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晚安,總裁大人>第311章:斯年,思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1章:斯年,思念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

袁紹靖顫抖的視線,緩緩落在林寒星推到自己面前的那張照片上。

說實話,他已經記不清那個孩子的模樣。

可卻深深記得這個名字,黎斯年!

斯年,思念,彼時這個問題一直在糾纏著自己,她到底在思念誰?

又是為了誰生下的這個孩子!

他想起來了,那個孩子自小便聰明伶俐,卻偏偏要端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樣,跟在自己身旁,即便明知道他並不喜歡他。

照片里,那個孩子似乎是因為第一次拍照的原因,顯得很拘謹。

小小的嘴抿緊成一條線,就連

突然,袁紹靖的眼睛猛然睜大。

瞬間僵住的表情,令林寒星隱藏在茶杯後面的唇,勾起殘酷弧度。

「我有幸找了張袁先生小時候的照片,不如放到一起看看。」

說著,林寒星將另外張照片,又推到了袁紹靖面前。

左右兩邊照片里的孩子,如同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般,只是一個從小端的是溫雅懂事,一個從小端的是故作出來的成熟老練。

「林丫頭,你什麼意思?」

如同心臟被猛烈撞擊,一個可怕的念頭就這樣浮現在腦海中。

知道自己孩童時模樣的袁家本家人早在二弟跟自己爭權時就被他壓制的翻不了身,自然也不可能再跟他有什麼走動,海叔雖然親近但也是後來才到自己身邊。

「喜寶,你去看看,然後告訴袁先生什麼感覺。」

林寒星卻是不回答袁紹靖,只是叫姜喜寶過去。

喜寶自然是聽話的,剛走過去看了沒兩眼,嘴裡卻是咦了聲。

「這不就是一個人嘛1

姜喜寶坐看右看,都只覺得兩張照片里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不可能1

只聽腦子裡嗡的一聲,袁紹靖猛地站起,朝著姜喜寶嘶吼!

姜喜寶嚇了一跳。

可她不覺得自己有說錯啊,明明這兩張照片里就是一個人,只不過穿的衣服不一樣而已。

「不可能!不可能1

「絕對不可能1

舅舅,我懷孕了,你娶我如何?

那時,煙雨笑著走到自己面前,說出那句令自己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話!

那種莫名被背叛的怒意,徹底顛覆了他理智。

這個他從小養在手心裡的孩子,說她懷孕了,卻要逼他娶她?

恍惚間,袁紹靖彷彿看到黎煙雨。

那個男人是誰?我問你那個男人是誰!

那一巴掌,他用盡全身力氣,力道之大,令她嘴角都冒出了血。

似乎是看出他的憤怒,煙雨的臉上浮現出說不出的柔媚笑容,卻是往前大邁一步,來到自己跟前,雙手捧著他臉頰,強迫似的吻上了他。

袁紹靖原本以為自己忘了的,可是

他再清醒不過的記得,自煙雨眼眶裡滑落下來的那顆淚,混雜著血的味道,融進兩個人的口中,咸澀而又痛苦。

舅舅,嫉妒了嗎?

是你不要我的。

他啊,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只是太笨了,卻依舊想讓我等一輩子。

「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林寒星瞧著袁紹靖因著痛苦而猙獰的臉,長睫微顫,斂起一切情緒。

「黎斯年是你的兒子。」

林寒星近乎冷漠的將這句話說出。

袁紹靖大腦里一片空白。

即便心裡已經有了準備,可當這句話從林寒星的口中說出瞬間,他的心臟還是驟停下來!

「那夜,陪在你身邊的,是黎煙雨。」

可林寒星卻依舊沒有放過他的意思,以話為刀,一刀刀的割著袁紹靖的血肉!

為什麼沒救他?

為什麼有時間救她的女兒,卻救不了我的孩子?

舅舅,我的兒子死了,可她的女兒還活著

憑什麼?

他想,那時煙雨手裡拿著那把槍,是真的抱著同自己同歸於盡的念頭的。

「我不信1

袁紹靖喃喃自語,外面的雷聲轟隆隆的,就像是那日的醫院。

我同她之間,你永遠選擇的,都是她。

那麼我呢?

「我不信1

袁紹靖再度重複,瞳孔就像是失去焦距,將面前茶杯撞翻,踉蹌著倒在地上。

林寒星卻像是沒聽到。

將面前被撞翻的茶杯重新放好,也沒有伸手去扶袁紹靖的意思。

他現如今受到的苦,遠不及眠姨的萬分之一。

海叔猛地衝過去,想要將袁紹靖扶起,可還不等靠近,就聽到噗的一聲,一口鮮血自袁紹靖的口中噴出,濺落在會客室的地板上。

昏過去之前,他彷彿回到那日水中。

他將袁素素抱在懷裡,嘗試著拉扯黎斯年,而他的腳卻被座位卡住動彈不得。

那個孩子的小手不斷朝他伸過來,無聲的張著嘴不知喊著什麼。

彼時,袁紹靖以為喊得是救命。

可現在,當記憶重新浮現在腦海,他才赫然發現,原來那個孩子

喊得是

爸爸

袁紹靖就這樣昏倒在了林家會客室里。

不知是不是刺激太重,又或許是淋了雨,沒多時便發起了高燒。

林又琳忙前忙后聯繫家庭醫生上門,生怕袁紹靖在他們家會有什麼閃失。

同時對發生在會客室內的事極其好奇。

小九到底說了什麼,竟能令袁紹靖產生這麼大的反應?

可沒人能問,也沒人敢問。

窗外的雨不知是否也能感受人的心情變動,短短時間內又大了。

里啪啦的拍打著落地窗戶,令空氣里的哀傷更為濃郁起來。

除卻海叔外,林寒星面無表情的坐在旁邊紅木椅上,倒不是看袁紹靖,而是看他手中緊攥著的那張黎斯年照片,這是眠姨留下的唯一一張。

絕對不能夠有任何閃失。

袁紹靖似乎是被夢魘住了。

嘴裡一直不停的嘟囔著什麼,卻沒有人能夠聽清。

夢裡,袁紹靖回到了自己被二弟打斷雙腿像狗一樣趕出去時。

那是他人生最痛苦的日子。

根本就不想活了。

潰爛的傷口處令他像今日一樣發起了高燒,甚至不知煙雨是何時尋回的自己。

「舅舅,我會幫你的,就算失去所有我也會幫你重新拿回一切!但求你,不要死1

夢裡,煙雨摟著他,聲音顫抖。

「舅舅,不要死,我只有你。」

有不絕的淚水,自高燒昏迷的袁紹靖眼角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