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291章:自己沒本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1章:自己沒本事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到興頭上,互相幫忙擼個管都是有可能的。

偏偏雷梟清心寡欲跟個柳下惠似的,別說硬了,在別人看片看的熱血沸騰時,他冷漠眼神就跟盆冷水似的,從頭把人澆到腳。

燕北驍呲著牙,嘴角刺痛令他毫不懷疑自己破了相。

「你他媽就不能輕點,有力氣沖小寒星撒去啊1

雷梟動作一頓,陰測測眸光掃視過來,燕北驍脊背一涼,頓覺危險。

但好在雷梟只是垂手將水杯放下。

「話說你那東西三十幾年不用還好使嗎?」

燕北驍手肘抵著膝,單手撐頭,模樣帥氣的在老虎屁股上繼續拔毛。

雷梟面無表情,懶得搭理他。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看了眼來電顯示,雷梟伸手示意燕北驍噤聲。

「阿梟。」擴音狀態下,袁紹靖的聲音低沉雄厚。

「嗯,袁叔。」

電話那頭有片刻的沉默,似乎是在整理語言。

「能不能麻煩你來醫院一趟?」

「袁叔,醫院有醫生,我去起不到任何幫助。」

雷梟聲音冷漠,近乎無情。

「素素」

「袁叔,我說過了,醫院有醫生在。」

燕北驍挑眉,憑著對雷梟的了解,這已經是他不耐表現。

「那,能請你的那位朋友,來醫院見我嗎?」

話鋒一轉,而這個朋友是誰,袁紹靖不說也相信雷梟心裡明白。

「袁叔將電話打到我這裡,相信之前已經派人請過她了。」

雷梟磁性暗啞的聲音極富穿透性,袁紹靖那頭安靜了,答案不言而喻。

「阿梟,算幫袁叔個忙,可以嗎?」

「她不想做的事,沒有人能夠強迫她。」

寒星的性格便是這樣,若是她不願,任憑你是天王老子,都不可能撼動她分毫。

即便是他,也不行。

雷梟目光冷漠,落向窗外大雨。

「袁叔,那日她說過,不管你有天大的理由,過期不候。」

「相信我,這絕對不是只說說而已。」

直覺告訴雷梟,寒星這樣做的目的,並不是要刻意為難袁叔。

倒更像是一種比較。

比較,在袁叔的心裡,到底是袁素素母女重要,還是寒星背後那個人更重要。

「我知道了。」

袁紹靖說完,嘆了口氣,掛斷電話。

「小寒星真是個謎啊1

燕北驍給自己倒了杯威士忌,順便往裡面扔了幾塊冰。

說話間,冰塊晃動杯壁,發出清脆碰撞聲。

「怎麼想怎麼都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人,小寒星不僅認識,還能牽扯出一段舊聞。」

邊說邊喝。

要說這輩子真心能讓他燕北驍打心眼裡服氣的,小寒星能排的上前二。

當然第一還是他們家小梟梟!

「喝完了?」雷梟冷眼看他。

燕北驍瞧著手中剛喝了一口的威士忌,他眼瞎?

「喝完了趕緊滾。」

醫院,袁紹靖負手站在病房裡。

瓢潑大雨同醫院獨有的消毒藥水味,勾起了那日回憶。

「袁先生,她太狂妄了1

海叔堅毅臉上帶著忌憚與不滿。

不滿於那丫頭的不識抬舉,忌憚於她所帶給人的威壓。

「把她表妹送回去吧。」

袁紹靖沒多言,只是說了這麼一句。

海叔雖還有不滿,但最終應下轉身去叫人安排。

病床上睡著的袁素素眼皮微動。

病房門從外面被打開,程靈韻輕手輕腳走進來。

望著袁紹靖背影,知道他又想起了她。

「袁大哥」

她走過去,露出得體的笑,柔柔的,聲音令人不由酥到骨子裡。

「素素燒的這麼厲害,醫生說有可能會對心臟造成負擔。」

邊說,程靈韻邊掉下眼淚。

袁紹靖伸手。

程靈韻心裡端著期待。

可最終,那手卻落在她肩膀上,拍了拍。

說不失望是假的,但程靈韻很快就調整好自己情緒。

「這幾天一直都在下雨,你腿上的舊傷」

「不礙事。」

袁紹靖搖頭,不知想到什麼,表情猶豫了下。

「我想出去」

「大伯」袁素素悠悠轉型,唇皮燒到乾裂。

小手無力揪住袁紹靖西裝褲,一雙眼燒的通紅,叫人看著不忍。

「素素害怕」

袁紹靖低頭看著袁素素,沒再將離開的話說出。

四十分鐘后,洛如茵被送回林家。

顧不得林又琳焦急追問打探,她怒氣沖沖跑上二樓會客室,砰的一聲推開房門。

「林小九,你到底要跟袁先生說什麼事?」

洛如茵到了醫院,見到袁先生沒說兩句,就被晾那兒了。

「敲門了嗎?」

林寒星面無表情看著她,眼神帶來的壓力感叫人窒息。

在林小九手上接連吃虧的不好回憶翻湧。

身體已經比大腦誠實的僵硬走回門邊,敲了敲門。

林寒星低頭繼續看著手中書,不疾不徐。

「林小九1

「怎麼?用到我的時候就是表姐,用不到就是林小九?」

林寒星慵懶聲音里譏諷更多些。

「你是不是故意想看我出醜?」

洛如茵越想越覺得是這樣沒錯,她就是想看自己出醜才沒阻止自己。

「你就是想害我1

姜喜寶受不了洛如茵這副嘴臉,明明就是她自己上杆子要去丟人的,憑什麼反倒是九姑娘故意想看她出醜了?雖然

她看了眼表情淡漠的九姑娘

雖然姜喜寶覺得九姑娘也的確存了這樣的心。

林又琳追著女兒上了二樓,剛走到會客室門口,就聽到洛如茵這句。

頓時將銳利目光落在林寒星臉上。

「表妹說的這句話就有點過分了吧?」

啪的一聲,林寒星將手裡的書闔上,冷眸掃過對面那對母女。

「表妹以我名義主動上袁先生車的時候怎麼不說我想害你?」

「你憑什麼說我以你的名義1

洛如茵氣急敗壞的狡辯!

「如果不是拿我當幌子,那些人會同意你上車?」

林寒星端著汝窯瓷白茶杯,話音落下,洛如茵漲紅了臉,卻又無法反駁。

「表妹誤會了我也就算了,莫非連姑姑也」

林寒星同林又琳對視。

「機會我已經給你了,是表妹自己沒本事抓住,與我何干?」

從頭到尾,林寒星都是那副你奈我何的表情。

叫人恨得牙根痒痒話里卻挑不出一句錯。

漲紅了臉的洛如茵卻是不管那些,徑自朝林寒星快步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