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294章:立規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4章:立規矩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林寒星連眼皮都沒有抬,優雅起身。

氣度從容,舉手投足端的都是大家風範,好似名門深閨,仕女圖裡走出。

叫人忘記她曾失蹤十八年的事實。

林寒星甚至還有閑情去撫平裙擺上細微褶皺,氣的洛文博差點就要壓不住火。

洛文宿察覺到大哥即將失態,猛地伸手摁住他手腕。

你真應該學學你弟弟。

若不是你早生幾天,我倒是覺得林氏應該交由他來管理比較合適一些!

彼時,林小九在走廊里冷漠話語響起在洛文博耳邊。

洛文博覺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個笑話!

「放開我1他猛地撥開弟弟的手,暴怒出聲。

洛文宿驚愕看他,手還維持被推在半空的姿勢。

就連摟著洛如茵的林又琳都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別人不知道,林寒星卻是知道的。

那日,洛文博怒氣沖沖的讓自己少說挑撥他們兄弟感情的話,他不會上當。

可看今日這架勢

他哪裡是沒聽進去?

相較於洛文宿的尷尬,洛文博卻轉頭怒瞪向林寒星。

反觀林寒星,則是模樣乖巧朝他回以一笑。

不緊不慢走到林又琳跟前,彎腰看著倒在她懷裡的洛如茵。

她知道,她沒暈過去。

「表哥這是要替你狠狠出口惡氣呢1

林寒星伸出蔥白手指,鉗住洛如茵下頜,強迫她抬頭。

聲音譏諷。

旁人看不到的角度,林寒星那雙眼裡沁滿冷漠與殘酷。

洛如茵那張俏生生小臉,此時已經腫的沒法看了,就連皮下的血絲都清晰分明。

林又琳懷裡,洛如茵以肉眼可見的頻率,抖如鵪鶉。

可瞪向林寒星的眼神,卻摻雜著仇恨。

樓下客廳已經隱約傳來警察的問話聲。

「小九不能被帶走,文宿,你下樓處理一下1

林又琳果斷出聲。

洛如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一雙眼。

話雖然是那樣說,林又琳眼睛卻不敢看向懷裡女兒,只是將她摟緊。

知道媽媽從來都是說一不二,洛如茵又轉向最疼愛自己的大哥。

眼神里的渴望不言而喻。

可這次,洛文博卻只是緊抿著嘴,別開自己視線不去看她。

默認了林又琳剛說的話。

這次,洛如茵只覺得有股血液直衝腦門,竟真生生的被氣暈了過去!

「如此,那就多謝姑姑了。」

林寒星聲音清冷,林家人聽著卻相當刺耳。

倒是罪魁禍首,盈盈一笑,轉而又走回到姜喜寶的身旁坐下。

半分損失都沒見有!

洛文博心裡憋著口惡氣,兇狠眼神一瞬不瞬盯著林寒星。

林寒星視若無睹,反而端著茶水繼續喝起來。

氣定神閑的樣子叫他氣的牙根痒痒卻也無可奈何。

只因,她認識袁紹靖。

「表哥有這點兒工夫瞧我,倒不如給表妹找個家庭醫生,這嬌滴滴的臉,可別被我真打毀了1林寒星柔聲開口,更像是火上澆熱油。

「林小九」

就連離的遠的姜喜寶都聽到洛文博牙齒互相碾壓發出的咯吱咯吱聲。

林寒星斜倚靠枕,嘴角含笑,朝著還想說什麼的洛文博伸出食指。

抵在唇上,輕聲噓了下。

風情自舉手投足之間盡顯,慵懶而又魅惑

人都走光,會客室再度安靜下來。

只是空氣里飄散著淡淡血腥味,叫林寒星聞著有些不舒服。

「啞叔。」她微斂長睫,嘴角笑意在林家人離開后盡收。

啞叔沉默將窗戶打開,伴隨著下雨的泥土腥氣一涌而上,潮濕而甘醇。

「喜寶,剛才你為什麼不還手?」

林寒星手指撐在太陽穴,閉眼發問。

聲音聽不出波瀾,叫人無法揣測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姜喜寶被問的一愣。

「那是九姑娘的表妹。」很快,她說。

話音落下瞬間,林寒星猛地睜開眼看向她,冷漠而又凜冽。

「因著是我表妹,所以就不還手?」

林寒星的模樣嚇到了姜喜寶,抿了抿唇,也不知道應該回答什麼了。

「看來,我們之間該立立規矩了。」

說這話時,林寒星面無表情,眼底卻是陰沉的。

姜喜寶聽到這話一下子站了起來,頂著那張被洛如茵打過的臉,不知所措。

她很害怕,害怕林寒星會不要她。

「你是我的人,代表著的是我的臉面1

林寒星一字一句,似是要讓姜喜寶聽的清清楚楚。

「我的人,不能吃一點虧1

「誰罵你,你給我罵回去!誰打你,你給我打回去!誰叫你心裡不爽利,那你就索性讓他祖墳都跟冒煙1林寒星微眯雙眸,眸底儘是危險。

「別人凶,你要比他更凶1

「別人狠,你要比他更狠1

「別人想要你的命,你就索性手刃了他1

素手以牙籤繼續撥弄著壺底燭火,火苗越燒越旺。

姜喜寶聽的背後直冒冷汗。

九姑娘說的,同自小接受的教育完全不同。

媽媽總說,吃虧是福,她也一直庋的觀念生活。

所以即便親戚們掏空了母親留給她的東西,姜喜寶也沒有任何怨言。

可九姑娘,卻給她推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原來做人還可以這麼放肆嗎?

「九姑娘,可是」姜喜寶糯糯出聲。

「在我這裡,沒有可是1

林寒星手裡動作一頓,眼神狠戾的看向她。

姜喜寶覺得自己的世界觀都要被九姑娘顛覆重塑。

「喜寶,善良也是要有底線的。」

林寒星知道,要讓喜寶接受自己的話,還需要一個過程。

可是,她絕對不能夠接受今日的事再度發生!

那雙深沉眼底,帶著洞悉世態炎涼的冷漠。

善良不代表無意義的退讓!

善良也不代表阿似的自我安慰!

善良更不代表能隨意被人欺負!

林寒星聲音沉緩,熟悉她的人知道,這是已經動了怒。

「你只要記住,你是我的人,出了任何問題,有我負責1

「我不需要你替我隱忍1

「今天的事,我只容許發生一次,若是再有下次,那你索性就乾脆離開我身邊1

林寒星冷眸盯著姜喜寶。

「聽到我說的話了嗎?」

姜喜寶整個人被震撼在原地。

許久,終於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