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303章:房產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3章:房產之爭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冷靜下來后,姜喜寶重新站起來,翻找出鑰匙。

不知是不是聽到樓道里的動靜,隔壁對門開了門,見到是姜喜寶,比了比對門,無聲用口型對她說她姑姑一家都在裡面呢!

姜喜寶強撐起笑,對對門阿姨說了聲謝謝。

當今社會,人與人之間相處越發冷漠,過往熱情皆在人心算計里消磨殆荊

所以鄰居能夠給自己打這通電話,姜喜寶已經打心眼兒里感激對方。

拿著鑰匙,姜喜寶已經想好。

九姑娘說來,那便一定會來。

她是九姑娘的人,即便現在只有自己一個,那也絕對不能給九姑娘的臉面抹黑!

這房子,她絕對不會叫姑姑一家給賣掉!

心裡這樣想,姜喜寶將鑰匙插進孔鼻當中,可不管她如何擰,都打不開這扇熟悉大門!

顯而易見,門鎖被姑姑一家給換掉了!

原本剛剛滅下去的心火再度熊熊燃燒,只見姜喜寶砰砰拍著門板,聲音之大,像是整棟樓都要跟著顫起來!

「誰啊1裡面的門被打開。

光著膀子胳膊上紋著老虎刺青的表弟頂著一頭金黃色的雜毛怒吼。

中考落榜之後,姜喜寶的表弟成天就跟社會上的小混混聚在一起。

還學人家收起了保護費。

也不知道被人逮住揍過多少次,後來經人介紹,還真小混出點名堂。

「開門。」姜喜寶低沉開口。

「喲,表姐來了?」表弟流里流氣的上下打量,許是平日里姜喜寶太好說話,旁人很少見過她真正發怒的模樣,連帶著姑姑家的表弟都瞧她不起。

「我說開門1姜喜寶再度重複一聲。

「我就不開,你能拿我怎麼樣?有本事你找人來砸門啊1

姜喜寶往他身後不經意一掃,室門口有片衣角藏在那兒,顯然是姑姑聽到自己來了,躲著不見人呢。

「姑姑,我知道你在,如果表弟再不開門,別怪我不客氣1

姜喜寶說完,目光死死盯著室門口。

這屋內一切的擺設都還是自己離開時的樣子。

自從父親死後,她和母親在這裡相依為命。

記憶里,姜喜寶知道曾經有人是勸母親將自己扔到爺爺奶奶那兒叫她改嫁的,可這些年,母親非但沒有改嫁,還依舊像是過去那樣,將爺爺奶奶當成是親生父母照顧。

即便表弟被硬塞了進來,從最開始一分錢的生活費都沒交,母親生活再辛苦也是要給表弟買好的,吃好的,就連姜喜寶都沒有這樣的待遇。

她印象里最深的,就是表弟中考那年,她媽買了只雞,自己捨不得吃,將肉都給了他們兩個,然後就出去上班了。

雞頭和雞翅尖表弟不愛吃,扔到了桌上。

等到夜裡姜喜寶起來上廁所的時,才見她媽下班回來,啃著雞頭,就著晚上剩下的菜,一個人在那兒默默的吃著。

可以說,她媽在活著的時候,將表弟當成是自己親兒子般對待!

姑姑一家卻是怎麼對待他們的?

一步步覬覦著她爸的遺產,一步步蠶食著她家的房子!

這還是親人嗎?

「呵呵,我就是不給你開,有本事你把這扇門給拆了啊?」

表弟話音剛落,只聽咚的一聲巨響,整個人下意識朝後害怕的躲了下!

姜喜寶攥緊了拳頭,直接一圈圈的砸向防盜門門鎖的位置,力氣大的別說門了,就連門框都開始跟著劇烈震顫起來,牆皮掉了滿地。

雖然住在一起,但表弟和姑姑一家還真不知道姜喜寶天生神力這事兒。

此時被嚇得不輕,就連姑姑姑夫兩個人都從室里走了出來,見此情形雙腿一軟。

這動靜太大,就和地震一樣,上下樓的鄰居都跟著跑出來。

就和瞧西洋景兒似的瞧著姜喜寶他們一家。

雖然這鄰里鄰居的,但往日里大家都不走動,也沒什麼私交,不過平日里老人下去遛彎遛狗帶小孩散步什麼的總會聊聊家長里短,姜喜寶家裡的情況,大家也都四下了解過。

嘴上罵著姜喜寶姑姑他們一家不是東西,可見了面該打招呼還是繼續打著招呼。

說白了就是一句話。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防盜門的質量做的再好,也經不住姜喜寶這麼一折騰,只聽嚓一聲,那門鎖鼻兒的位置竟就這樣齊刷刷的斷開,而這門,也在姜喜寶泄憤似的捶打下,變了形!

「報警,兒子,快報警!就說有人私闖民宅1

姑姑尖銳的聲音透著防盜門紗傳進了姜喜寶的耳中。

姜喜寶心裡一怒,剛想反駁,卻聽到不遠處傳來了一道涼柔女音。

「好一個私闖民宅,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家的房產證上登記的一直都是喜寶父親的名字,回自己家如果叫私闖民宅,鳩佔鵲巢豈不是應該叫不要臉?」

九姑娘?

姜喜寶一聽這聲音頓時扭頭。

林寒星被擋在嘰嘰喳喳的人群之外,只是那清冷聲音,卻穿透力極強的傳進了在場每個人耳中,面面相覷之下,不由自主的自中間讓出一條道來

叫她通行。

或許是因著林寒星的氣場太過強大,原本嘰嘰喳喳的討論聲徹底安靜下來。

只是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林寒星身上。

卻聽她踩著噠噠的高跟鞋聲,一步步朝著姜喜寶方向走去。

裸色的字裙將她曼妙身形突顯。

更別提那氣度。

很快,林寒星便走到了姜喜寶身旁,伸出手指落在她的手背上。

或許是因著太過激動,即便手背上冒出了血,姜喜寶粗暴的動作都沒停,可是被九姑娘那麼輕輕一握,所有的委屈噴涌而出,竟是止也止不祝

「不許哭1林寒星黑白分明的眼就這麼看著她。

聲音很冷,但這冷漠背後的支持,卻是不言而喻的。

姜喜寶頓時抿住嘴,硬生生的將眼淚給逼了回去!

對!姑姑他們這一家人還在,她憑什麼要哭給他們看!

林寒星的掌心已經被姜喜寶手背上冒出的血染紅,但她卻並未要擦的意思。

「你他媽到底是誰?」

仗著自己混社會,姜喜寶的表弟滿嘴髒字,但眼底的驚艷,卻遮也忘了遮。

林寒星冷冷看了門內一眼,像是在看一堆死物。

「給我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