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晚安,總裁大人>第280章:哪根神經搭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0章:哪根神經搭錯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歷史穿越

雷梟的身上,有專屬於男人的成熟味道。

好聞到令林寒星暈眩。

即便已經吻過那麼多次,但當他舌尖探進來時,林寒星還是下意識微抿唇瓣抵祝

卻不料這樣的動作,反倒像是主動口允吸。

令男人自尾椎骨處升騰起不可言說的酥麻。

緊扣在林寒星後腦的手徑自插進柔軟長發內,來回撫摸著。

那張雪白而又精緻的臉,在昏暗車廂里,從頭到尾都被雷梟似狼般盯著。

極具侵略性的氣場太過強烈。

林寒星的手都不知該往哪裡放,索性架到雷梟肩頭,環在他脖頸后。

「今晚」

和我回御景苑幾個字還沒說出口,一道強遠光自對面由遠及近的打了進來。

那光線太強烈,將車廂幾乎照亮如同白晝。

也令林寒星清楚看到壓在自己桑是怎樣一副表情。

雷梟幽深的眼裡遍布霸道與情深,與他兇狠到像要吃了她的動作截然不同!

「來人了。」林寒星喘息著,幾乎要沉溺進他的瞳孔里。

「嗯。」雷梟比她好不到哪裡去,下面繃緊的伯起緊貼西裝褲。

粗糲的手指順著林寒星領口蔓延進去,捏住她柔軟飽滿。

外面傳來道別聲。

是路嘉樹同洛如茵。

即便知道雷梟這車的隔離膜是特供級別,自外面絕對看不到裡面

可林寒星還是難得的緊張起來。

雷梟的手自她後腦慢慢游移到她背脊,對於那幾個敏感點,他已經有了大體掌控。

「嗯」林寒星悶哼一聲,將臉別進他頸窩。

軟唇不自覺輕劃過他動脈處。

雷梟的眸光瞬間微眯變得犀利,而伸進林寒星領口的手正不斷將掌心裡那團柔軟揉捏成不同形狀,掌心裡有什麼在不斷的變得硬實。

他重新含住她的唇瓣,那種濕漉而又滾燙的溫度,叫兩人同時為之一顫。

林寒星長睫輕顫,卻看到站在別墅門口目送路嘉樹車輛離開的洛如茵,視線直勾勾的朝這邊不住掃來!

「我要嗯回去了」

林寒星說這話時,雷梟正埋首在她領口下,微微刺痛的感覺自皮膚清晰傳來。

而西裝褲下伯起的堅硬,正有一下沒一下的蹭著她。

將車廂照亮如白晝的遠光燈湮滅。

兩人周圍重新恢復到了昏暗。

「嗯,我知道。」雷梟的聲音自她領口傳來,悶悶的,卻十足性感。

他沒有再動,似乎是在平復著身體里的躁動。

林寒星低喘著,蔥白手指插進雷梟腦後黑髮里,將下頜抵在他頭頂。

「下次,我們回御景苑。」

突然,雷梟再度開口。

而意識到他話里深意的林寒星,先是身體下意識微顫,不知過去多久,終於點頭。

雷梟的唇在她看不見的角落裡勾起深壑弧度。

待到下面平復,放開了寒星。

伸手幫她將凌亂的衣服整好,又耐心撫平她長發。

「去吧。」

林寒星下了車,一股雨後帶著泥土的腥味迎面拂來,令她稍稍清醒。

回過頭,看向雷梟。

他也在看她,一如每一次目送林寒星離開時那樣。

眼神里有著深邃,有著不舍,更多的是眷戀。

像是有朵雷梟種下的花兒,自她心頭處肆意盛開,惹得心跳都如擂鼓般,不受控制。

「我走了。」

林寒星甚至有些忘了自己是怎麼走回去的,只覺身後有道幽深目光在一直追隨著她。

「呵呵,不要臉。」

一股油漆稀釋劑的味竄入林寒星鼻息。

伴隨著譏諷聲,躲在暗處的洛如茵雙手環胸走出來。

林寒星眸光陡然轉冷。

「你果然在那輛車裡1洛如茵高傲的抬頭,如同自己是小公主般。

林寒星心情好,懶得同她計較。

看也不看洛如茵,想要繞過她繼續往前走。

「站住1

洛如茵卻是不依不饒,顯然是不準備就這樣放過她。

「瞧你這副沒了男人就空虛的樣兒,林小九,你有什麼好狂傲的?」

洛如茵的眼死死盯著林寒星一看就是被狠狠吻過的唇,聲音陰陽怪氣,還摻雜著些許說不明的妒忌,偏偏這一點,被林寒星聽了出來!

「不過是個有錢就可以上的賤貨,那雷大少也不怕得病1

洛如茵忍不住回想,若是母親去馬場那日她能跟著,若是救了雷家小少爺的是自己,若是

那麼現在,在那個男人身下嬌喘的,會不會就是自己?

本不想同她計較的林寒星,聞言眼神陡然危險眯起。

「你再說一遍?」夜色里,林寒星的聲音聽起來很輕柔。

吳儂軟語,不似故意裝出來的嬌滴,倒更像是融入骨血里的媚。

「我勸你低調點兒,等雷大少把你玩膩了,像垃圾一樣隨手丟掉的時候,我怕你哭都來不及1洛如茵譏笑著,顯然一次次在林寒星手上吃虧,還是沒學會聰明。

「到時候,我要你跪下舔我的腳,叫所有人都知道氨

洛如茵話還沒說完,下一秒卻被面無表情的林寒星猛地伸手拽住長發,以著詭異而又痛苦的姿勢被對方猛地推到牆壁上,發出咚的劇烈聲響!

「你今天就頂著這一身怪味同路嘉樹見的面?」

林寒星嘴角噙著殘酷笑容,本不想同洛如茵計較,可偏偏她就喜歡上杆子犯賤!

聽到這句話,洛如茵想到那個溫文爾雅的男人,猛地掙紮起來!

「放開我!放開我林小九1

洛如茵頭皮劇烈疼痛,終於記起被恐懼支配的感覺是什麼!

「洛如茵,你到底是哪根神經搭錯了,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挑釁我,嗯?」

別看林寒星瘦瘦的,但手上的力氣連男人都能制服,更別提嬌生慣養的洛如茵。

「你是不是覺得我真不會對你做什麼?」

話音落下,林寒星指尖有道銀芒閃現,隱約可見刀片。

幾乎是瞬間,割斷了洛如茵身上穿的沙灘裙兩條細弔帶。

那輕薄的面料輕飄飄的直線垂墜到她腳邊,攤成一堆。

「氨洛如茵只覺全身一陣涼意襲來。

沙灘裙下,除了胸貼和小之外,她什麼都沒穿!

月光下,白花花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