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晚安,總裁大人>第312章:愛或不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2章:愛或不愛

小說:晚安,總裁大人| 作者:納蘭雪央| 類別:科幻小說

這些年來,他記憶里的煙雨堅強冷漠,好似什麼都不被她放在眼裡,她是黎家最年輕的家主,她用在他身上學來的一切本事,青出於藍。

「舅舅,不要死,我只有你。」

她的聲音再漸漸遠去,似風似霧。

袁紹靖想要抓住什麼,可指間空留的,儘是遺憾。

時光倒轉,是場宴會。

「呵呵,什麼小侄女,誰不知道她是收養來的,天天被袁紹靖帶在身邊,指不定到最後就養成童養媳了,看她那身條兒,以後絕對是極品啊1

「就是,興許天天睡在一塊兒也說不準呢1

袁紹靖大拳緊握,侮辱他可以,但絕對不能侮辱煙雨!

他冷著眉眼朝那兩人走去,一場廝鬥,將袁紹靖與黎煙雨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因著流言蜚語,袁紹靖開始有意拉開與黎煙雨之間距離。

從古至今,在這種事情上女人永遠都要比男人吃虧。

當初他答應過堂姐,要將煙雨照顧好的。

這是一輩子的承諾。

黎煙雨卻像什麼都感覺不到,如同往常一樣陪在他身邊。

不知何時,那抹單薄身影的一顰一笑進了他的眼,入了他的心,當心裡**的種子已經越埋越深,甚至就連睡覺時都會夢到,袁紹靖從未像現在這樣覺得危險。

後來,他將程靈韻帶了回來。

她能夠做到的,我也能夠做到!

當夜,煙雨跑到他房間,竟是主動脫光爬上了他的床。

袁紹靖從未告訴過任何人,薄被下,他羞恥的有了感覺!

勃然大怒。

他將煙雨就這樣轟了出去,不准她在踏入自己私人領域半步。

袁紹靖根本不知道,到底是煙雨瘋了,還是自己瘋了!

她就這樣回到了黎家。

而他以全部人脈幫她暗中布局,生怕那丫頭會吃虧。

卻也因此暴露了實力,被二弟忌憚,為後來那場變故埋下伏筆。

那場晚宴,她身著海棠紅色旗袍,腰身細窄,眼角眉梢都帶著沁人的風情。

許多世家公子的眼睛就像是長在了煙雨身上。

同在宴會,煙雨卻是一眼都沒看過自己。

那一夜,他喝的酩酊大醉。

去他媽的倫理道德,羞恥的渴望令袁紹靖只想要放肆一常

他也的確放肆了一常

只是當醒來,看到單子上的點點梅紅,在看到光裸的程靈韻,似乎一切都塵埃落定。

兩日後,袁紹靖被二弟打折了雙腿,將他趕出袁家。

煙雨將他找回去時,他一心求死。

若不是那夜她一直在耳邊呼喚自己,袁紹靖也不會硬生生的熬下來。

他的煙雨,從來都是心軟的姑娘。

即便他帶給她那樣的羞辱,她也從來不曾放棄自己。

袁紹靖不想做個廢人。

在別人眼裡,他想要奪回位置,奪回女人,奪回屬於他的一切,可唯有袁紹靖的內心最清楚,他想要得到的,只是能夠站在她身邊的尊嚴。

直到

煙雨帶著一紙懷孕鑒定單來到自己面前,笑著要他娶他!

天崩地裂!

他不明白,煙雨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

那種瘋狂的想要毀滅一切的衝動,叫袁紹靖甚至恨起了眼前這個他一手養大的孩子!

嫉妒,瘋狂,衝動將他倆,終於推入到了絕境。

以後所發生的一切,都不過是他沉默的報復。

袁紹靖將懷孕的程靈韻接回到自己身邊,即便他知道素素是他二弟的孩子,他卻依舊將她疼寵在手心,他似乎是在享受著煙雨的痛苦。

同時也在不斷煎熬著自己。

那個男人是誰!

讓她懷孕的男人到底是誰!

不論他如何質問,如何調查,這個問題的答案,都不得而知。

他討厭黎斯年,更討厭佔據著煙雨所有視線的黎斯年。

越是這樣,袁紹靖就越是將程靈韻同袁素素捧在高位,如同是一個惡性循環。

舅舅,你為什麼要討厭我?如果感情能由得我做主,我也期望我從來不曾愛上過你。

我也會疼,我也會難過,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可是煙雨,你又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要給了我希望,又狠狠將它撕碎?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長健,三願如同樑上燕,歲歲長想見。

當初明明說好的,歲歲長相見,你又去了哪裡?

這些年來,袁紹靖時常告訴自己,若是當初他不是那麼在意煙雨那個孩子,若是當初他能不要賭氣,若是當初他能拚命救下黎斯年,那麼

結果,會不會一切不同?

又或許,那時,煙雨狠狠心,抱著自己同歸於盡,不是更好?

她為了別人的孩子,恨他。

她為了別人的孩子,一夜白髮。

她為了別人的孩子,自此便失蹤無影。

哪怕他放出一波又一波的人馬,都再也沒有聽到過她的消息。

袁紹靖知道煙雨睚眥必報的性格,她不會善罷甘休的,她一定會回來報仇的。

只要程靈韻和袁素素還在,早晚有天,她會回來的。

可是,為什麼帶來那副畫的,會是別人?

難道她

我若愛一個人,必將傾盡全力,即便傷筋動骨也要愛到底。可我若恨一個人,我不會叫他死的那麼痛快,我要讓他嘗到痛至骨髓的滋味,然後將他挫骨揚灰!

煙雨的愛,是那麼轟轟烈烈。

煙雨的恨,卻也這般純粹。

恍惚間,袁紹靖似乎又見到了她。

薄如蟬翼的陽光籠罩在煙雨周圍,細細的手腕,細細的腳踝,白皙美好的不像話。

烏黑的發如同墨一樣披散在身後,黑白分明的大眼看著自己。

舅舅,你要活著。

我要讓你活著,嘗嘗我曾經遭受過的痛苦。

你要活著。

好,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

袁紹靖望著站在不遠處的少女,緩緩朝她張開雙臂。

她只是站在那裡,冷漠而清冷的笑著。

舅舅,我不要你了。

你想去愛誰都無所謂。

是你先不要我的。

撕心裂肺的疼痛自胸腔里迸發出來。

袁紹靖以為自己可以冷靜的,可是在聽到她脫口而出的話后。

茫然而又無助的站在原地。

就像是個找不到家的孩子。

終於,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起來