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305章:死豬不怕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5章:死豬不怕燙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律師這話,姜喜寶姑姑覺得自己彷彿佔據了法律制高點,雙手插著腰做茶壺狀,趾高氣昂的看著姜喜寶,表情里儘是得意。

圍觀的人卻是炸開了鍋。

顯然沒想到法律裡面竟然真的有這麼一條。

這還有沒有天理?

法律竟然真的支持這樣的人渣?

還真能分到錢?

「當然,這有一個前提條件。」

似乎是聽到人群波動,律師面無表情向上推了推眼鏡。

「以我方當事人經歷的這件事舉例,若是長輩先於父母去世,那麼父母的財產是按照正常順序由子女來繼承,但若是父母先於長輩去世,那就要將長輩自動加入第一順序繼承人裡面。」

這裡面實則是牽扯到一個保證老人贍養的問題。

但現在來看,卻被姜喜寶的姑姑鑽了漏洞。

「那麼按照法律來說,喜寶的姑姑是有權分割喜寶父親遺產的,包括這套房子?」

林寒星聲音很平靜,像是早就已經料到了這樣結果。

「是,除非她能公開放棄繼承權利。」

律師給予肯定回答。

姜喜寶緊抿著唇,偏偏姑姑還挑釁似的張口。

「誰讓你爸死的早,這可不能怪我,法律都站我這邊兒,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聽到這話,人群里又傳來噓聲。

「噓什麼噓?沒聽到這位律師說什麼嘛!我有繼承權,這房子我想賣就賣,想住就住!關你們什麼事兒?咸吃蘿蔔淡操心!都散了都散了。」

端出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潑婦模樣,吐沫星子飛濺。

就連身後的姑父都挺直了腰板兒,一雙精明銳利的眼轉的飛快。

從頭到尾,林寒星反應都是冷冷淡淡的。

叫人瞧不出她本身喜怒。

察覺到身旁姜喜寶情緒上的波動,林寒星不緊不慢伸出手,蓋在她手背上。

姜喜寶淚眼朦朧,下意識低頭看向她。

即便是坐在下雨天昏暗的老房子里,九姑娘依舊是最耀眼的存在。

如雪般剔透的臉上面無表情,就連眼底也都是毫無波瀾。

姜喜寶那顆被姑姑激怒的心,也在這樣的眼神里重新回歸於平靜。

剛才,她甚至差點就想要跟這不要臉的人同歸於盡算了!

母親一生向善,守著這個家,被姑姑他們欺負了一輩子。

臨死都在告訴自己吃虧是福,能忍就忍。

是九姑娘告訴她,善良也是要有底線的!

「姑姑,我爸是死的早,但你也不能這麼欺負我1

姜喜寶眼神里透出兇狠,定定的望著姑姑的臉。

那是自小從未在姜喜寶臉上出現過的表情,她就站在那裡,像只被搶了地盤的小狼崽子。

姑姑到了嘴邊的撒潑話一頓,有些不自在的別開眼。

「看來這件事情的關鍵,是在於能不能公開放棄繼承權利。」

林寒星突然出聲,黑白分明那雙眼冷冷落在姑姑臉上,不動聲色之間,笑了。

笑意似水紋在眼底漾開,連帶著那顆淚痣,都奪人眼球。

「來人。」慵懶二字,帶著上位者的至高權威。

這般氣度,若是隨便換成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成功人士站在那兒,都不會叫人這麼震驚!

可偏偏,看在姜喜寶姑姑眼裡,她更像是個被從小富養的豪門千金。

精緻但卻略顯稚嫩的臉

有沒有二十?

卻見林寒星話音落下,原本守在門外的彪形壯漢便提著黑色皮箱走了進來。

只聽里啪啦亂響一通。

原本疊放在茶几上的外賣盒全都被壯漢面無表情的揮到地上。

「打開,給他們擺那兒。」

林寒星一句一個命令,壯漢只是沉默執行。

這副異景兒看在旁人眼裡著實嘖嘖稱嘆,紛紛猜測這小姑娘到底是什麼人!

噠一聲,黑色皮箱被打開。

人群先是死一般的寂靜,隨後爆發出驚呼之聲。

箱子里裝的哪裡是旁物,可不就是一疊疊鮮紅的人民幣嗎!

壯漢卻是不管別人如何驚訝,只是繼續著手頭上的動作。

一個流暢動作,將裝著錢的箱子對著姑姑一家轉過去。

「按照律師的說法,喜寶母親與喜寶兩人可以分得大約二百萬左右的份額,那麼姑姑一家便能得到一百萬左右,現在這一百萬放在你面前」

林寒星長睫微動間,斂起眸底寒芒。

「我給你們一家人兩條路。」

不算太大的客廳里,林寒星坐在正中間的位置。

她說話時,所有人都安安靜靜的聽著,沒有人敢隨便插嘴。

「第一條,你們拿走這一百萬,在公證人員的見證下公開簽訂放棄繼承權利的公證書,房子你們無權處置,自然也無權變賣。」

「你別做夢了!我們是不會簽的!什麼放棄繼承權利,憑什麼放棄?」

不等林寒星說完,姑姑已經尖著嗓子嚷嚷起來。

眼睛卻像是長在了茶几上一樣,捨不得從那堆紅色小山上移開。

顯然不是不貪,只是同這百萬相比,有更重大的理由叫她選擇繼續霸佔這套房子。

「這房子就是我們家的1

姑姑這番言論,著實叫人氣憤不已。

「很好,收起來吧。」

林寒星端的依舊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稍稍一抬手,便叫人將皮箱闔上。

提著重新走回自己身後站定。

「我這人做事一向都不喜歡做的太絕,看在你們是喜寶親戚的份上,我給過你們活路的。」偽裝褪去,林寒星眼底只剩冰冷。

卻見她緩緩起身,轉身朝著門口看去。

「把門關上,剩下的話我想不適合在大庭廣眾之下說。」

光線陰鬱的房間里,林寒星眼神冷的驚人,視線環顧一周,冷漠下達命令。

原本門外的壯漢分成了兩撥,一撥進了屋內繼續守在門口位置,一撥在門外,將大敞著的房門砰的一聲徹底關上。

「你想幹什麼?你信不信我馬上報警?」

姑姑警惕的看著林寒星背影,她這心面突突的跳著,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喜寶,很抱歉我在未經你允許的情況下,調查了你姑姑一家人。」

話雖然說的是抱歉,但林寒星的臉上卻沒有分毫愧疚的意思。

「不過,我也終於知道了,為何你姑姑這麼著急將這套房子給賣掉的理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