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晚安,總裁大人>第301章:我兒子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1章:我兒子死了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

海叔知道,這是袁紹靖又想起了黎煙雨。

袁先生同黎煙雨之間發生過什麼,沒有人比海叔更清楚。

後來的事,若是以他這個旁觀者的角度看,應當是這樣來描述的。

不論袁紹靖如何逼問,黎煙雨就是不肯透露分毫孩子父親的身份。

他們是在五日之後結的婚。

沒有親朋,沒有婚紗,甚至連公正都是黎煙雨找的可靠心腹。

這也是為何直到今日,所有人都以為袁紹靖並未結婚的原因。

結婚的事,黎煙雨辦的低調到不能再低調。

所有人都知道黎家家主結婚了,卻是誰都不知她到底是嫁給了誰。

半年後,袁紹靖的腿徹底恢復。

同時在黎煙雨的幫助下,拉開了與袁二少長達一年的商場持久戰。

這場持久戰的結果以袁紹靖的大獲全勝告終。

袁紹靖再見程靈韻,她已是袁二夫人,而腹中,懷有半年身孕。

因著愧疚,他將她接到身邊照顧。

一年後,黎煙雨與程靈韻相差沒有幾日的生下孩子。

只不過,黎煙雨生的是男孩。

程靈韻生的是女孩,也就是現如今的袁素素。

孩子的誕生,原本應該是喜事一樁。

可這些年來,袁紹靖與黎煙雨之間的關係已降至冰點。

孩子誕生這日,袁紹靖竟是一直陪在程靈韻身邊的。

而他也是後來才聽說黎煙雨那日的兇險。

生產當日,黎煙雨突發血崩,雖然經過後來醫生的全力搶救

但終究是傷了身體。

袁紹靖只知這前半段,卻不知後來醫生單獨找過黎煙雨。

她這輩子,恐怕是再也不能要孩子了。

荏苒時光,五年已過。

黎煙雨給自己的兒子取名叫黎斯年。

別人說的快一些,聽起來更像思念。

這孩子自小便聰明伶俐,惹人疼愛。

相較之下,程靈韻的女兒袁素素便沒有了那麼好的運氣。

她自小便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的心臟玻

平日里連正常的玩樂都不能夠,病懨懨的。

天天跟在大伯袁紹靖身邊,不知情的還真當是他的女兒看待。

袁紹靖並不喜黎斯年,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就如同不喜歡黎斯年的母親黎煙雨一樣。

誰也不曾想到,曾經最親密無間的兩人,現如今竟比陌生人還要不如。

在海叔的記憶里,兩人也並非都是這樣。

那是黎煙雨陪在袁紹靖身邊的最後一個生日。

她以外甥女的身份帶著兒子黎斯年出現在宴會上,旁人都說那樣的氣魄與風度,黎家百年之內都再也難找到這樣一位家主。

黎斯年同袁素素,難免會被放在一起做比較。

程靈韻不動聲色,卻全都聽進了耳中。

晚宴后,海叔本是想要同袁紹靖商量些事情,卻沒想到黎煙雨竟然會在他身旁。

似乎是喝醉了,手裡還端著酒杯,遞給袁紹靖。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常健,三願如同樑上燕,歲歲長相見。

那個往日在旁人面前高高在上冷漠倨傲的黎煙雨,如同只小貓兒似的趴在舅舅膝頭,喝醉迷濛的雙眸里緩緩流下眼淚。

或許誰都想不到,七天後,黎斯年與袁素素出了事。

黎斯年一直以來都是有專車接送上下學的,但那日送袁素素上學的那輛出了些問題,出於禮貌,黎斯年同意了照顧袁素素的傭人請求。

事故發生在中途路段。

有一輛車突然從旁邊車道衝出來,黎斯年與袁素素那輛沒有絲毫防備,被撞入到旁邊足有兩米深的人工湖裡。

這對於大人來說都是滅頂之災,更何況是兩個孩子。

袁紹靖是最先趕到的,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便徑自跳下水去。

水下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可最終的結果

袁紹靖只救上來了一個。

那便是袁素素。

因著受到驚嚇,袁素素當時便發起高燒,伴隨著病毒感染引起了心臟衰竭,送到醫院后竟是需要立刻做心臟移植的手術。

可又哪裡有這麼合適的心臟?

此時,黎斯年剛剛從人工湖裡打撈上來。

袁紹靖一直濕漉漉的站在湖邊,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黎斯年的腳被座位卡住,這也是袁紹靖當時沒有第一時間將他撈上來的原因,上來后更是被袁素素耽誤了段時間,等到再要下水,那孩子已經不行了。

那日,黎煙雨去了臨市開會。

等到接到電話回來,已經是夜裡近十點。

夜裡,突降暴雨。

轟隆隆的雷電似乎是要將整個夜空都照亮。

即便是海叔,在日後每一日,回想起那夜發生的,都會沉默無言。

那時,袁素素的手術剛剛做完。

心臟是程靈韻找來的。

黎煙雨出現時,驚雷驟響,醫院走廊的燈因著電壓不穩一滅一亮。

她從停屍房而來。

徑自朝著程靈韻而去,手中竟還拿著把槍。

開第一槍時,誰都沒有防備。

子彈穿透程靈韻的肩頭而過,濺起一片血光。

袁紹靖身邊親信全都拔槍向黎煙雨對準。

而黎煙雨的第二槍,卻是直衝著袁紹靖而去的。

「為什麼沒救他?」

黎煙雨面無表情看著將程靈韻護住的袁紹靖,精緻面容冷漠的如同陌生人。

「為什麼有時間救她的女兒,卻救不了我的孩子?」

黎煙雨的問題,袁紹靖一個字都回答不出來。

「是我兒子的命,太賤了嗎?」

砰的一聲,黎煙雨手中槍支走火,射向袁紹靖旁邊牆壁。

濺起一片火光。

「煙雨」

「我兒子死了。」

黎煙雨滿頭青絲被雨淋濕披散在身後,臉色煞白如同鬼魅。

「舅舅,我兒子死了,可她的女兒還活著」

「憑什麼?」

她面無表情,朝著手術室的方向走去。

「煙雨」袁紹靖強拉住她手腕,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原本被他護在身後的程靈韻猛地搶過保鏢手裡的槍,朝著黎煙雨的方向閉著眼連開三槍。

兩槍射在醫院牆壁上。

而另外一槍

黎煙雨的視線最先落在袁紹靖拉住她的手腕。

隨後,視線慢慢向自己胸口下移。

一股血流匯成小溪,染紅了她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