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晚安,總裁大人>第283章:肉包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3章:肉包子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

饒是林寒星,也為這個數字驚了下。

「是不是太多了?」

姜喜寶看著別人一臉驚愕望著自己,有點不好意思。

「要不四十個」

下意識看向林寒星,生怕九姑娘因為她吃的多不要她,狠狠心少要十個。

沒人知道這胖丫頭的心在滴血。

再少,她就真的吃不飽了。

「五十就五十,能吃是福1

林寒星伸手摸了摸姜喜寶的腦袋,她看自己的眼神,真的很像小白向她討酒喝的模樣。

叫人實在不忍心拒絕!

姜喜寶笑了,黑漉漉的眼睛彎的像月牙兒。

討人喜歡。

林寒星用手機吩咐下去,這才重新將視線落回到姑姑身上。

「這幫傭人欺上瞞下,竟然趁著我不在的時候給我的人臉色看」

林寒星左腿優雅交疊在右腿之上,那一片雪白肌膚晃得人心悸。

「這分明是在打我的臉啊1

被飛來的馬克杯嚇到的那兩個傭人臉色慘白的站在人群里。

直到現在都還沒回神。

「我這人偏偏還特別好面子,姑姑,你說這事兒是用你的辦法解決,還是」

「用我的辦法?」

林寒星慵懶斜倚在沙發靠枕上,剛洗過澡過的素顏乾淨剔透,聲音卻是截然不同的冷漠。

「小九,你能不能不要再惹事了?」

今天路嘉樹來了之後林又琳才知道,原來路大少那雙手竟然是小九找人打折的!

林又琳話音落下,林寒星斂了嘴角笑意。

面無表情同林又琳對視。

「既然嫌我惹事,姑姑大可以將我趕出林家。」

如果可以,她也想將她轟出去!

可是林氏集團股份

林又琳在心裡咬牙切齒的回答,可面上又要裝作一副粉飾太平的模樣。

「小九你說的是什麼話,姑姑怎麼可能把你趕出去1

說完,林又琳的視線掃過大廳內站滿的幾十名傭人。

「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惹小姐生氣!自己站出來領罰,難道還要等我一個個去找?」

她將怒火全都撒在這幫人身上。

林彥書一家聰明的沒有摻和進來,坐在一旁保持著沉默。

傭人們哪裡敢說話。

倒是林又琳的怒火聲將二樓的洛文宿喊了下來。

他和洛如茵是從側門進來直接回的房間,而鬧起來時洛文宿在洗澡,也並未聽到。

「發生了什麼事?」

洛文宿直接看向林寒星。

又是她!

幾人說話間,林寒星的人已經將包子送了過來。

五十個熱騰騰的肉包子,用隔熱的牛皮紙袋裝著,聞著味兒都叫人食慾大開。

「慢慢吃,聽到了嗎?」

林寒星將那麼一莞因著食物眼睛發亮的姜喜寶,還特意叮囑了一聲。

姜喜寶立馬像小狗一樣的連連點頭。

單純的笑稍稍驅散了林寒星臉上寒意,但也只是稍稍而已。

有了食物,姜喜寶頓時一改剛才蔫蔫模樣,也顧不得燙直接伸手拿了個肉包湊到嘴邊咬了口,鮮甜味濃的湯汁被她小口吮進嘴裡,那吃相

勾的晚上吃飽的幾人,又跟著餓了起來!

「小九,也不是姑姑說你,不過是一點小事,你又何必這麼大動肝火的。」

林又琳一陣頭疼,又奈何不了林寒星分毫,憋得快要內傷。

「今天姑姑讓她們叫我去書房,豈料她倆端的派頭比我都大,倒讓我都分不清誰是主人誰是傭人了!我要是不動一動肝火,到被人騎在頭頂那天,就晚了1

誰敢騎在你頭頂?

又不是不要命了!

眾人心裡齊刷刷吐槽,但又不敢明說。

「看來姑姑威嚴還不夠大啊,過去這麼久了還沒人出來領罰。」

林寒星將話題重新繞回來,而身邊的姜喜寶正以光速解決著懷中紙袋裡的肉包。

「既然如此,那不如都開了,重新找批人來。」

林寒星話音剛落,對面幾十個傭人不幹了。

他們心裡其實都知道太太作為姑姑想要給這個侄女兒上點眼色,也都睜隻眼閉隻眼的。

可現在事關他們的工作,又怎麼可能繼續保持沉默?

一時間,大廳里吵吵鬧鬧的,惹得人心煩。

林又琳感覺自己頭疼的毛病又加重了,可偏偏作為自己軍師的老公還不在!

「喜寶,他們太吵了。」

林寒星看著已經去了半袋子的肉包,懶洋洋的說。

九姑娘說他們太吵了!

姜喜寶的大腦接收到這個指令瞬間,周身氣場就變了!

眾人只聽到啪的一聲巨響,原本吵鬧的大廳驟然安靜下來!

只見被姜喜寶用手刀劈過的大理石茶几桌面,一條裂縫正以清晰可辨的速度迅速擴張開來,看的直教人心驚肉跳!

「再吵,死1姜喜寶的視線環顧一周,學著林寒星的口氣低喊了聲,隨後又埋頭跟自己的肉包子奮戰起來!

林寒星不得不承認,當時坑了喜寶十年為自己賣苦力的決定下的有多正確!

有了喜寶這個吉祥物在,能免掉太多不必要的麻煩!

「小九,有些都是跟了林家十幾年的老工人,哪裡有說開就開的道理。」

林又琳直到現在才看出點門道來。

說什麼開了傭人是假,立威恐怕才是真!

林寒星沒看姑姑,倒是起身緩緩走向那群傭人。

啞叔不著痕的踢了姜喜寶一腳,喜寶一愣,連忙擦乾淨手同啞叔一起跟在林寒星身後。

林寒星的眼神很給人壓迫感。

這是與她對視的每個人心裡共同升起的一句話。

「我不論之前你們對我的事抱著怎樣的看法」

林寒星表情冷漠,脊背挺直,走起路來的模樣叫人不由眼神跟隨其來回移動。

「既然我回到了林家,你們最好把那些上不得檯面的小心思都收斂起來。」

林寒星帶著啞叔同姜喜寶,就像是要這些人仔仔細細看清楚般。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誰叫我難受一刻,那我就叫誰煎熬一生1

「不過」

林寒星用作轉折的這兩個字,叫大廳內所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卻見林寒星緩緩轉身,看向林又琳。

眼神里的挑釁只要不是個傻子,都能夠看的一清二楚。

「其他人可以,這兩個人,絕對不能留1

林寒星指的,便是今天招呼不打便打開她房門的那兩個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