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晚安,總裁大人>第300章:是你不要我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0章:是你不要我的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歷史穿越

在元寶推門而入之前,兩個人快速分開。

雷梟目光深沉暗喘,呼吸聲帶著性感粗沉。

他決定,等寒星走了之後,他一定會好好的跟小四就元寶的教育問題探討一下!

林寒星掃了眼男人下面支起的帳篷,忍不住笑出聲。

雷梟面無表情看了她一眼,眼神里的控訴明顯。

林寒星挑眉看他,挑釁的更明顯!

門從外面被推開瞬間

雷梟猛地彎腰,賭氣似的在林寒星耳朵上咬了口。

「大伯母!大伯母!大伯母1

小綿羊糰子在看到林寒星時,眼睛一亮,朝她飛奔過去。

可還不等到跟前,有力寬大的手掌已經抵在了他腦門上,只見元寶張著雙手還在掙扎,就像是個被摁住了殼的烏龜,模樣喜人!

「你欺負人1元寶瞪大眼,控訴看著雷梟。

「呵呵。」雷梟僅用兩字回應。

雙手拎著餐盒的特助安東尼表情無奈的看著這伯侄兩人。

林小姐要是不來,他倆畫風還能正常一些。

林小姐一來,就連雷先生都被感染到幼稚了。

林寒星瞪了眼雷梟,伸手將元寶抱在懷裡。

元寶的小腦袋搭在她頸窩,挑釁的沖著雷梟做著鬼臉!

安東尼帶了四菜一湯上來,擺滿桌子后便退了出去,將空間留給他們

袁紹靖坐在醫院走廊里,閉眼休息。

手裡撐著海叔剛剛幫他拿來的慣用黑色龍頭拐杖。

海叔與親信站在不遠處。

不知不覺,聽著雨聲,他睡著了。

舅舅

袁紹靖聽到有人在叫自己。

那聲音,就像是有人拿著把利刃,一刀刀的剜著他的心。

即便明知道這是夢,卻依舊不願醒來。

他已經,好久沒聽到過她的聲音了。

那是煙雨。

她就站在他的夢裡。

漸漸的,薄霧褪去,在夢裡,袁紹靖終於見到了黎煙雨。

一如第一次在堂姐病床前見到她時模樣。

薄如蟬翼的陽光籠罩在煙雨周圍,細細的手腕,細細的腳踝,白皙美好的不像話。

烏黑的發如同墨一樣披散在身後,黑白分明的大眼看著自己。

眉宇間還帶著稚嫩,面無表情,彷彿已經看淡生死。

「紹靖,煙雨就交給你了」

袁紹靖與黎煙雨對視。

這是堂姐的養女。

他朝她伸出手,而她看著自己,似在打量,眼裡有防備。

「別怕,我帶你回家。」

小煙雨聽著,不知過去多久,將手遞給他。

冰涼,柔軟。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忘掉的記憶,卻並未因著時光而褪色。

袁紹靖以為自己忘了。

舅舅,我不害怕

翌年,黎煙雨因著養女身份被趕出黎家家族。

袁紹靖將她帶在自己身邊,細心照顧,甚至被旁人嘲笑說他養了個女兒。

黎煙雨一日日長大,褪去稚嫩,心思卻也更加深沉。

她的毛筆字,是自己教的。

煙雨很聰明,甚至會以兩手同時寫字,不同字體能夠輕鬆駕馭。

但最喜歡的,還是簪花。

她知道他喜歡字畫,最惦記的便是那幅消失消息許久的花溪隱居圖,袁紹靖還記得,某年他生日時,她說過,窮其一生,她都會為他尋到。

這樣的美好,終結於五年後。

他將程靈韻帶了回來,而她陰鬱眼神,譏諷口吻終究令袁紹靖意識到了什麼。

她能夠做到的,我也能夠做到!

他將她轟了出去,不准她在踏入自己私人領域半步。

袁紹靖只覺得她瘋了。

只覺得

她瘋了。

五年後的黎煙雨,已不再是五年前那個孤零零的黎家養女。

浴火歸來,不僅以一己之力將黎家勢力重新洗牌,甚至還穩穩座上了家主的位置!

而那年,黎煙雨也不過才是花兒一樣的年紀。

明明曾經那麼親密的兩人,變成了旁人嘴裡冷冰冰的兩個名號。

黎家家主。

袁家大少。

那場影響他一生的重大變故兩夜前,他喝的酩酊大醉,待到再次醒來,身邊光裸的程靈韻令他大腦里一片空白,終究開口允諾娶她。

可兩日後,二弟因著家主之位打折了他的雙腿,將他自袁家像狗一樣的趕出去。

他竟不知,二弟妒恨了他這麼多年。

被黎煙雨尋回去時,袁紹靖身邊親信只剩下了海叔。

二弟對外宣稱,半月後將迎娶程靈韻。

袁紹靖知道,是自己連累了她。

那段時間裡,他暴躁陰鬱,這世上能形容出的負面辭彙都可以在他的身上尋找到。

那時,黎煙雨暫停手頭所有的事來照顧自己。

被他隨手亂扔的東西打到頭破血流是再常有不過的事。

舅舅,你會再站起來的,我向你保證。

有天晚上,她以為他睡了,將他摟在懷裡,輕聲在他耳邊說著的話

袁紹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記不清了的。

自那夜起,他比以往更為沉默,終於鬆口答應做復劍

煙雨見證了自己一次次跌倒再爬起,如同是個稚童一樣,一切都要重新學起。

袁紹靖從未像那時意志堅定。

他要奪回自己的位置,他要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包括程靈韻!

他想,那時候的煙雨應是知道自己心中執念的,卻從未說破過。

直到

一紙懷孕鑒定單被擺到了他的面前。

舅舅,我懷孕了,你娶我如何?

說這話時,她如花兒一樣嬌艷的臉上浮現著虛無的笑,可他卻氣的渾身發抖。

禮義廉恥是非對錯,他悉心教導她這些年,得來的就是如此?

娶了我,我傾盡我所有之力,幫你奪回袁家。

舅舅,我的孩子需要一個父親。

而你,需要我背後的力量不是嗎?

她笑顏如花,說的一字一句雲淡風輕,卻字字像針一樣扎進他心裡!

那是平生第一次,他打了她。

力道之大,令黎煙雨的嘴角沁出鮮血。

舅舅,嫉妒了嗎?

是你不要我的。

「袁先生」海叔的聲音,響起在袁紹靖耳邊。

令他在夢中醒來。

「素素醒了,正找你」

海叔的聲音在看清楚袁紹靖的臉時,戛然而止。

那雙深沉而又深邃的眼,有一行沉重淚水緩緩落下。

竟是連袁紹靖自己都毫無知覺。

他記得。

那日,便是一切不可挽回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