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289章:別打臉別打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9章:別打臉別打臉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雷氏集團

此時國際會議廳內剛剛結束完一場會議。

雷梟面無表情自裡面走出來,身後緊跟著冒冷汗的特助安東尼。

今日雷梟這氣場,饒是跟了他這麼多年的安東尼,都有點吃不消。

總裁室內,一身煙灰色西裝的燕北驍見雷梟進來,忙在俊臉上堆起討好的笑。

湊到他跟前來。

「阿梟,小梟哦不大梟梟,你讓梁遇然那貨給我解封唄1

他的遊戲賬號各個都排名全區前三,都是他用深沉的愛與真金白銀澆灌出來的,雷梟說封就給封了,燕北驍的心都在吐血!

雷梟冷冷掃了他一眼,將西裝外套隨手搭在總裁椅背上,落座。

燕北驍苦著一張臉,不過很快,他就像有重大發現似的,睜大眼。

雷梟竟然在面對工作時失神了?

抬頭擠眉弄眼的看向安東尼,後者以眼神同他示意,這不是今天的第一次。

燕北驍伸出手指比了個八字架在下巴上

阿梟的性格本來就已經很陰晴不定了,可也從來沒這麼奇怪過,但是剛才和小寒星聊天的內容也不像兩人吵過架,那問題出在哪裡呢?

「你先出去。」雷梟冷漠對安東尼開口。

安東尼頓時在心裡鬆了口氣,就連表情都鬆弛下來。

給燕北驍遞了個自求多福的眼神過去,轉身忙不迭的離開了。

「阿梟,你該不是昨晚看了我的片兒,做什麼夢了吧?」

燕北驍拉了個椅子坐到雷梟對面,本是隨口一說,只聽到啪嗒一聲,雷梟手中的簽字筆竟硬生生讓他給掰折了!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

燕北驍眨眨眼,阿梟這是

惱羞成怒了?

所以,他真的做春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1

洞悉了真相的燕北驍邊笑邊拿手拍桌子。

雷梟都三十一了啊!怎麼還純情的跟個小少年似的?

從頭到尾,雷梟都只是以著冷漠眼神看他,宛如在看一個一米八幾的智障。

「夢裡的對象不會是小寒星吧?」

這個問題燕北驍自己都覺得問著多餘,不然難道還會是他嗎?

笑著笑著,燕北驍覺得不太對勁。

抬頭一看,卻見原本安靜坐在總裁椅上的雷梟此時正不緊不慢的站起,順便將袖扣解開,將襯衫袖管挽至肘間,動作優雅如同在拍電影。

臉上的笑瞬間僵硬,燕北驍只聽心裡咯一下。

「別別別,阿梟我們多年兄弟」

「啊啊啊你是處男我都沒嫌棄你」

「槽,別打臉別打臉」

雷氏集團總裁室內的熱鬧場面,身在林家的林寒星自然是感覺不到的。

前後不過半個小時,落地窗外的天已經像是要被黑雲壓垮般。

風雨欲來。

林又琳又來了。

而這次身後還帶了身著黑色正裝的男人,臉上表情極為嚴肅。

林又琳滿臉焦急,反倒是襯的林寒星更為慵懶冷漠。

「小九」礙於身後的人,林又琳有些張不開嘴。

可現在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袁先生的人將如茵扣在了醫院,只派了這麼個人來,說是要接小九,不然她就別想見到女兒了!

「姑姑先出去吧,我跟他說兩句話。」

林寒星看了眼林又琳身後身著黑色正裝的男人,冷淡開口。

林又琳還想說什麼,肩膀卻被後者用力一摁,頓時疼的臉都有些變了形。

旁的話也不敢多說,趕忙從會客室退了出去,心裡卻一陣兒著急。

之前怕姜喜寶無聊,林寒星讓啞叔給她找了盤瓜子。

此時寂靜無聲的環境里,只聽姜喜寶嗑瓜子的噠噠噠噠聲,像只松鼠似的。

「林小姐,袁先生有事恕不能前來,還請你同我去醫院見面。」

身著黑色正裝說話的是袁紹靖身邊的待了多年的保鏢海叔,那聲音聽在林寒星的耳中不卑不亢,同時犀利的眼神正快速打量著房間內形勢。

林寒星先是端起茶杯輕飲口龍井,然後掃了眼坐在對面的姜喜寶。

這次姜喜寶倒是領會了,端著她那盤瓜子蹲到一旁繼續嗑去了。

林寒星笑著伸手,指了指對面空下來的位置。

猶豫了下,海叔還是坐下來。

緊接著一杯散著沁人心脾茶香味的茶水被蔥白手指放在自己面前。

「請喝茶。」

海叔看著林寒星,不知道她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端起茶杯來一飲而荊

只是茶水入喉瞬間,海叔的眼睛亮了起來。

這是龍井御前十八棵啊!

因著太過稀少,就連袁先生都很少能夠喝到。

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個小丫頭這裡嘗到!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日我曾經對袁先生說過」

海叔心裡正感嘆著,耳邊卻突然響起林寒星清冷語調。

「我的耐心有限,不管袁先生有天大的理由,過期不候。」

身上的黑色薄衫映襯著那張精緻無暇的臉更添冷硬,眸光流轉時,彷彿有堵無形的牆橫更在了兩人中間,摸不到她,也無法弄懂她深意。

「袁先生的身份畢竟不同,還請林小姐諒解。」

海叔板著臉,聲音低沉,倒叫人聽出了些威脅的意思。

聞言,林寒星冷笑一聲。

姜喜寶嗑瓜子的動作停下,抬頭看了她一眼,隨後又低頭繼續了。

「那些年,他也是這麼搪塞黎煙雨的嗎?」

在聽到黎煙雨三個字的瞬間,海叔的表情變了,變得凌厲而嚴肅。

「林小姐,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希望你心裡有個數。」

半響,海叔再度開口。

只是聲音已經不似剛才那般沒有任何起伏波動。

「你說袁先生的身份畢竟不同叫我諒解,可我憑什麼要諒解他?」

此時的林寒星,表情里充滿了倨傲與冷漠,就這樣同海叔對視,沒有絲毫懼意與退縮。

「那林小姐的表妹恐怕就回不來了。」

海叔冷笑一聲,雖覺眼前姑娘勇氣可嘉,可到底還是年輕氣盛。

「哦,這是你的意思,還是袁先生的意思?」

林寒星表情慵懶的以手指撐著太陽穴,更顯得眼角那顆淚痣風情十足。

海叔沒說話。

「又或者,這是威脅?」

林寒星笑了笑,仰頭看著落地窗外陰沉的天氣。

「那你們就殺了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