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晚安,總裁大人>第282章: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2章:滾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

只是還不等袁素素靠近,在同雷梟眸光對視瞬間,腳下卻像瘋長了藤蔓,動彈不了一步!

此時的雷梟,僅僅坐在那兒便給人種無法呼吸的壓迫感。

下過雨後的皎白月光如同水銀般自露台鋼化玻璃牆傾灑一地。

本來極有美感的畫面,卻令袁素素通體生寒。

在雷氏總裁的位置上坐慣了,除非雷梟刻意收斂氣場,又怎容生人靠近?

他本就不是什麼好脾氣的男人。

所有的包容都給了林寒星同家人,哪裡還會再分出旁的給他人。

「袁素素,我對你的容忍,完全是看在袁伯伯的面子上。」

雷梟的聲音,如同他看向袁素素的目光,冰冷的沒有任何溫度。

這話已經近乎是撕破臉皮的難堪。

袁素素先是一愣,隨後眼淚是真的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

對於她的眼淚,雷梟有些生理性厭煩。

腦海中不由想起寒星。

他好像,從未見到過她哭。

堅強到好似不需要任何人保護。

袁素素哭了半天,卻聽不到雷梟來哄。

在家裡,只要她哭了,不論她想要什麼,大伯都會給她的。

眨眼一看,雷梟卻是壓根兒沒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看向別處的眼神都散著,似乎是在想什麼。

只是袁素素的視線掃過來瞬間,雷梟便敏感察覺到。

微斂心神,起身就要離開。

「別走,雷哥哥你別走」

見她要走,袁素素這次是真的不管不顧從後面衝上去抱住他,任性的不叫雷梟離開。

雷梟瞳孔驟然一縮!

幾乎是在瞬間,袁素素茫然的倒坐在了地上。

雷梟表情陰暗的緩緩轉身看著她,一言不發,但陰鷙氣場在身邊極速遊走

顯然是要失控!

他最無法忍受的,便是旁人隨意的碰觸。

這些年,能突破禁區的,也不過寥寥幾人而已。

「滾1

許久,就在袁素素以為他要殺了她時,雷梟終於開口。

英俊的臉完全隱沒在光影的暗面,周身透不得一絲光,宛如地獄來客。

扔下這個字,雷梟再也不看坐在地上的袁素素一眼,轉身離開

林寒星從浴室里走出來。

剔透小臉如同出水芙蓉,乾乾淨淨沒有一絲瑕疵。

自家居服外露出的皮膚是泡過後的粉嫩,吹到半乾的青絲隨性披散在身後。

突然,門從外面被打開。

「人是死裡面了嗎!和那個老來廚房要飯的飯桶一樣真惹人討厭1

傭人表情不耐,和身邊人吐槽。

「就是,餓死鬼投」

卻在看到屋內站著的人時愣在原地。

她在啊,那她剛才敲半天門,屋裡一點反應都沒有。

林寒星面無表情,倒是端了杯子不緊不慢的先喝了口水。

只是冷漠目光卻緊鎖在傭人臉上,叫後者分毫動彈不得。

「進來前我同意了嗎?」

噠一聲,馬克杯放在桌上發出悶響,林寒星這才開口。

傭人下意識搖了搖頭,很快又反應過來。

「我敲好久門了,是小姐你沒聽到。」

將責任推到林寒星身上。

林寒星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令後者不由脊背發涼。

「夫人叫你去書房。」傭人想了想,又說。

林寒星沒說話,不知在想什麼,手裡握著的馬克杯已經空了。

就在傭人想要轉身離開時,卻在林寒星下一秒的動作里,徹底嚇軟了腿!

只見林寒星朝她微微一笑,手中馬克杯卻以光速朝傭人身旁的牆壁的裝飾柱砸去。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

砰的一聲巨響,馬克杯碎成渣,飛濺的碎片四散在走廊!

聲音太大,引得原本坐在大廳里的林彥書一家抬頭。

「現在跟我聊聊,餓死鬼是誰1

林寒星看著那兩個嚇傻了的傭人,走過去時,甚至還恐懼的瑟縮了下。

「這是怎麼了」

林彥書和老婆鍾婉兒走上來,見到林寒星表情,沒敢上前。

啞叔悄無聲息出現在林寒星身旁。

慫拉的眼皮下,一雙冷漠的眼有力而強勢。

林寒星看也不看林彥書那邊,隨手在露臂的家居裙外面套了件薄開衫。

傭人不敢開口,林彥書一家又在狀況外,完全插不上嘴。

僵持間,卻聽到一陣獨特口哨聲響起在走廊,叫人心頭一顫。

林彥書定睛一看,竟是小九在吹。

啞叔聽到后,以手指抵在唇邊,氣音回答著林寒星的問題。

「啞叔,去把喜寶給我叫來。」

啞叔剛才的回答很簡單明了。

她不在,林家人將姜喜寶同啞叔視為空氣。

啞叔還好,力氣大飯量也大的喜寶就折騰了。

跑了廚房幾趟也沒吃到飯,現在恐怕正窩在房間里難受呢。

林彥書同鍾婉兒面面相覷,到現在也沒弄明白小九和那個糟老頭不過對了幾句口哨,怎麼話題就又轉到那個胖丫頭身上了。

等到林又琳被傭人從書房裡叫下來的時候,客廳里已經擠滿了人。

弟弟一家擠在旁邊的沙發副位上,倒是林寒星坐在沙發正主位置,旁邊還伴了個胖丫頭。

姜喜寶表情隳枘璧摹

她從小飯量就大。

別的小姑娘和小雞崽子似的吃幾粒米就能飽的時候,她一個人就能吃掉一桶米飯。

今天林寒星離開之後,在林又琳的授意之下,廚房刻意沒有給啞叔和姜喜寶留飯。

姜喜寶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吃不飽!

林又琳頭疼的都快炸裂了!

偏偏老公和大兒子今晚有飯局要參加,不然還能在這裡給自己出出主意。

「姑姑來了,坐吧。」

林寒星那聲音不冷不熱,聽不出嘲諷也聽不出熱絡。

「小九,你把傭人都叫出來做什麼?」

林又琳哪裡能坐下。

她在書房一直等著小九去,原本還想跟她說說路家的事,沒想到又出事兒了!

「喜寶,你想吃什麼?」

對於姑姑的問題林寒星充耳不聞,倒是側頭看向身旁的白胖丫頭。

姜喜寶的眼睛噌一下亮了!

如同是在沙漠里找到了綠洲,那眼神令林寒星這麼鐵石心腸的人都不忍心起來。

「肉包子可以嗎?」

似乎是怕麻煩到林寒星,姜喜寶怯生生開口。

「當然可以,你要幾個?」

林寒星拿出手機,準備訂餐叫人送過來。

在看到姜喜寶伸出的五個胖胖手指頭時,她下意識說了句五個是嗎?

「五五十個1

姜喜寶靦腆一笑,全場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