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晚安,總裁大人>第286章:黑與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6章:黑與白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

猛地將寒星推倒在床上。

及腰青絲似綢緞般自白色床單鋪開,她仰頭,露出大片象牙白天鵝頸。

雷梟有力大掌撐在她頭兩側,居高臨下看著。

結實手臂繃緊,根根青筋鼓起,隱藏著無窮爆發力。

寒星伸手,沿著他硬的像石頭一樣的胸膛慢慢滑落。

眼神單純無害,可動作卻十足大膽。

「你這裡,鼓起來了。」

隔著西裝褲,咬著下唇,寒星捏住那硬邦邦的東西。

轟的一聲,即便雷梟知道這是夢,可身體已經誠實出賣理智。

鼻息漸漸變粗。

單手輕撫她挑剔不出任何瑕疵的臉,指腹一遍遍摩挲那顆眼角淚痣。

寒星笑著,側頭吻著他粗糙掌心。

細細密密的。

雷梟覺得自己要瘋了,身體里流淌的血液似乎都在叫囂著撕碎她的衣服。

「好大埃」偏偏夢裡的寒星還在撩撥他理智。

「器大活好嗎?」

雷梟表情繃緊,幾乎是在下一秒將腦海中所想的事付諸於實際行動。

哧啦一聲,黑色襯衫破碎成條。

寒星像只受驚小鹿似的睜大著眼,可還不等開口,身體被猛地翻轉,趴到床上。

細細的手臂被反剪在身後,雷梟整個貼靠上去。

「你太粗魯了。」她小聲抗議。

雷梟想說抱歉,但緊抿著的薄唇卻只是更用力的沿著她後背留下屬於自己痕。

「阿梟,我不舒服」

將臉埋在薄被裡,寒星整個人脆弱到令人失控。

他的動作極為生疏克制,卻在聽到阿梟二字時,失了理智。

「阿梟」偏偏她還用著嚶軟語調悶哼著。

阿梟

阿梟

雷梟猛然睜開眼,額頭上布滿了汗水。

手下意識摩挲身旁位置。

是空的。

呼吸還帶著粗糙的喘,強烈失落感令他深諳眸光更顯陰鬱。

額頭的發自然垂落下來,斂住雷梟所有情緒。

而床頭鬧鐘顯示,才不過是凌晨三點半而已。

突然,雷梟像感覺到什麼,掀開薄被。

那裡,已經是一塌糊塗。

這個對外強硬到不能再強硬的男人,平生第一次夢了。

仰頭靠在床頭,雷梟茫然又無奈。

腦海里卻是一遍又一遍的回蕩著夢裡寒星軟軟糯糯的那兩字。

阿梟

清晨。

林寒星自樓上下來時,本和樂的餐廳氣氛陡然降到了冰點。

洛明薇自昨天下午出去后就沒回來,洛如茵則是沒下樓,除這兩人之外的其他林家人,此時都坐在長條餐桌前吃著早餐。

經過昨晚的事,再也沒有傭人敢小瞧她。

就連早上啞叔來用廚房,受到的待遇同昨天都是截然不同的。

很快,啞叔就端著幾樣小菜走了出來。

涼拌薄荷是嫩青開胃,橙汁山藥酸甜爽口,蛋卷焦黃誘人,就連小小一碗芋頭紅棗蜂蜜粥都做的是口舌生津,望而生羨。

即便回到林家,林寒星的飯依舊是啞叔來負責。

小小一盤碟,分量很少,顯然是一人份的量。

林又琳看看林寒星面前的飯,在看看自己面前乾巴巴的烤麵包與煎蛋牛奶

以前還不覺得,現在索然無味!

其他人也是同樣的想法。

林寒星卻是不去管旁人看法的,拿著筷子不緊不慢的吃起來。

「小九,會客室已經給你空出來了。」

放下筷子,林又琳看向林寒星開口。

誰都沒有再去提昨晚的事,好似一切不曾發生過。

「那就謝謝姑姑了。」

話畢,沒人再開口說話。

即便洛文博的眼神多不友善,林寒星全都視若無睹。

一頓早飯也算吃的相安無事。

而此時的雷家顯然就沒有那麼輕鬆。

一大早,袁素素被傭人發現臉色蒼白的暈倒在二樓露台花叢里。

昨夜剛剛下過雨,天氣還很涼,被發現時,袁素素髮起了高燒,被直接送去了醫院。

當啞叔將這一消息告訴林寒星時,後者只是冷漠的笑了笑。

「走吧,先去瞧瞧病人1

洛如茵是早晨起床后才從小舅媽口中聽到消息,說是這幾天父母要給林小九準備晚宴。

聽到這話,一股怒火猛地衝上頭頂。

林小九把她都欺負的那麼慘了,竟然還要幫她準備晚宴?

他爸媽是瘋了嗎?難道哥哥就沒勸一勸?

可她起的同別人相比實在是有些太晚,林又琳和洛文博去了公司,洛明昊去了高爾夫球場,至於洛文宿也不知去向,就連林寒星和她跟班都不在!

偌大的家裡除了傭人之外,竟再也找不到能夠發泄她怒火的對象!

想到昨天連連被林小九打擊,她實在是不甘心!

砰的一聲,洛如茵驕縱推開林寒星房門。

儘管是因為確定她不在,動作才更加放肆起來。

房間里很乾凈,空氣里還流淌著專屬於林寒星的淡淡馨香味。

這裡已經再也找不到任何屬於洛如茵的痕。

意識到這一點,她心中的怒火更為熱烈的熊熊燃燒起來。

只要把這個藏在她房間角落

想到昨晚路嘉樹給自己的竊聽器,洛如茵有些心動了起來。

要是真的錄到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那她就可以拿來威脅林小九,到那時

她看她還怎麼對自己囂張!

想到這裡,洛如茵無比得意,回到房間將昨晚路嘉樹給自己的東西取了過來,按照說明書,將它沾到了林寒星房間的某個隱蔽角落。

做完這一切,洛如茵得意的拍拍手,眼神卻若有似無的朝衣帽間看去。

之前,她隨姑姑來過一次!

那種來自於靈魂的強烈震撼與妒忌,令洛如茵著實沒辦法面對。

那衣服,那鞋子,那包包,那配飾,她做夢都想要擁有!

「林小九不在」

洛如茵眼神里露出渴望,嘴裡不住嘟囔著。

快步走過去,猛地推開衣帽間,打開燈的瞬間,她眼中的痴迷與臉上的貪婪形成正比。

「憑什麼1

洛如茵拿出件未拆封的衣服往自己身上筆畫著。

她同林寒星穿的號是一樣的,但身材比例卻相差甚遠。

但即便如此,也架不住洛如茵對這一切的渴望。

「憑什麼這些東西屬於她1

望著懷裡的衣服,洛如茵不斷喃喃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