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晚安,總裁大人>第292章:煮沸的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2章:煮沸的茶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

姜喜寶反應極快,起身將她擋祝

「滾開,死肥豬1洛如茵氣的口不擇言。

憑什麼林小九能跟袁先生扯上關係?

聽袁先生的口氣還非她不可!

她早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拿金豆子當玩具玩的林家大小姐,可為什麼自己還是比不上她!

嫉妒與不甘的火焰在心底里熊熊燃燒。

令洛如茵已然忘了連連作死在林寒星手中吃虧的恐懼!

姜喜寶寸步不讓,誰想要欺負九姑娘,除非踩著她屍體過去!

「你讓不讓開1洛如茵聲音尖銳。

林又琳一看她這樣子就知道壞了。

這個女兒被她養成多驕縱的性格,沒有人比林又琳更清楚。

以前條件不好,他們在大哥那裡寄人籬下。

如茵經常會問自己為何小九有的東西她沒有,可憐兮兮的令她心疼。

很快,林又琳便發現,女兒總是會在背地裡對小九做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對於這些事,她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的。

女兒嫉妒小九,林又琳知道。

她同樣感同身受,因為她也嫉妒大哥家的好生活。

所以不免多了幾分放縱。

洛如茵看姜喜寶怎麼都不讓開,本就怒火中燒此時更是惡從膽生!

只見洛如茵揚起手,照著姜喜寶的臉狠狠甩了下去!

啪的一聲脆響,姜喜寶白胖臉上瞬間腫起了個紅紅五指櫻

轟隆,外面又是一道驚雷劈開天地!

會客室內寂靜無聲。

或者說,是誰都不敢說話。

「啞叔,請姑姑出去。」

林寒星面無表情,伸手用竹籤撥弄著茶壺下燃燒的蠟燭,眼神冷的叫人心寒。

不動聲色之間,已經有種叫人膽寒的危險感在空氣里肆意流淌。

「小九,有話我們好好」

林又琳話都沒說完,直感覺到一雙枯瘦的手擒住自己,叫她立刻動彈不得!

啞叔不費吹灰之力,已經將面色焦慮的林又琳帶到門邊。

蠟燭是特質過的,火焰溫度要比尋常款熱一些。

林寒星端著壺把,將已經煮沸的茶水倒進杯里,琥珀色液體散發沁人迷香。

只聽噠一聲,門從外面被啞叔帶上。

幾乎是在同時,一道專屬於洛如茵的尖叫聲自即將關闔的門縫裡傳出來

林寒星手中那杯熱茶潑來時,洛如茵沒有絲毫防備。

直到滾燙炙熱在臉上炸開,這才慌張尖叫用手捂住臉。

可緊接著,原本坐在紅木沙發上的林寒星卻猛地起身,沖著洛如茵的腹部就是狠狠一腳!

林寒星只用了五成力道,卻足以將洛如茵踹翻在地!

「我的人,也是你能碰的起的?」

林寒星的聲音聽在耳中,有種詭異溫柔。

轉眼,她的手已經捏在姜喜寶下頜,迫使她抬頭。

原本白白嫩嫩的小臉上,此時一個鮮紅巴掌印浮腫,還連帶著幾條抓痕。

顯然是被洛如茵的長指甲抓傷。

林寒星眼神陰鷙,表情里都帶著顯而易見的陰沉。

「疼嗎?」她問。

姜喜寶點點頭,不過因著保護了九姑娘,她顯得很開心。

林寒星又不說話了,眼前浮現出那堆成小山似的瓜子仁兒,和姜喜寶側臉的巴掌印對應。

「去那邊兒坐著。」

她點了點自己剛才坐過的地方,說完,便朝著還趴在地上呻吟的洛如茵走去。

姜喜寶最大優點就是不多問又聽林寒星的話。

坐在之前林寒星一直坐著的位置,只覺一股馨香饒鼻。

另一邊,林寒星走到洛如茵跟前蹲下。

一把抓起洛如茵長發,強迫她抬頭看著自己。

「你打了喜寶一個巴掌,我要你還我二十倍1

她眼底霜色森冷,彷彿是在看只螻蟻般的俯視五官都痛到揪在一起的洛如茵。

此時的洛如茵只覺滿嘴都是血腥味,被林寒星踹過的肚子腸子都要揪在一起,腹痛難忍。

林寒星的身上,有一股戾氣!

「我錯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1

洛如茵捂著臉,怎麼也不敢去看她,心裡只希望媽能多叫點人來,救自己出去。

「不敢?我看你敢的很1

話音落下,林寒星掄起胳膊照著洛如茵的臉就是一巴掌。

力道大的令洛如茵耳朵像是養了一窩蜜蜂似的嗡嗡作響,竟是短暫失了聰。

「小九,小九你開門1

門外的林又琳聽到女兒慘叫聲,心都要碎了,聲音里都帶起了命令。

林寒星充耳不聞。

雙手左右開弓,啪啪聲不絕於耳,不一會兒洛如茵嘴裡就見了血!

這種事,林寒星平日里是絕對不會親手去做的。

但今日為了姜喜寶,她破了例。

既不多,也不少,整整二十個巴掌過後,林寒星鬆開手裡攥緊的長發。

有自頭皮上被揪下來的髮絲纏繞在她手指上,被冷漠拂去。

洛如茵失去意識的攤倒在地上。

本就下雨的潮濕空氣里,瀰漫著淡淡血腥味。

林寒星朝著地上那攤軟肉冷冷一笑,隨後面無表情朝門口走去。

門外已經聚集了大批傭人。

或許是因為昨晚的事,即便有林又琳的命令,敢上前跟啞叔硬搏的也沒有幾個。

啞叔冷著臉站在那,眸光掃視一周。

兩邊正這麼僵持著,門卻從裡面被打開,露出林寒星那張令人百看不厭的精緻小臉。

「姑姑,你可以帶她走了。」

隨著被林寒星打開的門縫越來越大,倒在地上的洛如茵也清晰映入到林又琳眼底。

瞳孔驟然一縮!

「林小九1猛地衝進房間,將洛如茵摟進懷裡。

看向林寒星眼神里的恨意竟是沒有絲毫遮掩。

林寒星懶洋洋的自啞叔手中接過被打濕的手帕,一根根仔仔細細的擦拭著手指。

「姑姑不會以為,動了我的人,真的一點代價都不用付吧?」

說這話時,她的眼神似有似無的掃到圍在門邊的傭人。

「該付出代價的人是你,林小九1

一道低沉男音響起在耳邊,洛文博陰沉的臉出現在眾人眼前。

「表哥說的話,叫我好怕啊1

話雖這樣說,但林寒星的臉上不見絲毫懼意,甚至還帶著刻意挑釁。

「我警告過你的1

洛文博胸口劇烈起伏,隱忍著怒氣。

他雖還沒來得急聽清事情原委,但見到林寒星再次對妹妹出手,已是怒火中燒。

「來的路上,我已經報警了,你等著坐牢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