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晚安,總裁大人>第287章:窒息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7章:窒息感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

江城醫科大學附屬醫院p病房區

想要支開守著袁素素的人雖然不是件簡單的事,但對林寒星來說,也不太難。

所以當她出現在病房裡時,並未受到任何阻礙。

偌大病床上,袁素素安靜躺在那兒,兩頰燒到酡紅,手背上插著輸液針。

似乎是察覺病房有人出現,微微睜開眼。

卻在看到對方臉時,瞳孔放大。

「誰讓誰讓你進來的來人」

袁素素自認為很大的聲音,聽在林寒星耳中,卻細如蚊蠅。

林寒星淡淡一笑,眉宇間儘是清冷之氣。

今日的她,上身一件黑色一字肩喇叭袖打底衫,下面搭著條裸色包臀裙,長發隨性挽起在腦後,耳朵上掛著細長珍珠耳飾。

搭配出的效果竟是時下最流行的性冷淡穿衣風。

「不用叫了,外面沒人。」

林寒星徑自坐在了袁素素旁邊,眉尾一挑,滿是嘲弄。

「情緒別那麼激動,對心臟不好。」

她伸手,幫袁素素將薄被往上提了提,嘴角輕勾。

「媽」袁素素眼底露出驚恐,即便她並不能說清楚,這份驚恐來源於什麼。

「沒有做過虧心事,怕什麼呢?」

林寒星居高臨下看她,那雙眼,好似能夠看到人心裡最深藏的秘密。

不由自主想躲開。

「你猜,今天袁先生會不會去我那裡呢?」

林寒星邊問,邊伸手從果籃里拿了個水梨出來,也不知從哪裡摸了把明顯不是水果刀的刀子,削了起來。

袁素素眼睛盯著她手中透著冷芒的刀子。

「不會在大伯心裡,我和我媽才是最重要的1

她費力,一字一句開口。

聞言,林寒星沒有反駁,只是笑了笑。

「那黎煙雨又算什麼呢?」

在她手中,水梨的皮被削成薄薄一層,落進垃圾桶里。

而皮削完了之後,林寒星的動作並未停止,繼續削著層層脆白果肉,手裡動作很穩,沒有斷過一次,足以可見她的刀工是非常好的。

當黎煙雨三個字從林寒星口中說出瞬間,袁素素臉色刷的蒼白起來。

「世人都傳袁紹靖終身未娶,又有誰能想到,他早就結過婚了1

聽到這句話,袁素素手指發涼,微微顫抖,一句話也說不出,像是被嚇到。

「你說,這世上最可怕的東西是什麼?」

見到袁素素顫抖手指,林寒星又拋出一問。

她手裡削水梨的動作停了,自上面將核把緩慢提起,頃刻間,被打薄成薄薄一片的水梨肉攤開自林寒星手上綻開了朵最美麗的白花兒。

林寒星笑著將那朵梨花放在袁素素的病床頭。

順手抽出張濕紙巾來,擦拭著纖細手指。

袁素素卻抖的更厲害了,如同是一隻落水的鵪鶉。

她只覺得這房間里充滿窒息感,自己就快要不能呼吸了!

擦乾淨的手冰涼,林寒星卻惡作劇般的將手放到了袁素素左心口的心臟處。

「是人心吶1

下一秒,袁素素竟是一歪頭,暈了過去。

林寒星安靜看著她,唇角的冷笑盈滿譏諷

不知過去多久。

「素素,素素」袁素素在程靈韻的輕呼聲里悠悠轉醒。

回憶如同潮水般齊刷刷用來。

她驚恐的睜大眼,卻發現身旁除了程靈韻之外再無其他人。

「她呢?」下意識開口。

「誰?」程靈韻被問的有些莫名其妙。

她正高興袁大哥雖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卻依舊願意為素素留下。

袁素素搖搖頭,難道剛才只是自己做的一個夢?

只是

空氣里淡淡的水梨香令她頭皮開始發麻,僵硬的歪著頭看向床頭櫃。

空無一物!

袁素素猛地鬆了口氣。

原來只是個夢而已!

而垃圾桶里,一朵水梨花,正安靜躺著

林家,會客室內。

姜喜寶趴在桌子的另一邊,呆萌的眨著眼看林寒星。

屋內散著淡淡茶水雅緻香氣。

「那他不會來了吧?」姜喜寶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煮茶時的林寒星一招一式里都透著美,令她都有些看呆了。

林寒星看了姜喜寶一眼,沒說話。

推了杯茶到姜喜寶面前,像是沒看到門口有傭人假意經過頻頻探頭的樣子。

「他來與不來,我都只會等今天。」

姜喜寶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將小茶盅里的茶水一飲而荊

「」

啞叔在旁邊比了個手勢,姜喜寶看到了但沒懂,歪著頭等林寒星解釋。

「啞叔是說你牛嚼牡丹。」

林寒星抿嘴笑了笑,這才出聲。

姜喜寶摸了摸腦袋,直覺告訴她這肯定不是誇她的話。

「這是龍井御前十八棵,每年產量只有二兩,即便我手中也總共就只有這麼多,你這一口少說喝掉了十幾萬。」

林寒星邊說,邊又給姜喜寶倒了杯。

姜喜寶聽到那價格忍不住睜大眼睛,她原本以為九姑娘給她的三百萬已經算是天價了,可這錢原來都還不夠喝幾杯茶水的。

竟是說什麼都不敢再喝了。

「喝吧,茶再貴也不過就是茶而已。」

林寒星倒沒那麼多講究,倚靠在紅木椅上,望著落地窗外的天。

姜喜寶還在像捧金子似的捧著那小茶杯。

說實話,她實在弄不懂那些有錢人的愛好,這麼貴的茶也不見得有多麼好喝。

苦苦澀澀的,還不如白開水來的實在!

「這天,像是又要下雨了。」

林寒星素手端茶,輕飲一口,茶香味瞬間盈滿味蕾。

姜喜寶與啞叔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外面的天果然不知何時開始變得陰沉沉的。

突然,急促的腳步聲從走廊里響起。

很快,會客室的門從外面猛地被推開,一臉喜色的林又琳朝林寒星走來。

「小九,你認識馬來西亞的袁紹靖袁先生?」

那架勢,顯然是匆匆忙忙從公司回來的。

林寒星喝了口龍井茶,沒說話。

「天啊小九,袁先生的親信為何會來找你?還說要接你去醫院?袁先生已經來江城了?你和他之間是什麼關係?」

林又琳只覺像是中了大獎般,喜形於色!

「袁先生的人來了?」姜喜寶問了句。

「來了,在樓下等著呢!小九你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1

林寒星表情冷漠。

「哦,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