到門口傘架上,徑自伸手握住林寒星手腕。

慢慢張開的手指穿插進她細軟指縫裡,十指緊扣。

「不是說要去城東?」

因著當年車禍隱事而在心裡蒙上陰霾的雷梟終於恢復了往日冷靜。

「嗯。」林寒星唇角勾起的梨渦令雷梟看到時也不自覺的鬆了唇角。

最美不是下雨天,而是與你躲過雨的屋檐

以前覺得特別莫名的一句話,在這時卻終於能夠領悟到其中意境

林家別墅。

雨停了,路嘉樹告辭離開。

今日晚飯後,路老爺子便派人準備了份禮物,為今日蠻橫上門要人的行為道歉。

路嘉樹主動將這事兒攬了下來。

「路先生」

聽到身後動靜,路嘉樹眼底劃過嘲諷,臉上卻堆起溫文的笑回頭。

追出來的是洛如茵,手上還拿著個打火機。

一身油漆稀釋劑的味迎面撲來。

「你的東西忘了。」

雨剛停,月亮卻已出來,照亮洛如茵臉上一片春光。

「謝謝。」路嘉樹笑著接過。

不知有意無意,指尖擦過她手指。

惹得洛如茵臉上泛起了紅。

「路先生,林小九真的太放肆了,我以為她在家對我和姑姑這樣也就算了,沒想到在外面我代我這個表姐向你道歉1

「對你和你姑姑?」

洛如茵表情陰晦,顯然是有一肚子火想發泄。

「附近有咖啡廳,不如我請洛小姐喝一杯如何?」

路嘉樹這話說的風度翩翩。

聽的洛如茵心頭一盪,有些忘了東南西北

城東的徐記和郭記果然是百年老牌。

雷梟開車到的時候,徐記的醉鵝已經售罄,就連郭記的乳鴿也只剩下兩隻。

這還是因為之前那場瓢潑大雨的關係。

否則這個點了什麼都剩不下。

林寒星趕忙叫人打包起來。

就在店員打包時,她手機上來了條簡訊。

林寒星掃了眼,眼底露出譏諷。

提著打包好的乳鴿,林寒星回到車上。

雷梟正接電話。

劍眉緊皺顯然不悅,正要掛斷,見林寒星上來挑眉看他,索性開了擴音。

「雷哥哥,我難受。」

袁素素輕哼的聲音透過擴音傳遍車廂內每個角落。

本就輕柔的女音聽起來更像是誘惑,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島國動作片兒。

「呵呵」

林寒星倒是真挺佩服袁素素的鍥而不捨。

如果換做是她在經過白天的事兒之後,是絕對不會有臉再打這通電話的。

「」電話那頭陷入沉默。

只是呼吸聽起來沉重了。

噠一聲,電話自那頭被掛斷。

這段插曲,林寒星壓根不放心上。

「等一下別忘了把這乳鴿給雷媽媽送去,另外關於車禍和鍾以芙的事」

林寒星想了想,還是開了口。

「沒有確切證據之前,我不會跟媽提起。」

不等林寒星說完,雷梟已經自然接了下一句。

「送我回林家吧。」

林寒星將安全帶繫上,車廂里飄著乳鴿的香味。

「我不喜歡她。」

短暫的沉默過後,雷梟突然開口。

林寒星側頭看他,有半響沒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麼。

雷梟目視前方,手穩穩掌控著方向盤,給人以踏實感。

林寒星笑了。

她當然知道雷梟不喜歡袁素素。

剛才響的那支是雷梟工作用手機。

連電話都只留工作電話,要說雷梟對袁素素有意思她第一個不信。

只是

很喜歡他略顯笨拙解釋的樣子。

自林寒星這個角度看去,恰好能看到男人下唇上她留下的小傷口。

已經結了痂,摸起來硬硬的。

視線越過車窗不經意掃到一旁。

「停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