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290章:誰請都沒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0章:誰請都沒用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科幻小說

海叔臉上的冷笑僵祝

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剛才這丫頭說了什麼?

「你沒有聽錯,我是說,那你們就殺了她好了。」

林寒星看了海叔一眼,對他內心的懷疑已然洞悉。

「她不是你表妹?」海叔糊塗了。

林寒星唇角勾起的弧度帶了些譏諷,不過並未讓對面的人察覺。

「是啊,親表妹。」

「那你不管她死活?」

海叔瞪大牛眼,看著這個自己似乎一手就能捏死的小姑娘,她心怎麼這麼狠?

「袁先生的車,哪裡是這麼容易說上就上的?」

「既然表妹那麼想要見見世面,我又如何能不滿足她呢?」

林寒星的語調令海叔有些不舒服,但又說不出是哪裡怪。

「真搞不懂你們。」海叔甚至無法相信這麼冷酷無情的話,竟會是從一個看起來嬌滴滴的女孩子口中說出口的,難怪臨出門前袁先生會以那麼複雜的口吻叫住自己。

恐怕他是早就想到會是這種結局。

「海叔不需要搞懂我們,你只需要幫我給袁先生帶句話。」

起初海叔並未察覺到不對,可沒過幾秒,只聽咚的一聲

林寒星斂了笑,面無表情抬頭看著猛地站起的海叔,他的臉上還帶著來不及掩飾的震驚!

「你」

從進門開始,他沒有報過名號。

她竟然知道?

「海叔不必好奇我為什麼會知道你的身份,事實上,我知道的事情還很多。」

林寒星用手撥了下面前茶具,聲音聽起來冷淡平靜,沒有任何起伏。

聽到這話,海叔看向林寒星的眼神里多了些別的東西。

袁先生到江城的那天,因著馬來那邊有別的事,海叔晚到了幾個小時。

雖然聽說了在雷宅里發生的,但他更多的認為講這事兒的人有誇大成分。

可現如今,在親自見到這丫頭之後,海叔無比清楚的意識到

或許不是對方誇大了言論,倒更像是這小丫頭隱藏太深!

「你想讓我幫袁先生帶什麼話?」

海叔壓低了聲音,沉聲開口。

「除非他自己來,否則誰請都沒用1

林寒星長睫如同蝶翼般眨動瞬間,只聽耳邊傳來轟隆一聲

一道驚雷從天劈過,竟是驟然照亮了原本陰沉天空。

海叔瞳孔一縮。

眼底儘是林寒星嘴角那抹若有似無的冷笑

海叔走後,姜喜寶端著那盤瓜子又磨蹭著坐了回來,她看著面無表情的林寒星瞬間又變回到那副慵懶模樣,窩在紅木沙發里望著窗外突降的大雨。

「九姑娘,你早就知道那個袁先生會把你表妹扣下?」

「知道。」林寒星懶散開口,打了個哈欠。

姜喜寶天生力氣大但頭腦簡單,弄不懂這些門門道道。

「不懂。」

林寒星聽到姜喜寶這話倒是笑了,不懂才好,不懂才幸福。

可想了想,她還是開了口。

「想請的人不來,不想見的人卻不請自來,要是你你有什麼反應?」

姜喜寶歪著腦袋想了想。

「煩,直接弄死。」

「可若是這個不想見的和想請的人之間有血緣上的關係呢?」

姜喜寶嗯了聲,懂了。

隨後又將一小碟瓜子仁兒推到了林寒星面前。

「九姑娘,吃。」

那麼一小碟的瓜子仁兒足有小山高,林寒星倒是聽到姜喜寶一直像只小老鼠似的從那嗑,倒沒想到嗑出來的瓜子兒全都是給自己留的。

「用手扒,乾淨的。」姜喜寶憨笑,抿了抿嘴。

林寒星看著她,沒說話,拿手捏了個瓜子仁兒扔進了嘴裡。

這瓜子是啞叔自己炒的,酥香味濃,吃多了也不用擔心上火。

「喜寶,當年你父親的事,有些複雜。」

她剛一開口,姜喜寶便低下了頭,肉嘟嘟的臉上,有些難過。

不等林寒星再開口,會客室的門從外面被推開。

林又琳氣沖沖的走進來。

「小九,你是真的想害死如茵嗎?」

一上來便是如此質問,令林寒星同姜喜寶之間的話題先行擱下。

「姑姑這話怎麼說的?」

有人來,林寒星立馬又端上了她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手肘靠在靠枕上,柔弱無骨的身子怎麼看怎麼都能透出股倨傲的嬌媚來。

「那些人說,如果你不去的話,如茵就回」

「姑姑,表妹如果回不來,不正合你心意嗎?」

林寒星抬眼,長睫微顫,美不勝收。

林又琳先是一愣,隨後意識到她說了什麼時候大怒。

「小九,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姑姑,袁先生是什麼身份,你不會不知道吧?」

林寒星無視林又琳怒火,雲淡風輕的聲音叫林又琳再度愣了下。

「你以為他真的會動表妹?」

「可是」

「姑姑有這個時間倒不如想想怎麼把袁先生人已經到了江城的事瞞下來,畢竟是林家搶佔了先機,憑著表妹的聰明勁兒,你還怕袁先生對她不會印象深刻嗎?」

林寒星這話說得林又琳心花怒放,竟是忘了生氣!

「對,小九你說的對,是姑姑我糊塗了1

林又琳臉上的喜色遮都遮不住,簡單閑扯兩句后,轉身便離開了。

她一走,林寒星便斂了表情。

「無趣。」

燕北驍倒在地上喘著氣,他已經好久沒和雷梟這麼酣暢淋漓的打一架了。

「阿梟,都不是我嫌棄你,你這點出息」

被單方面碾壓的太慘,不過燕北驍也不嫌丟人。

雷梟面無表情靠著吧台,給自己倒了杯純凈水。

剛要拿起,手裡動作一頓,轉而又扔了幾塊冰塊進去。

修長手指穩穩控住玻璃杯,強壓下心頭躁動,仰頭將杯中冰水一飲而荊

有水珠順著雷梟涔薄唇角自動滑下,沿著喉結起伏曲線緩緩沒入領口。

這幅性感模樣,饒是燕北驍都有些把持不祝

更別提外面那些小姑娘。

「人家都說禁慾的男人一旦有了想開葷的想法才最可怕,我看這話說的是一點都不假1

燕北驍自地上坐起,單腿屈膝,靠著沙發。

要知道,不能怪他有段時間誤以為阿梟是個埃

年輕氣盛的時候,男孩兒之間湊到一起無非就是打打遊戲,看看小黃片兒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