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298章:你害怕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8章:你害怕嗎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會客休息室內。

門關上的瞬間,將門裡門外分割成了兩個不同世界。

林寒星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到這裡。

上次,也是在相同的地方,她出手教訓了蘇鈴兒同洛如茵。

關門的是程靈韻。

背對林寒星,面無表情,只是眼神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陰冷。

「袁大哥是不會去見你的。」

轉身瞬間,程靈韻背脊挺直,端著這些年養成的高雅,韻味十足。

林寒星聞言笑了。

「我倒是不知道,原來袁先生的腿長在你嘴上。」

四下無人,林寒星絲毫不掩飾自己語調里的嘲諷。

程靈韻下意識握緊手指。

平日里保養極好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不論你是黎煙雨什麼人,麻煩你回去告訴她,現在陪在袁大哥身邊的人是我1

林寒星那雙冷幽幽的眼眸,看向程靈韻。

「她死了。」

簡單三字,令程靈韻的心跳聲驟停。

巨大的喜悅席捲全身,舒爽的令她腳趾頭都蜷縮起。

一時間,有些忘乎所以。

林寒星冷眸漆黑如墨,將程靈韻的反應盡收眼底。

「程夫人是不是以為,她死了,當年的真相就一併帶進了棺材里?」

那聲音,聽在耳中是七分嘲弄三分冷。

程靈韻只覺內心剛升騰起的喜悅伴隨著這句話瞬間如同一盆冷水從頭澆下!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1

林寒星像是沒聽到,轉身坐在了靠著落地窗的位置。

那副姿態,看在程靈韻的眼中,卻是恨得牙根兒痒痒。

只因為她實在太像一個人!

昨日在雷宅素素同她斗字時,她就有這樣的感覺。

即便自己可以肯定這姓林的丫頭同黎煙雨絕對沒有半點血緣上的關係,可還是會被她那種自骨子裡透出的冷漠與淡然驚擾到。

那是種滲入骨髓的恐懼。

「程夫人是真的聽不懂,還是裝作聽不懂?」

林寒星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就這樣慵懶掃視而來,帶著莫名審視。

「那不如我換個說法。」

「如果袁紹靖不是現在馬來西亞的華人首富,而還是當年那個被弟弟設計打折了雙腿自袁家趕出去的窩囊廢,你還會對他這麼情意綿綿嗎?」

當林寒星以著嘲弄口吻說出這句話的瞬間

程靈韻全身血液如同凝固了般,震的她半響說不出話來。

以她的年紀,是不可能知道當年袁家的這段秘事的。

或者說,除了當年寥寥幾人而已,現如今早已沒人知道這段舊聞。

叩叩叩,門外響起敲門聲。

秘書按照安東尼的吩咐,送來了一杯茶一杯咖啡。

茶是上等大紅袍,放在了林寒星面前。

咖啡則是普通速溶咖啡,放在程靈韻面前。

觀察了下兩人氣氛,秘書趕忙出去交差。

林寒星沒有什麼特殊愛好,倒是喜歡喝茶。

雷梟以防她隨時會來,所以特意讓安東尼去準備了批特供級別的好茶。

「當年的事,你到底知道多少?」

程靈韻收起最開始的輕視,緩緩坐在了林寒星對面。

她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姿態優雅的將茶杯端起,蔥白纖細的手指與瓷白茶杯相呼應,奪人眼球,叫人不自覺將視線落到林寒星身上。

「你害怕被人知道的那些事,我都知道。」

上等的大紅袍香氣馥郁,口感香醇,回甘綿密。

林寒星不是第一次喝,但口感這麼好的,卻是第一次。

程靈韻心裡咯一下,不知是被她所說的嚇到,還是不信,一雙眼直勾勾盯著林寒星。

「你撒謊1

「如果這樣想能夠叫你舒服一點,我無所謂。」

林寒星眉眼冷漠,沒有絲毫波動。

她深知如何利用似是而非的話語將一個人內心深處隱藏最深的恐懼慢慢牽引出來。

「你害怕了嗎?」

林寒星見程靈韻半響沒說話,淡淡笑了笑。

程靈韻不說話,微微顫抖的手指卻已經泄露了一切。

似乎不想被坐在對面的林寒星看透,她端起面前咖啡杯,大口大口的喝起來。

不知是不是咖啡因的作用,她的心跳飛快。

「林小姐,不要以為你說些似是而非的話,我就會上當1

很快,程靈韻平復好自己心情。

「我有什麼好害怕的?」

程靈韻突然冷笑一聲,腦海里又浮現出身著海棠紅色旗袍的黎煙雨。

似有嫉妒火焰在燒灼著她的心。

「我不覺得我自己做錯了什麼,至少我不像黎煙雨那個下賤的東西,逼迫身為她舅舅的袁大哥娶她,甚至當時還懷著別人的孩子1

只聽啪的一聲脆響,程靈韻的腦袋歪向一旁。

林寒星的手還維持著打她的姿勢,面無表情。

力道之大,令程靈韻嘴裡都嘗到了股血腥味!

「這一巴掌,是我替黎煙雨向你討的1

林寒星突然冷笑起來,周遭強烈氣場氣勢逼人,如同是要令程靈韻血濺在此!

「你最好回去好好的保護著袁素素,因為你若是惹怒了我,她現在胸腔里跳動的那顆心臟,我說不準」

冷漠銳利的眼神斜睨著程靈韻。

修長細白的手指做出了個挖的動作,令程靈韻甚至顧不得臉頰疼痛,驚懼的顫抖起來!

「你」程靈韻伸出手來,指向林寒星。

卻見林寒星微微一笑,向前邁了一步,將程靈韻指向自己的手指握在掌心裡。

極為用力。

程靈韻吃痛,卻不敢驚呼出聲。

「現在,給我滾1

面對面,林寒星眼底的嗜血,愈發濃郁

同一時間,雷氏集團會議室。

「以綠是小孩子脾氣,還希望雷先生別跟她一般計較。」

上官時修以手帕捂唇,輕咳兩聲,動作優雅,連帶著黑玉般的發都跟著發顫。

他的膚色是不健康的白,透著病態。

傳聞當年為了完成上官家的任務,上官時修受了埋伏身受重傷,歷經九死一生活了下來,但身體卻在那次埋伏里留下了隱患。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好好管教好她。」

雷梟冷漠回應,而上官時修聞言並未生氣,只是淡淡笑了笑。

陰柔俊美的五官叫人察覺不到絲毫危險,可沒人知道,偏偏就是這樣一個長相令女人都自慚形穢的男人,卻是上官家族裡最著名的殺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